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螽斯羽


□ 张生全

  ●张生全

  忽见书架上斜卧着一口碧绿的昆虫。这种昆虫我认得,学名螽斯,小时候在乡下经常见到,我们叫它纺织姑。盛夏时节,玉米林在烈日下静穆如湖,但只要惊动了一棵玉米,林中立刻便像炸开了锅.原本趴在玉米叶上静静咀嚼的纺织姑们忽地都腾跃起来,飞舞起来。它们有力的后腿能把玉米的粗枝大叶撕出一块一块的大口子。宽大的密布的翅膀给天空擦出一抹奇异的淡青。

  《诗经》里有一首《螽斯》的诗:“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诗经》自成书以来,就有无数经学家对它作过各种笺注。不过对《螽斯》一诗,大家的观点都比较一致,认为是“希望子孙繁盛”的寄语。先民时期,科学技术不算第一生产力,人才是第一生产力。人口越多,无论是采摘捕猎,还是在与其他部落的地盘之争中都占了很大的优势。所以,这个解释也是合情合理的。

  不过捉我又感到经学家们似乎被所谓的“微言大义”给误了.照我多年的乡村生活经验,《螽斯》一诗说的或许就是它的本意。螽斯的破坏力实在大大了,它们粗大强硬的口器经常把刚灌浆的玉米棒子咬得白骨森森。那时候,父母想过很多办法来消灭它们,挥竹竿赶,烧烟熏,敲锣惊。但是,螽斯却像和大人们玩捉迷藏,东边赶它们窜到西边,西边赶它们又返回东边。直到近些年,随着农药的发明和大量使用,这种局面才有了颠覆性的改变。但之前,几千年的中国农村.其实就像一张挂在堂屋里越变越暗的皇历,除了变得更糟,我们看不出有什么新气象。刀耕火种,肩挑背驮,整个一部生产史.一直就是一部从螽斯蝗虫们口中夺粮的搏斗史。螽斯的振振,那就是人的偃偃。

  但是农药一出现,强大的螽斯猖獗,忽然就如同一座沙城,农药这颗沙子轻轻一扔,整个看起来气势不凡的城堡,一下就崩盘瓦解,灰飞烟灭。现在我回乡下,即便在螽斯生长高峰期的盛夏,也很少见到这种虫子了。母亲说,现在的人种地,和他们那会儿已经完全不一样了。那时候,冬天要挖地,一锄一锄,尽量深地把泥土翻出来,裸露在外,目的是依靠严寒的霜雪把虫卵杀死,把土坷松解。所谓“瑞雪兆丰年”就在于此。在玉米发芽到结籽的那一段时间.要除三次草,驱六道虫。玉米进仓前,一刻也闲不了。但是现在的年轻人,种庄稼就太轻松了。冬天不挖地,春天不铲草,只需播种时节,在地里密密地撒一道杀虫剂除草剂,用地膜一盖.再在地膜上挖个小窝,丢进种子和肥料.然后就可以整天去茶馆喝茶打麻将了,只等玉米棒子成熟,背了背篼去掰……

  我慢慢踱到书架前,抱了双手,静静地欣赏。这是一只漂亮的小虫儿,通体玉碧,没有一丝杂色。薄薄的鳞甲下面,绿色鼓鼓的,就像要冒出一样。淡绿的透明翅膀交叠在身后,腹部微微上翘.显得流畅而简约。后腿折叠成一条线.带齿的肢掌紧紧抓着书脊,骨节高高耸起,似乎随时都会腾跳起来。我不敢碰它,我只是远远地看着它。它又长又细的触须是非常敏感的.我怕我的口气会惊扰了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