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草原三题


□ 王忠范



石牛堡

盛夏,我刚刚到北国老爷岭林区,林业局的朋友就拉着我去看大山里的石牛堡,他神秘地瞅着我的眼睛,说那村堡美得自然、古得近乎原始、静得出了名,连“老外”都竖起大拇指说: “oK。”石牛,多么美丽而又坚硬的名字呵。
山路漫漫,两旁尽是茂密的丛林,恰似蜿蜒曲折的绿色长廊,真是风景如画。车行两个小时后,原始森林中一座立陡立陡的高山出现在面前,那顶峰青褐色的石崖横卧睡云,敦敦实实,确像一头老牛。山窝里就是石牛堡,名字是因山上石牛而得吧。石牛堡背靠的青山上,有苍黛浑博的森林,有流彩喷香的山花,有悠扬动听的鸟语,既具粗犷莽苍之壮丽,又含纤细灵巧之意韵。东西两侧的山似远似近,却都像打开的绿色屏障,豁达明亮,深邃幽然。前面是条妩媚多姿的河,熠熠闪辉,变幻多彩,轻吟短唱,逶迤而去,那样让人梦绕魂牵。面对这天然的美、整体的美,谁能不入迷呢。
走进村堡,仿佛踏进历史当做珍品留在大山里的“方寸之地”,倾刻百感交集。小街土路、溪水石桥、旧仓木架、高棚矮墙,虽古朴得好似不堪一击,却立卧自然,顽强存在,承受着百年岁月的风风雨雨。这里尽是木房、土房、石房,高高低低,有序排列。房顶用草苫盖,房山留有西窗,房脊上的烟囱像粗黑的拳头。家家都有用红柳编织的篱笆墙,密密层层,简单明快。院落整洁干净,时有鸡飞鹅叫。每一家的屋子里都有火炕,炕面贴纸刷油,平整明亮,隐现巧妙组合的图案;门窗雕有花纹,细腻逼真,很精巧;墙上尽是那些桦皮画,栩栩如生,诱人眼目;地上的木桌上摆放着山樱桃、野葡萄、稠李子、山丁子等野果,五颜六色,可随意食用。如此古旧的色彩和气息,使我的心一阵颤抖,可陪同的朋友笑着告诉我,石牛堡人靠山生活, 日子富着呢,你有你的追求,他们有他们的梦。我吃一粒葡萄,又酸又甜还有点野味,真的很特别。远方的客人来,不许踩门槛,进屋只能坐在木椅上或者南炕上,谁也说不清这种规矩的意思。
石牛堡着实静谧安详,几乎没有一丝杂音。好像人也不多,只有老人们说说笑笑,他们或剪桦皮,或串果干,都是幸福的模样。三五成伙的孩子见到陌生人也不在意,还是玩着山里那种捉老鹰、斗黑熊的游戏。陪同的朋友说,这季节人们都上山了,采木耳、捉“猴头”蘑、挖药材、摘榛子、掠山菜,他们忙着呢。在一棵古松下,我们见到一位编筐的老人,那花白的胡子就像百年老药材细密的根须。我们上前攀谈,老人爽朗地笑了,笑声宏亮得碰响了大山。他说他是石牛堡有名的“药王”老人,他是村堡里年纪最大的老人,他是从没去过大城市的老人,可他还是抗日将军王明贵的朋友。当年,抗日联军在这大山里活动时,他给抗联领过路,给王明贵送过信,王明贵还把铁饭盒送给他做纪念品呢。如此说来,这里还是具有光荣传统的地方。老人起身走了,脚步咚咚,那略弯的脊背像挖药材用的铁镢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