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军事机密(小说)


□ 何炬学(苗族)

  作者简介:何炬学,苗族,重庆市彭水县人,现供职于重庆市黔江区水务局,业余从事诗歌、散文、小说创作,短篇小说集《摩围寨》获第十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系中国作协会员,重庆市作协副主席。

  ◎何炬学(苗族)

  1963年的暮春,山上的花都开遍了,各种各样的花色光影喧腾着,整个摩围寨香气馥郁,农事祥和。一个穿着黄色衣服裤子,戴着黄色帽子,蹬着黄色胶鞋的中年人,背着一个自制的黄色大背包,上了摩围寨。他的脸,沉闷,赤红,如同霜期后饱满的红籽,皮下泛着赤黑。左颧骨有一条二寸长的疤痕。他站在十八盘口子的垭口,两只耳朵先后抽动了一下,两眼并不看摩围寨的风景,而是仰视着高入云中的凤凰顶,满意地笑了笑。他的笑是看不出来的。他的笑在心中,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笑外在的特征是:

  左颧骨边的疤痕动一动。如躺在树叶上的一只虫子,在沉睡中动了一动。

  这个人的左颧骨边的疤痕动了一动,他的眼睛这才低下来,刀子一样地看了看依山而建的摩围寨。对于这个寨子,他似乎很不感兴趣,如果不是得经过摩围寨上凤凰顶的话,他会一点也不屑于看到它。他似乎早就对一切了然于心,毫不迟疑地、大踏步地径直朝松木家走去。

  松木前天下安子去汇报时就被告知,今天会有一个人来找他,要他在家等着。问是什么人,政府的人说,不该问的不问,到时你会知道的。

  来人像一根黄色的桩子,直撅撅的就来到了松木家门外。松木等得无趣,躺在椅子上瞌睡了,但在那个人走上村子中间的大石巷子,距离院坝有十米远的时候,松木感受到一股冷意从脚底蹿上来。他猛地从瞌睡里醒来,知道是自己等的人来了。

  果然,一根高大的黄色木桩子,矗立在他的前面,岿然不动。

  松木还睡意迷蒙的。松木内心惊讶了一下子,但很快镇定了,拍了一掌椅子,笑着站起来,很随意地说:

  需要我为你做什么?

  来人不答,只是死死地看着松木,松木感觉到自己的肉皮子发麻,好似穿的衣服都被他的眼睛给剥下来了。

  我们对所有外来的人都提供方便。

  松木还是笑着,虽然有些不自在,但是,松木还是笑着这样说。

  来人仍不答。过了一会儿,来人以为洞穿了松木,脸上的疤痕动了动,才说:

  我要的不多。

  说完,变戏法似的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张纸条来,递给了松木。

  松木不以为然地接过来,看着看着,松木的脸色就变了,变得紧张而惶然。正迟疑着,来人一下子从松木手中夺回了那张纸,放回到自己的衣兜里。来人声音低沉而带着明显的警告色彩说:

  此事除了你我,没有第三个知道。

  松木有些不快,上摩围寨来的人,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对他松木如此打招呼。松木看了看来人,控制了自己的情绪,装作没有听出对方的话外音,平静地点头说:

  放心。

  来人自称叫张铁牛,简单而又严肃地又给松木耳语了几句,立即转身,制止松木跟随,旁若无人地上了凤凰顶。张铁牛上摩围顶峰的凤凰顶显然不是来观赏风景的,他放下背包,观察了一番形势,立即拿出工具,平整场地,砍伐小树木,利用蕨和各种藤蔓,半天工夫,搭建了一个简易棚子。

  过了三天,一条秘密的电话线,从山下的安子拉上来,径直拉上凤凰顶去。电话线走的悬崖密林,很隐秘。不经点拨,发现不了0摩嗣寨人没有看到任何外来人,也没有看到张铁牛,只有松木知道是张铁牛背着摩围寨人把这条电话线拉通的。松木对此发麻发怵,心里越是想着要远离张铁牛,行动越是像被张铁牛紧紧捆住一般,整天不便动弹。

  按照张铁牛的吩咐,除了松木,摩围寨任何人不能上风凰顶去。松木每天早上亲自送水上凤凰顶一次,除此则非请勿扰。

  表面上看,松木不过就是给张铁牛送送水而已,劳动生活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可事情不是如此简单。不管何时何地,松木一有空就抬头看凤凰顶,好似那里随时在给他发布什么命令。朋友们发现松木在行为举止和谈吐上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暗地里纷纷猜测议论。松木整天严肃着,好像有很大的心事,不和大家聚会,也尽量少与大家变谈。但又忽忽悠悠的,好像魂魄和肉体分离了,长时间目瞪口呆站在地头无着无落。朋友们走过去,拍他肩膀,他才回过神来,大出一口气,继续手中的劳动。这个时候,松木用力甚猛,不管不顾的样子,没有人叫他,他会这样一直冲下去累死而不休息。

  长豆扭动脖子,不无担忧地对米石说:松木一定是被那个人把心给收了。

  米石眨巴他的风吹眼,看着远处的松木说:他又不是妖怪,怎么就收了松木?

  长豆说:你还不知道吧,下面安子有人给我讲,据说那个张铁牛,是从战场上回来的,在西藏呆了十年,徒手把两个印度兵打死了。还有啊,说他能听风,从风里知道敌人在什么方位,是不是向我方接近了。就凭这个,他还去过福建和黑龙江,去过克什米尔。都是派去执行任务的。说他有次在鼓浪屿外的一个礁石上,抓住了两个台湾派来的特务。他还能迷惑他要迷惑的人,让对方如同木头一样,跟着他走路,就像赶尸人呼唤尸体行走那样。你说神不神?不知道他怎么来到我们这里了。真是怪事。

分享:
 
更多关于“军事机密(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