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古县衙的青灰色


□ 任 蒙

  ●任 蒙

  一座保存完好的古县衙,对于一部纷乱如麻的中国古代史是意味深长的,但那会儿短短的路途并没有容许我思考更多。

  第一次走进这座大院,已经快30年了。内乡县城不大,但街道还不算狭窄,那时已是改革开放之初,沿街都是些看守着箩筐小摊的商贩。我们几个军人穿过杂乱的街道,来到了空荡无人的古县衙。这里成立“县衙纪念馆”是两年后的事情,所以我没法确定当时是否要买门票,因为我是由当地驻军部队的同志陪同而来的。内乡人都叫它“县衙”,我的记忆里就是黑乎乎的大屋子,黑乎乎的大门。

  1县,是中国历史上最稳定的行政区划,尽管它们不能决定朝代更迭和许多重大的历史变迁,但几千年来中国社会经历的许多生活场景却是围绕着这一级行政机构发生的。蒙元王朝曾经以游牧民族的洪水般铁蹄征服过欧亚大陆,但他们入主中原后也无法改变这里的社会结构,这座内乡县衙就是在元代大德八年(1304)修建的。

  这座县衙修建以来的700年间,共有230多名县官在这里工作和生活过。元、明、清三朝虽然都曾经对它进行过翻修或扩建,但其“中轴对称,坐北面南,左文右武,前衙后邸”的总体格局一直没变。宗法社会极其讲究礼仪定制,全国的县级官署应该都是遵循这种规制建造的.只是曾经分布在中国大地上数以千计的类似建筑早已不复存在,漫漫时光仅仅保留了内乡这座完好的县衙。不过,我们今天在其院落里穿进穿出的这些建筑,与各地现存的许多著名的文物性建筑一样,也是清代增修的产物。

  内乡在历史上属于大县,县令曾经按五品高配,县衙规模也比较大。整个建筑占地27000多平方米,共有厅堂廨舍260余间,据说是由光绪年间的知县章炳涛主持营建的。

  屈指算来,百年时光并不长,但一个世纪的风雨也足以冲刷掉许多历史的痕迹。

  我那次前来参观时,整座古衙除了屋子再没有其他实物,大门外一座顶部为飞檐翘角的牌楼也是年久褪色的原样,远没有后来经过大红大绿粉刷的这么光鲜。暖阁屏风上的“海水朝日图”虽依稀可见,但已毫无亮彩。后来经过整饬,鱼鳞似的波浪才有了鲜艳的翠绿色,圆圆的太阳也鲜红耀眼。三尺公案显然是后来配置的,还铺上了蓝色的桌布,粗大的方口笔筒和山子形笔架等一应俱全。这时,再把太师椅后面那醒目的大匾纳入其中,便有了一幅十分熟悉的完整画面。不过在我看来,“明镜高悬”说不定不仅仅是为了威慑前来告状和应诉的百姓,也许还有对从事司法审判的县官本人进行警告的含意。

  2那次我到内乡,是个少雨的时节,只感到一片黑压压的古建筑在灰蒙蒙的天空下更加晦暗。它那黑洞洞的墙壁和门外斑驳的院墙,依然激起过我的许多遐想。

  一代代读书人青灯黄卷,甚至皓首穷经,为的就是登科人仕,但其成功者为数寥寥,而所谓成功者中的多数人也不过当上七品县令,坐上这样的大堂。没法说清,这小小衙门中储积过多少代古代士人的人生梦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