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瓷器镇长大(中篇小说)


□ 江华明

  

  文/江华明

  1

  痒痒从我的幼年开始。这是我有生以来最早的不幸。

  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在我还是穿着开裆裤的时候,我常常是一个人坐在家门口那个老旧的磉墩之上,一边任屁股底下的阴潮和冰凉侵略着我小壶嘴一般的鸡鸡,一边津滓有味地吸吮着指头,羡慕地望着对面的小娟子和好奇地观望着过往的路人。

  我们家临河,河边有个渡口码头。码头上有一艘破烂的公共渡船。所以那个时候我所居住的柴窑弄,成为了瓷器镇连贯东西两岸的一个交通要道。在上游没有建石孔桥之前,尽管我们柴窑弄是一条地势低洼潮湿、巷道狭窄拥挤的石板路弄堂,但是在上下班高峰的时段,上船下船过往的各色行人犹如过江之鲫。

  而我坐在门口的原因,当然是因为我确实无所事事。

  我开始感觉到痒痒。下体,裤裆上敞开的那一小部分。我只是用所谓的“爪子”,围绕着我于家的那个“祖宗”反复再三地使劲挠挠。父母亲在外面“鼓足干劲力争上游”。走我面前过的大人们都轻易地想在我身上过一过手瘾,像变态一样顺手钳一钳我的鼻头,或掐一掐我白嫩的腮帮。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去关心一个小屁孩裤裆里的瘙痒不安。

  在我家边上码头抬上岸的东西,除了瓷土、匣钵,以及窑柴,当然也不可避免地包括尸体。因为临河的危险,那个时候全家人对我的态度是:既不放心我走出他们的视线之外,又没一个人有耐心来陪我玩我想玩的游戏。所以在我“孤立无援”的时候,我就像个孤儿一样独自坐到门口的磉墩之上,一只手在不停地胡弄着冰冷的鸡鸡,一边痴呆症似的默默地看着路面,以及正对面那个板壁房屋里面的动静。

  “对面小娟子的姆妈总是抱着小娟子。”吃晚饭的时候我说给大人听。有嫉妒和埋怨的意思,我主要面对的是一向难得理我的母亲。

  “那你过去做她的崽去。”我母亲往门口推我。

  “小娟子爸爸总是买鸡蛋糕回家。”我又对于家男说。

  我父亲就笑,“那个单身汉不是小娟子的爸爸,买鸡蛋糕是为了哄小娟子姆妈的。”

  “小娟子姆妈又不哭,哄她做什么用?”

  于是那一天我奇怪地看到,爷爷、父母和大姐他们都无缘无故地发出哈哈的大笑。

  这就是我,刚刚懂事就开始试图深入的人物——小娟子的姆妈,以及想得到小娟子姆妈的那个光棍。

  就在这个时候,我大姐像强奸犯一样突然闯过来掰开我大腿。细心的大姐发现我一只手总是放在下面不断地使劲。扒开裤裆一看,于是类似于城门失火,全家人在她大惊小怪的声音中都放下碗筷——有关我的生殖器方面的问题就此摆上了桌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