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间耳录经


□ 张石山

小序

甲申岁末,山西作家组团赴韩国作一周游访。作家们平日或有闲暇、不乏聚会;难得有十数同志如此多日朝夕相处,结伴共同休闲。男士离家,群雄麇集;长夜漫漫,旅途遥遥;口欲耳欲驱使,不约而有同好。故卧榻两侧、牟辆上下,人人献艺,各各卖弄本事。说故事、讲笑话,侃黄色段子、来文字游戏,竟成旅途一大节目。韩国风景秀丽,所谓赏心悦目;而有“说部”相伴,同行诸君益发乐甚。
其间,段子伙硕、表作两善,以某为最。所谓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触景生情,每有佳制。文坛“山西两座山”,这山望见那山高;韩石山兄乃教在下曰:汝记忆,除人,腹中存有民间杂耍如许多,何不抽暇整理出来,以充文人小品之缺?或不失为文坛景观一也。

熟细思之,口头文学,民间笑话,确为文学艺术一大门类。草根艺术、乡土文化,便说是高雅文艺的源头母体亦不为过。质言之,身为作家者,对民间瑰宝不甚关注或者关注不够,不妨说是有些失职。
孤陋寡闻,所见不广,当代作家涉猎此一门类而著书立说者,寥若晨星。究其因,或生活所限,无由为之;或眼界障蔽,不屑为之。或者,竟是须臾不曾离开空气水分,却忘记了空气水分之存在。再者,民间口头文学,哆砂鄙俚,所谓“黄色”玩艺儿,在在多有,是否宜于成文,不免缩手。关于涉黄文字,历年都被批评曰“自然主义”。自然主义究为何物?批评者也往往不知所以。自然主义便成了一根粗暴的大棒,专事打击扼杀。质言之,许多所谓黄段子,不惟充满敏捷智慧,而且饱含生活情趣、性学知识,便说是民间的性启蒙教科书亦不为过。开化民智、混沌自凿,功莫大焉。
记事以来,正不知有多少民间文化的乳汁滋养过我。闻之在耳、刻之在心者,不可胜计。自小处说;民间文化大大丰满辅佐了我的写作;从大处言,苹根文明的确灌注充实了我的文化构成。
追本溯源,不敢忘本。于是凭据记忆,写下这一部《人间耳录经》。
称为经者,民间口头文化,其博大浩瀚,其生机勃勃,实在是一部巨大的、川流不息的活的经典。
肉头金针真

所谓人生四大快意事,人们耳熟能详。
一般都说是: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民间有粗通文字又爱抬杠的私塾先生之类,挑眼说,上面四句话说得固然不错,可惜意味还不够。或者说是欠丰满。久旱逢甘霖,多久呢?旱了三天、五天?莫若改成“千年久旱逢甘霖”,才比较够味。往下讲,他乡遇故知,他乡两字也不精确。在南郊区集贸市场碰上了邻居老王,那有什么惊奇?算什么人生快意?不妨增添两个字,改成“万里他乡遇故知”。还有洞房花烛,隔壁老三家的二小子结婚,有什么稀罕?至于金榜题名,考上非重点中学第286名,值得大惊小怪?
依次加工,增添丰满,人生四大快意事就变成这样:

千年久早逢甘霖,

万里他乡遇故知;

和尚洞房花烛夜,

状元金榜题名时。
这是老先生嫌诗意不足,随便使用一回添字法、丰满法。
学生虚心请教,老先生果然了得,上面法术之外,还有减字法、消瘦法。
比如,唐人杜牧的著名绝句:“清明时节雨纷纷”,先生褒贬说是哕嗦,极不精练。清明本来就是时节,何须分说。路上行人欲断魂,行人不在路上,会在哪儿?借问酒家一句,“借问”两字也多余;至于牧童指路,莫非樵夫指路便会指错的吗?
删减精练一番,杜牧七言原诗就成了一首五言绝句:

清明雨纷纷,

行人欲断魂;

酒家何处有?

遥指杏花村。
聆听了先生若干教诲,学生胜读十年书,茅塞顿开。深感自已往常写诗习作,毛病太多。于是闭门闷头数日,精心打制、反复删改,综合使用了丰满法、删减法种种,终于营造出一首相对满意的新作。沾沾自喜,拿到先生面前来请教,希冀获得表彰;然而便是惯作打油诗的老先生也成了丈二和尚,连称不懂。新作应该算是一首五言绝句:

肉头金针真,

况妻玉簪假;

毛雨思三娘,

骑驴想二爸。
先生看得懵懂怔忡,反过来向学生讨教。尊诗合辙押韵,对仗也算工稳,怎么老夫就不解其中深意呢?
学生实话实说,原来正是吸取了先生你的丰满法、删减法,种种妙法熔于一炉,方才有此新作出手。 且看第一句,诗意很平实,是说我老婆头上戴着的一根金针是真的;而老婆不就是内人嘛,老婆、内人都嫌哕嗦费字不精练,所以将内人两字上下合而为一,老婆头上即是“肉头”。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