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田野上到处游荡


□ 王奎山

在田野上到处游荡

      王奎山

    著名医学专家洪昭光教授说过四句话:最好的医生是自己,最好的药物是时间,最好的心情是宁静,最好的运动是步行。今天,我别的都不去说,只说这最后一句,步行。我每天下午都出去步行,从下午两点,走到五点左右,三个小时,起码,也有二十多里地吧。一开始是在市区转。巴掌大个地方,用不了多久就转熟了,没什么意思了,就往乡下去。顺解放路,或者交通路,或者文明路,往西或者往北,不出五里就是田野了,就有意思了。冬天的时候,我就在麦地里乱走。麦苗还没有起身,匍匐在地上。土壤上过冻,又被太阳一晒,酥软得很,踩在上面,就如同踩在纯羊毛的地毯上。有小风吹过枯草的茎叶,发出呜呜的鸣叫。几只野鸽子受到惊吓,扑棱棱飞向远处。一只斑鸠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叫,咕咕一咕,咕咕一一咕,叫得人心里颤颤的。城市远远地退到了地平线那里,如同一只即将沉没的巨轮,阒无声息。这时候,我清楚地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
正走着呢,前面出现了一口废井。这废井,年数不少了,原来也许是有井台井栏什么的,但都被人毁坏了。探头往井里看了一下,水很深,而且水面上隐隐地漂浮着什么东西。想打探一下,附近又没有砖头瓦块之类的东西,只好挖井口的湿土,团了一个泥团子丢了下去,只听“噗”的一声,声音十分沉闷,如同砸在了人的背上。我不禁有些害怕起来,赶紧离开了那里。

回到家里,想起下午的事,还有些害怕。犹豫了好久,终于拿起电话,拨了110,讲述了我下午的见闻及我的猜测。对方听得十分仔细,末了还记下了我家里的电话号码。最后,再三向我表示感谢。
这事就算是过去了。
一个多月之后,公安局突然打电话让我过去。我就过去了。你猜怎么着7让我签字领奖金呢,整整3000元!原来,我上次的电话,为破获一起重大凶杀案提供了重要线索。操,天底下竟有这样的好事,像个神经病一样在田野上到处游荡,竟然得了3000元的奖金。我写小说二十多年了,也得过几次奖,最高的一次是2003年的首届中国小小说金麻雀奖,2000元的奖金,还扣去50元的个人所得税,实得1950元。看起来,写小说直县不行啊。
还有一次,我在薛台至王庄的田间机耕道上走,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我们这里是一年两熟,麦茬儿种玉米,玉米茬儿种麦。如今,乡下也都不烧柴了,都改烧煤或液化气了,成堆成垛的玉米秸秆就堆放在路边,无人问津。有的小孩子不懂事,上学或放学的路上,就放火焚烧玉米秆儿。结果,把路边的杨树都烧坏了。那些杨树都一搂多粗了,起码长了二三十年,烧得真可惜呀。有的杨树的树皮烧黑了,烧烂了,路人又将树皮揭掉,就露出了杨树的白白的树干,简直惨不忍睹。回来之后我就写了一篇读者来信,投给了我们这里的《天中晚报》,第三天就登出来了。不料想,市委主要负责同志看了我那篇读者来信,作了重要批示。不久,市里就出台了关于坚决禁止焚烧庄稼秸秆的通知。我写了一辈子的小说,要说社会效益,我看不一定抵得上我那一篇读者来信的作用大。
在五里河村西北角的岗上,很突兀地矗立着两间草房子,大约是夏秋季节村子里的人专门为看瓜或看庄稼而搭建的。我好奇心重,就想进去看看里面是什么情景。剞圣的是,屋门却被一块石头挡着。我猛力一推,屋门“哗”的一下开了。就在这时,我听到一个女人的惊呼:啊!随即,就是一个男子的呼喝:谁?我知道遇上了一件尴尬事,忙知趣地往外退,并且随手拉上了屋门。其实,推开门的一刹那,屋子里黑洞洞的,我又有点老眼昏花,实际啥也没看到。我稳定了一下情绪,站在那里朝屋里说,我啥也没看见,你们该干啥干啥,我在附近给你们望着风。然后,我果然退到远处,给他们望了半天风。估计里面的人把事办得差不多了,我才往回走。正走着,一辆摩托“呜”的一下从我身边经过,一个男的带着个女的。摩托经过我身边的时候,男^还按响了喇叭向我致意。我非常奇怪,刚才怎么就没发现摩托停在那里呢。摩托开到我前边百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男人从兜里掏出一样什么东西放到路上,又回头朝我招招手,才又走了。我走到跟前一看,是一包帝豪烟,里边还夹了一张小纸条:大哥,你可真是个好人哪!
责任编辑 白连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