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遭遇一九五o年的无名连


□ 西 元

  戈壁滩上又起风了,除了沙尘,好像世界上什么都不存在,让人忘了何年何月,身处何地。沙砾扑打在工地脚手架钢管上,发出嗞嗞啪啪的声音,对于心焦的人来说,仿佛是蝗虫在啃庄稼。九连连长把指导员王大心拉到水泥袋垛子下,吐了口沙子,使劲喊道,明天一早要来五火车皮水泥,你看怎么办?王大心看了连长一眼,连长的目光很有硬度,仿佛在告诉你,这里实在抽不出人了,再没别的选择。王大心明白,已到了最紧迫的时刻,一个半月后,某个杀手锏武器就要在这里试验。他向远处望去,脚手架上的人在大风尘沙中若隐若现,像暴风中拼命织网的蜘蛛,既渺小又忙碌。想了会儿,他也喊道,我带人去!说这话时,王大心很有点悲壮的感觉,要知道,这五车皮水泥停在三百多公里外的荒废小站上,没水、没电、没人烟,连手机信号都没有。装卸搬运水泥是一个没半点技术含量,却又最苦最累最伤人的活儿,若在打仗时,基本上相当于去堵机枪眼。虽说王大心与连长同是连队主官,但谁又规定主官就不能去堵机枪眼呢?

  连长露出很感激又舍不得的神情,类似于大饥荒之年,把亲生孩子送人换粮食以活命时的那种心情。他补充道,营长说了,就七天,你们在那里坚持七天,这边就能抽出人去支援。王大心想,我一个连队主官,还用得着你来安慰?到时你们不过去,我还能把人撤回来?王大心摆摆手,道,别说这个了,咱们看看几个人能跟我走。

  俩人蹲下来,连长从裤兜里扯出皱皱巴巴的花名册,顺着一个一个名字,一路捋下来。他像个吝啬的骡马贩子,仿佛自己最心爱的骏马要被人抢走似的,指着一个名字喊道,你把威武带走吧!王大心在大风中艰难地笑了笑,连长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个威武,全名叫朱毛威武,不是一个形容词,也不是一本书的名字,货真价实是一个人的名字。王大心当初一见到这个名字,就想看看此人什么样子。可是这个兵站在了眼前,却发现,他一点也不威武。威武生在文化人家庭,父亲姓朱,母亲姓毛,长得白白胖胖,很憨厚的样子,裤子、上衣撑得鼓鼓的,军用皮带系得像条捆在腰间的麻绳,怎么看怎么别扭,王大心琢磨了很久也没搞清楚,怎样才能把腰带扎出这么个效果。让王大心印象最深的是,当威武一本正经地站在面前时,裤裆大门敞着,隐隐露出鲜红色内裤。威武没事爱看点书,别人休息时打球、打牌,或者想想怎么能立功、入党、选改士官,他总捧着一本错字连篇的盗版《史记》或《资治通鉴》,看一会儿,仰天沉思一会儿。有一回,他外出回来,不知从哪儿的地摊上弄了本八几年的《军事学术》杂志,又钻研了好几个月国际关系和战略学。肚子里有了货,自然是想对别人讲讲,但别人却没心思听,还时不时嘲笑他,班里有了脏活累活全都推给他干,他却完全浑然不觉,嘴上依然挂着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宋太祖,还时不时给大家讲点亚非拉第三世界小兄弟的事儿。有一次,王大心饭后在操场上散步,威武跟了过来,冷不丁问道,您说咱们海军解放钓鱼岛的时候,搞个草船借箭怎么样?王大心吃了一惊,认真打量着这个圆圆的脑袋和白亮亮的大脑门,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心中暗想,得让他们班长盯着点这货,别哪天给我干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来。最让王大心挠头的是,这个威武的亲叔叔是一个总医院的院长,于是便有不少电话打过来,要连里面多多关照一下。去年冬天,营长试探着问王大心,能让威武人个党不?王大心脱口而出,他要是人了党,连里还不炸了锅啊!营长黑着脸、抿着嘴,又问,能不能再想想办法?王大心一听这口气,内力十足,只得缓了缓,道,他不是还没复员吗?别着急,多培养培养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