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使馆的大时光


□ 鲍尔金娜(蒙古族)

作者简介:鲍尔金娜,蒙古族,1984年出生于内蒙古赤峰市,成长于沈阳。第八届鲁迅文学院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紫茗红菱》,散文集《成人不宜》,小说散文合集《用野猫一样漆黑发亮的眼睛注视人间)。小说和散文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作家》等文学杂志。曾获第三届全球华文青年文学奖散文组冠军;第六届辽宁文学奖。

  ◎鲍尔金娜(蒙古族)

  八月五日,我去美国大使馆面签。

  时间是预约电话里的接线小姐定的,我当即拍板说“好”。其实五日并不是最方便,但我发现自己并不能完全听懂接线小姐所说的每句话,所以一旦接住了某个意思便大力附和。其实那位接线小姐并没有使用任何奇特的外国语,她只是和其他许多接线小姐一样为了保护嗓子而用鼻音讲话,语速飞快,陈述和发问一律用平声。是我和这类专业声音对话的经验太少。我幻想这位接线小姐是有着金属皮肤的机器人蜂后,我自己则是参加电视智力问答节目的参赛者,必须对每个答案严加斟酌,说错一个字,—万块钱就没了。问答进行很顺利,直到接线小姐问到我是否已交签证费,我说:“没有,我没交签证费,政府为我交了。”电话那边沉默了大概四秒半,又问:“你确定?”我说:“我确定。我是以访问学者身份去参加作家交流,这次行程一切费用由政府支付。”接线小姐又沉默了’再开腔时,用略带人类气息的焦虑语气说:“请你务必确认这一点,如果是政府支付,你就不用再付了。但是,你一定要确定。你确定吗?”我有点不开心地松开头发,机械重复:“我确定。”接线小姐仍不放心,让我仔细检查手中表格,并问我第三行一串数字的开头字母是什么。我念:“G”。接线小姐转用英语高声询问:“G for good?”我也随之转换语言,说:“Yes,Gfor good.”接线小姐听罢无言,对我是否支付签证费的质询到此告一段落。我在她沉默的几秒钟空当里思索:“G”代表的是Government(政府),还是Cangster(流氓)?抑或“Good man is hard to find”(好人难寻)?

  我的情绪至此有些低落。在通话即将结束时,接线小姐要求核对我中文名字的准确写法。当问到我名字里的ER是哪个ER时,我一时慌钝,脱口而出:“尔虞我诈”的尔!于是接线小姐朗声重复:“鲍鱼的鲍,尔虞我诈的尔,黄金的金,安娜的娜。”我听了很不服气。无奈当时脑中浮现的关于“尔”的组词只有这几个:尔虞我诈,出尔反尔,尔康。尔虞我诈明显还不是最糟的。事后一位朋友帮我想了好几个由“尔”字组成的褒义词,我不由更耿耿于怀了,想打电话回去找那位接线小姐,重新把我的姓名声情并茂地给她朗诵—下:“鲍威尔的鲍,温文尔雅的尔,天鹅绒金矿的金,叶卡捷琳娜女皇殿下的娜”——尽管这么说下来极不顺口,我不管,至少气节传出去了。可惜我不知道那位小姐姓谁名谁,况且美国大使馆的号码也不是抓起电话就能打一我是特意去到指定的某银行,花五十四块钱才买了十二分钟与那位小姐通话的权利。我决定做一位勤俭节约的良民,名字这事按住不表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