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短论三题


□ 江 岳

文学的故乡

在漫漫的人生长旅中,人们会时常回望那迷失在烟雾中的故乡。
更深入静,文学的命运发人沉思。我们的文学是否也迷失了故乡,像在异乡的流浪儿。如今,被边缘化、低谷、举步维艰的文学期刊这类话语包围着的文学将如何度日?就像安泰离开了大地,就失去了力量,自诩为人类建造精神家园的文学,自己却迷失了故乡,从而失却了最原始、最炽烈、最珍贵的文学创作冲动,代之的是种种不可告人、难以名状的躁动。于是,文学的窘境就不可避免地降临了。
文学的故乡是每个作家精神之河的神秘发祥地,对它的从不自觉到自觉地感悟关系到作家艺术生命的长短高低。中国的水乡小镇绍兴、拉丁美洲的一个在泥沼深处的叫马孔多的小地方,对于鲁迅和马尔克斯,无异于整个大千世界上的最亮点,因为那是他们的独特的文学存在方式的最佳对应点,是深深烙印着他们的灵魂的独特领地。
近年来,湖北作家陈应松的大步跨跃引入注目。著名作家张炜认为:“陈应松写神农架的小说,是我所看到的当代最有魅力的文字之一”。
虽然,神农架不是作家陈应松严格意义上的故乡,但他神农架之行后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从而打开了上升空间,其系列小说甚至引起了“领跑湖北”的赞誉,这应视为一次成功的文学还乡。尽管现在已在谈论“后现代”了,但无法改变我们正处在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转型的“前现代”的事实。正视这个事实,就必须重新审视“乡土”在整个中国文学版图上的地位和分量。陈应松的睿智在于他发现了远离城市浮华的神农架,以其蛮荒、古朴、瑰丽和神奇与他悲天悯人的情怀、汪洋恣肆的思绪、浪漫奇异的想象极具痛感的批判锋芒相契合,从而引爆了他新的不可抑制的文学创作冲动,成就了他独特的现代现实主义的审美感知方式和表达方式。神农架是他历尽艰辛寻找到的心灵的故乡。
还乡不是重归老路,而是在与现代生活进程逆向中发掘更高层次的美,是从更高历史阶梯重返故园的上升螺旋,是文学自我重塑和再生的捷径。我给陈应松的一篇创作谈起了个题目:“心系高山、沉入灵水”就有这个意思。只有攀上心灵的制高点,才能发现故乡灵水的妙之所在。这和那种在“深入生活”的招牌下的钓名沽誉,浮光掠影不可同语,那无异于在异乡的另一种意义上的迷失。
我喜欢西多朗的音乐。他以博大的情怀在最现代的电子音乐中融入最古老的大自然的风声、涛响和鸟鸣,产生了对心灵的奇异的冲击力。故乡的召唤之声无疑也是一种最自然的天籁,它会使虚弱、贫血的文学获得力量,焕发青春、重新站起。

文学的青春

近来整理旧作,重温青春岁月留下的一些文字,徒然生出许多感慨。
人、文学、一个文学时代都是有生命的,这就必然会有他的青春勃发期和衰退期以及成熟期。一般而言,成熟总比稚嫩好,人们常道“今胜昔”。但在文学创作上,却不尽然。事实上有的作家永远无法超越年轻时的作品。因为随岁月流逝的并不像人们通常想象的那样仅仅是稚嫩和生涩,还会有一些异常珍贵的东西,如青春所特有的创造活力、激情、纯真等。这实际上正是“江郎才尽”背后的秘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