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转身,泪如泉涌


□ 刘付云

  还有半年时间,我就要从技工学校毕业了。
  我为了有更多的时间在电脑上学好机模绘图,做个优秀设计员,以备毕业的时候去工厂找个好工作,很想买台二手笔记本电脑,绝不考虑台式的,免得到时毕业了,离校搬东西太麻烦。但一台二手笔记本电脑差一点的都要价2000多元,我这几个学期的学费,都是父母在村里东家50元西家100元借来给我的,哪还有这么多闲钱买如此奢侈的商品呢?
  十一国庆节那天,我回了一趟老家。在吃完晚饭闲聊的时候,我无意中向父亲说起了这件事情。这时父亲蹲在门槛上沉默无言,皱起眉头把水烟筒抽得咕咕咕响。看见父亲如此心事重重的样子,我知道我的话,不管是有意无意,已经于无形中给他增加了压力,我只好默默转过身去,不知说什么好,好一阵难过,可我又不能哭出声。过了几分钟,父亲才从沉默中走近我的面前,拍着我的肩膀说:“云儿,放心读你的书,电脑的事给我点时间,爸帮你想办法。”
  “别买了,家里现在吃饭都成了难题。”说完我的泪水不争气地一滴一滴地从脸上掉了下来。父亲不再说什么,嗯了一声走回屋里去看黑白电视了。接下来的几天,我们没有再说起这件事情。
  过完十一,我回到了学校,又努力投入到废寝忘食的学习中去,我也很少再去想买电脑的事情了,因为我十分清楚我的家境,容不得我再去花更多的钱。我想我父亲也是随口说说吧,可我从来没有怪过他,毕竟父亲为了我们兄妹几个读书的学杂费,劳累了大半个人生。
  一个月后的一个星期六中午,我一个人坐在宿舍里看书,突然门外响起一阵阵咚咚的敲门声,当我打开门时,门口站着的竟然是父亲。我不知道,几千里的路,坐汽车,还要坐火车,连县城都没有去过,从未上过学,只认识自己名字的父亲,是怎么来到学校的?就在我给父亲倒开水的时候,父亲嘿嘿笑着从内衣的小袋里,取出2000元钱交到我手中,说是给我买电脑的钱,叮嘱我要保管好。当我接过钱的时候,再也找不到一个词语可以表达出我对父亲的感激之情;这一刻,让我更加深刻理解什么叫父爱。我问父亲这钱是怎么来的。他怎么也不肯说,只是反反复复说得赶紧回去了,尽管我再三劝他过一个晚上再走,但他最终还是拒绝了我。
  于是,我只好送他去校门外的车站乘车。走过校门口的一个公用电话亭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有一种给母亲打个电话的强烈想法,也有一种探究父亲这笔钱的来由的念头。于是,我借故要到电话亭买一份报纸,叫父亲在校门口等我。当我把电话打到三叔家的时候,来接电话的母亲在我的连续“审问”下,才告知我这笔钱的来历:在我返校后的第二天,父亲就去找村里在小煤矿做总管的二狗,要他给自己安排个下井挖煤的工作。做够一个月后,父亲死缠二狗提前发三个月的工资,二狗倒也看得起父亲,便破例支了2000元钱。
  放下电话时,我的心情沉重如泥沙,谁都知道,在小煤矿作业,是很危险的。我走上前去,对父亲说:“爸,你别去小煤矿了,我们一家人都担心你。”父亲仍是老样子,嘿嘿笑着说:能有啥事,瞎操心!这时,公共汽车来了,父亲一转身,就轻快地踏上了公共汽车,剩下我一个人在呼呼的冬风中站立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