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建构百年文学史的几点意见和设想


□ 丁 帆
一 缘起与理由
  
  当代人不治当代史的时代已经过去,即便是后朝人撰写前朝史,我们也有资格重新审视中国现代文学史了。而问题就在于我们用什么样的学术眼光和什么样的价值理念来治史。
  针对近年来重写文学史的热潮与文学史编纂工程项目的日益扩张,学界在不断的“创新”呼声中疲于奔命而找不到自己的目标。综观当下的中国现代文学(1917-1949)研究,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种现象和趋势:研究者几乎把所有的目光凝眸定格在文学史的边缘史料发掘和一些原来不居中心的作家作品翻案工作上,这无疑是一个错误的治史路向。诚然,从微观角度来看,我们不能否定这些工作对文学史研究的有益性,但是,从文学史的宏观角度来考察,它对文学史的研究新格局的形成是绝对无益的。而对中国当代文学史(1949-2009)的研究却面临着价值混乱,许多作家作品、文学刊物、文学现象和文学思潮亟待重新定位定性的重大难题。因此,呼唤“大文学史”和“大文学史观”,用一个中国现代文学的整体观来进行百年文学史的整合,已经是我们刻不容缓的历史使命与任务,要说“创新”,这才是最大的创新!
  首先,我们必须意识到文学史重新整合的必要性。
  中国文学史自“五四”进入现代性文化语境以来,已经有九十个年头了,九十年在中国文学史的长河中可谓是短暂的一瞬间,但是,它却是中国文学从古代流经到现代的一个分水岭,当它即将进入百岁之际,也是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纪转型期节点上的时候,回眸近百年来中国文学历经坎坷所走过的艰难历程,它又是一个有着丰富而复杂内涵的漫长历史时段,我们没有理由不去厘清这一漫长却又是“未完成的现代性”的历史过程,由于长期以来我们把它搁置在一个模糊分期的框架之下,一直延续着即时性的历史交割和时尚性文学史观统摄之下,即,将1949年前后分割为中国现代文学和中国当代文学,把本完全可以并人一个时段的文学及作家作品人为地腰斩与分割,而顺应当时某种文化的需求而放弃和忽略了应该持有的治史观念与价值立场,使得中国现代文学史从来就不能从一个整体性上来思考问题。在文学史的分期上,我个人认为既不能不顾及政治文化因素的影响,同时又不能将它完全等同政治文化的历史划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百年文学史的建构己然成为一个现代文学史凸显出来的一个主要问题。虽然北京和上海的学者在上个世纪末也提出了“20世纪文学史”和“现代文学整体观”的主张,但是,至今尚未见在具体的文学史编纂中付诸实践,尤其是没有将1949年前后的所谓现代与“当代”的分水岭融合成一个整体。
  其次,从中国现代文学学科发展的角度来考察,“大文学史观”有利于学科的延伸和拓展。
  就学科的设置而言,将中国现代文学与中国当代文学细分成两个不同的学科,是人为地把研究领域和研究人员进行对立性的分割,致使其在课程设置和教师、科研的配置上的叠床架屋,浪费了许多资源;另外,这样的格局造成了许多研究者只顾眼前的一块小小的教学与科研领域,形成了对其它领域的陌生化,甚至是一概不知,出现了搞现代文学的和搞当代文学的互不完全清楚对方学科内涵和研究状况的局面,致使研究的格局日益狭隘,视野日益短浅。其实这种弊端大家心照不宣而已,就连教育部也心知肚明,在学科设置上,明确标明的二级学科是“中国现代文学”,许多学校和科研机构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早己顺应形势,将两个机构并为一体了,我们似乎没有更充分的理由再和学科设置较劲。合并学科不仅是中国现代文学内涵的需求,也是学科融合、完善和一体化的需要。
  文学的“现代性”促成的古今之变是构成中国现代文学学科的最重要的元素。
  和古代文学的断代所不同的是,古典文学在几千年的历史过程中经过了无数经典化的过程,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它们在20世纪以前的治史过程中,尤其是它在进入封建社会以来,所使用的文化符码——包括观念、方法和语言等都是具有相对统一性的。而进入现代性文化语境的“五四”以后,其观念革命、方法革命和语言文字革命所带来的一切文化革命,给中国现代文学与中国古代文学的承传的确带来了具有断裂性的分歧。所以,正是在正视这样一个史实的前提下,我们没有理由不把它和古代文学进行本质性的切割。但是,我并不是说中国现代文学就和中国古代文学就没有了血缘关系,恰恰相反,它们之间的血缘关系直到今天都没有也根本不可能消除,但这个论题不是本文的主旨,我们要集中研究的问题是:自五四以降,中国文学在现代性的建构过程中,所遇到的一切“革命性”问题(包括“改革”问题)是完全可以纳入同一文化语境和同一文化符码的解析之中的,包括国家、民族、阶级与自我等等文学已经不由自主介入的各个领域,我们是可以用一种区别于20世纪以前古代文学的治学观念与方法的新语码系统进行“现代性”的统一阐释的(当然,古代文学的治史观在现代语境中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那是另外一个论题),尽管它还残存着古代文学历史时段文化阐释系统的痕迹。因此,如何区别它们内部的差异性,也就是如何对百年文学史发展的脉络进行新的系统的统一性阐释,则成为中国现代文学自身必须面对的艰难命题。
分享:
 
更多关于“关于建构百年文学史的几点意见和设想”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