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向左转,向右转


□ 张 生

向左转,向右转
张 生

邓教练显然是个名人,尽管他并没有上过电视或者上过本地的华人报纸和杂志,但是,对住在拉霍亚(La Jolla)的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中国留学生或者华人来说,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知名人士。当然,当地也还有不少外国人,甚至美国人,也都知道他,不过,他们不像我们这些华人叫他的中文名字邓辉煌,而是叫他的英文名字约翰•邓。
谈到教练这个词,一般人,特别是大陆过来的朋友,习惯上都会以为这个词是为那些从事体育工作的人专用的,比如橄榄球教练、篮球教练、棒球教练等,我第一次听到有人提起邓辉煌教练的时候,脑子里马上闪现出在橄榄球比赛中头上戴着耳机和话筒、在场边走来走去随时向队员发布命令的那种橄榄球教练,或者是那种个子高高、戴着金丝边眼镜打领带穿西装伪装成绅士的nba的篮球教练,要不就是那种戴着长舌棒球帽、穿着T恤衫、腆着个大肚子、手拿记分牌的棒球教练。但实际上,这些都不是,邓教练是个驾驶教练,通俗点说,就是个教人学开车的师傅。

刚好,一天下午,我在校园里碰到我认识的从北京来的女留学生小秦,当我告诉她,我想找个人学开车的时候,她立即不假思索地向我推荐了邓辉煌教练。自然,我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教练?”
“是啊,邓教练,专门教人开车的。”小秦对我解释说。
“哦,我还以为邓教练是搞体育的呢。你知道,我们在国内,是把邓教练叫成邓师傅的。”我说。
“哈哈,一回事。在这里,你也只好入乡随俗了。我回去后把他的电话号码发给你。你可以先给他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你是跟他学的吗?”
“当然,我们这里的留学生都是跟他学的。”
“他教得很好?”
“这个很难说啦,在美国,学开车就那么回事,伸伸胳膊动动腿的,很简单,没有国内那么复杂。我主要是没车,有车,我也可以教你。”小秦说,“不过,你要有思想准备,邓辉煌这个人很怪,他对人很凶,你开不好,他会骂你。”
“是吗?”我想起国内凡是到驾校学过开车的人,也都说师傅很凶。看来,这是全世界教开车的师傅们的通病,或者说是一种职业病也不过分。
“是,你要是开不好,他可能会骂你的。我有个朋友,还是个女孩,前几天跟他学开车,都被他骂哭了。”
“他怎么骂呢?”我有些好奇。
“嗨,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小秦看了看表,说自己还要去上课,就和我匆匆告别了。
但当天晚上回去后,我并没有收到她的电子邮件,因为我没有她的电话,只好等她和我联系。刚好这天晚上有个已经在当地工作的朋友打电话邀请我周末去参加华人教会的团契活动。我就顺便问他哪里好去学开车,他开口也是让我去找邓辉煌教练。
“下午,我在学校碰到的一个朋友也叫我找他学。”
“对啊,找他学便宜,你要是去找美国教练学,会贵很多,没必要。”这个朋友说,“再说,他是中国人,语言上好沟通。”
“哦,难怪朋友建议我去跟他学。”
“而且,他教你学得快,他胆子很大,会马上让你上马路,这个很重要。”
“是吗?”
“是,上马路还好了,他会让你直接上高速。当时我学的时候,第一次就直接让我上了高速,吓坏我了。你不知道,当时只觉得身边是万马奔腾,我紧张得全身都被汗湿了,手上、身上都是汗。”
从他的声音里,我感觉到他似乎至今仍心有余悸。
“好,那我就去找他。”
我笑了笑,挂掉了电话。我觉得这个朋友多少有点夸张,尽管我没有亲自开车在高速上走过,但我也还是坐朋友的车上过高速的,好像并没有他说的气氛那么紧张。
第二天早上,我终于收到了小秦的电子邮件,她向我道歉,说昨天她回去后,因为急着要准备今天上课的发言,所以忘记了。今天才想起来,赶紧把邓教练的手机号码发给我。我回了她一封信,向她表示感谢。
中午的时候,我给邓师傅打了个电话,但他的手机似乎无人接听,我只好给他留了言。因为考虑到邓师傅是中国人,我就用中文告诉他我想找他学开车。我刚放下电话,电话就响了起来,我只好重新拿起话筒。电话里立即传来了一个男人很客气的声音,彬彬有礼地问我是不是刚才打电话的张先生。我说我就是。接着,他询问了我的年龄,我把我的年龄告诉了他。他说请字的时候,声音似乎很重。让人更加觉得他的客气。
“哦,这个年龄学开车应该没问题。”他说,“请问你通过笔考了吗?”
“通过了。”我说。
“那就好,你来学车的时候带上。请问你知道价钱了吗?”他又问。
我告诉他知道了。
可能是怕出现误会,他又把价钱向我重复了一下,50块钱两个小时。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