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同姓联宗与地方自治


□ 饶伟新

  [摘 要]明清以来普遍出现的同姓联宗是中国历史上复杂的社会文化现象,从明清科举时代到清末民国地方自治时代,由地方精英推动和主持的同姓联宗活动经历了时代性的演变与发展,呈现出新的历史特点。这一变化与清末民国时期的政治变迁具有密切关系。清末民初以来,伴随着科举制度时代的结束和地方自治运动的兴起,活跃于地方政治舞台上的新式地方精英,在积极参与地方政治权力角逐和派系斗争的同时,广泛推动同姓宗族的联合,结成政治联盟和扩大社会基础,直接或间接、有形或无形地影响地方政治的发展进程。在这一过程中,同姓联宗作为地方精英操弄地方政治的一种策略和手段,显示出政治化的发展趋势和历史内涵,而地方政治的近代化进程也因深受同姓联宗这一传统社会组织关系的影响而更趋复杂、曲折。
  [关键词]清末民国时期 同姓联宗 地方自治
  所谓同姓联宗,是指若干个同姓宗族的联宗合族活动,具体而言,就是指同姓不同宗的若干相对独立的乡村宗族,通过合建总祠或联修族谱,建立起某种超血缘、跨地域的联合关系,形成以“联宗祠”、“联宗谱”为标志的联宗组织。在中国宗族研究中,明清以来普遍出现于南方宗族发达地区的此类联宗活动和联宗组织,不仅因其超大规模的外观形态,更因其丰富的历史内涵和复杂的历史成因而受到中外学者的广泛关注。对于明清时代同姓联宗的发生、发展,以往有关研究比较注重从族源认同、科举合作、商业经营、水利合作、民事纠纷等方面加以功能主义的解释,认为同姓宗族之所以进行联合,主要是因为通过追溯共同远祖和重建之间的历史联系这一联宗活动,可以强化族源认同意识和提高同姓族人的社会政治地位,实现同姓宗族在科举、商业、水利、乡族械斗及民间词讼等各种地方社会事务中的相互合作;也正是这些动机和现实需要,促成了同姓宗族的联合,推动了联宗活动的普遍发展。其中特别强调认为,在明清时期科举发达的时代背景下,科举合作的需要对于同姓联宗极为重要,许多同姓宗族在县城、府城乃至省城联合创建具有“试馆”性质的“联宗祠”(往往也同时编纂“联宗谱”),其主要目的就是为族人参加科举考试提供方便;也因为这一点而导致了同姓宗族的大规模联合。这些功能主义的分析,为今日讨论同姓联宗问题提供了出发点。
  不过,我注意到,目前学术界对同姓联宗的研究,大都侧重明清两代,对清末民国时期的同姓联宗问题,则鲜有讨论。事实上,清末民初以来,伴随着科举制度的废除和科举活动的终止,同姓联宗活动非但没有停息,反而更趋活跃和广泛。在近代国家建构与社会重组的过程中,同姓联宗的活动为何反而更加活跃,规模更加扩大?如何认识这一新的发展趋势?我相信,对这些问题的探讨,不仅有助于理解同姓联宗在近代的历史命运,更为重要的是,它为我们观察传统与近代之间的复杂关系提供一个特殊的视角。
  
  一、清末民国时期同姓联宗的发展
  
  同姓联宗活动的兴起,大致可以追溯到明中后期,清代以来得到了普遍发展,在江西、江苏、浙江、安徽、福建、广东、湖南、湖北等南方各省尤为发达。其中最普遍、最活跃的同姓联宗活动,就是一县、一府甚至一省范围内的同姓宗族,由其士绅人物联合起来在县城、府城乃至省城建立具有“试馆”性质的联宗总祠,为同姓族人参加科举考试提供方便。这一发展趋势显示了明清时期同姓联宗活动与科举制度之间的某种历史关系。不过必须指出,在明清科举时代,同姓联宗活动和组织的兴起与发展,固然与士绅阶层的科举活动直接相关,但从根本上说应该与明清时期基层社会的自治化进程有关。在这一进程中,以乡绅为主的地方精英人士不仅利用家族组织,也通过同姓宗族的联合而结成社会联盟来参与和实现对地方公共事务的经营管理,从而形成某种程度的地方自治。也就是说,正是明清时期基层社会自治化这一政治体制的演变,深刻地导致了同姓联宗活动和组织的普遍兴起。清末民国时期,随着地方自治制度的正式推行和实施,地方精英开展同姓联宗的活动更加活跃和广泛,其与地方自治的关联也更加凸显出来。这正是下文所要展开论述和探讨的内容。
  与明清科举时代相比,清末民国时期同姓联宗活动的广泛发展呈现出新的演变趋势和时代特点。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同姓联宗活动的范围和方向发生了明显变化,即伴随着清末科举制度的衰落和废除,同姓宗族为科举合作需要而在府城、省城所开展的联宗活动明显地减少了,甚至停止了;但在县城进行的同姓联宗活动不仅没有停止,反而更加频繁和活跃,甚至下移到县以下的重要乡镇中进行。例如,江西瑞金县凌田、麦寮、叶坪、田背、黄柏、和溪等六支同姓不同宗的谢姓宗族,先是于光绪二年(1876年)在县城南关联合创建本姓联宗总祠“宝树堂”,随后于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修纂了专门登记祠堂祖先牌位的牌谱;至1943年,又有本县瑞林、兰芬、龙胫、鸡公等四支谢姓宗族加人“宝树堂”,“至是南关谢氏六族宗祠盖已为十族宗祠矣”;接着于1947年重修祠堂牌谱,是为《瑞邑谢氏南关宝树堂牌谱》。这个事例典型地反映了清末民国时期以一县为范围、以县城为中心的同姓联宗情况。这一时期,也有许多同姓宗族的联合跨越了县界乃至传统府界、省界的范围,但其联合对象仍以本县范围内的同姓宗族为主,活动中心也设在本县县城甚至是下面的乡镇。例如,雩都县北乡的蓝溪、天井湖、禾坑,东乡的固院,南乡白田、柯树下等六支胡姓宗族,早在同治十二年(1873年)就在雩都县城联合创建了胡姓大宗祠“济美堂”,并修纂了联宗族谱;到了1914年,胡姓联宗祠“济美堂”不仅继续接纳本县西乡新居前龙标公房胡姓宗族,还开始跨越本县范围,接纳会昌县庄埠秀明公房胡姓宗族加入,从而由六族宗祠变为八族宗祠,同时也合修八族联宗谱;至1947年,“济美堂”胡氏八族又与雩都、会昌两县多支胡姓宗族联修族谱,进一步扩大了联宗规模。这是跨越县界范围的联宗事例。民国时期兴国县萧氏所发起的同姓联宗活动,则跨越了传统府界的范围。他们先是于1910年在兴国县城创建了联宗总祠“从心堂”,后于1947年发起本县和赣县以及过去属于吉安府的万安、泰和、永丰等相邻五县共35支萧姓宗族(以兴国族支为主),在总祠“从心堂”修纂《萧氏从心堂第一次联修族谱》,从而形成以兴国“从心堂”为中心的联宗组织。1936年由上犹县营前镇张氏发起的同姓联宗活动更是跨越了省界范围。是年,他们邀集本县和崇义、南康乃至吉安的遂川、湖南的资兴、酃县等周边诸县共计60余支同姓宗族联合编修《张氏汇修族谱》,其中以散居上犹县特别是营前镇一带的张姓宗族为主,联宗活动的中心即设立在上犹县西部重镇——营前镇上;此外,他们还在镇上购置了店房,准备创建联宗总祠“普德堂”。诸如此类,极为普遍。前清翰林院检讨、兴国人谢远涵在为1947年本县萧姓联修族谱作谱序时即说:“近日各地竞倡联宗族、联谱系。”~1948年,江西雩都县(即今于都县)刘姓联修族谱时曾指出:“(雩都)先后发起建筑总祠、联修族谱者比比皆是,如萧、郭、邱、谢数县联修,李、何、陈、黄建筑总祠。”总而言之,相对于明清时代散居乡村各地的同姓宗族为着科举的需要而不断向县城、府城乃至省城会聚联合的运动趋势,清末民国时期的同姓联宗活动则普遍集中于县城甚至乡镇上进行,显示了以县为联合单位和活动范围的联宗发展趋势。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