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文豪.大美人.秭归


□ 刘川鄂

曾无数次乘船经过大诗人屈原和大美人昭君的故里秭归。今夏应《长江文艺》和秭归县委之邀请,第一次踏上了这片神奇而美丽的土地。头一天游泗溪,秀美的飞瀑和清流给我脉脉温情,竹排上的水枪更让我找回了童趣;第二天漂九蜿溪,这是我一生的“处女漂”。惊涛骇浪,惊心动魄,使我强烈感受了大自然的壮美和搏击人性的豪情。
更令我回味的是第三天的行程,参观屈原词、游香溪河。我们从新县城乘豪华旅游船来到老县城旁的一个小码头,赛过龙舟、看过船上剧团地方风韵十足的精彩表演后,便爬上山去参观屈原祠。当我看到祠的檐角,当我一步步走近,我的游玩之心顿时收起,取而代之的是虔诚的“朝圣”之心——我们一行全是文人,而屈原老夫子可是中国有史记载以来的第一个大诗人,而且是举世闻名的大文豪——他是我们的老祖宗。他的智慧启迪过一代代作家,他的营养滋润过一代代学人。在屈原像前,我表情凝重地留了影以为珍贵的纪念。在屈原墓前,我深深地鞠了三个躬以表达崇仰之情。
我可能是一行人中说话最少且最不合群的参观者——我边看边在心中默吟着他的诗句,边想着关于屈原的两个关键词——浪漫主义和爱国主义。如今文坛时尚化,作家明星化,身体写作排斥了灵魂拷问,潇洒取代了浪漫,搞笑淹没了沉思。我在心中发问,浪漫豪情的“离骚体”传人是谁?神秘诡奇的楚风流韵安在?
尽管我在课堂上常把屈原和郭沫若的爱国诗篇对比,借以向学生阐发我对古代、现代爱国主义区别的理解,并振振有辞地指出屈原忠君与爱国一体的局限。但当此时面对屈原,仿佛来到了两千多年前的楚国。想像他如何舌战群丑、如何力排众议、如何苦苦规劝、如何奋笔疾书,如何失望绝望终而自沉。更感动一介书生,一个儒官爱国爱民之不易——我对屈大夫又多了些理解、同情和尊敬!
下午游香溪。香溪河是昭君的河,美人的河。尽管河岸上几无王美人的半点遗踪,但这可是当年她浣衣洗足的河流。这本身就令人遐想不已。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是滥调,也是真理。可每当提到昭君,我的心绪要复杂得多。不是因为她的美,而是因为她的身世。除了《汉书》、《琴操》、《西京杂记》、《乐府古题要解》等典籍,对王昭君的事迹有详细的记载外,历代诗人词客为王昭君写的诗词,就有五百零三首之多,另外还有不计其数的小说、戏剧等等。千百年来,赞美她的和亲之举并提到爱国主义高度的人有之,同情她遭画像丑化而被打入冷宫并不得不远嫁外族者有之。然而,我对这两种看法都有些反感并坚决拒斥。
不少人咬牙切齿的责骂毛延寿,正是他的丑化才使初入围的王昭君在最终的选举大赛中落榜。她本该是冠军,至少可进最后的决赛。是选美机制的不公和“评委”的腐败行为才导致美人未获得本该得到的名次和荣誉,并失去了被皇帝“宠幸”的机会。中国古代诗人充满了这种令人恶心的论调——被皇帝看中了,封后封妃了,就“幸”了“福”了,皇帝“性”了她,她就有“福”了。于是一片赞美。若被打入冷宫,多年甚至一生都未被皇上“性”过就不幸福了。于是一片哀叹、惋惜和同情。王昭君就是皇帝身边的“不幸”的女人。“可恨毛延寿,画笔欺君王,未蒙召幸作凤凰,冷落宫中受凄凉,”五年过去了,她仍是个待诏的宫女身份,花样的年华一寸一寸地消逝。同情昭君者,不是同情她的不自由,而是同情她未被“宠幸”。有人为毛延寿被汉元帝杀掉而解恨,也不是站在女性立场而是站在皇帝的立场的,然而他不是皇帝。他只是皇帝的奴才。......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