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诗悬(诗论)


□ 王鸣久

  文 王鸣久

  一

  “诗是灵魂的一个出口。”

  肉体是人的第一重生命,精神是人的第二重生命,艺术是人的第三重生命。诗作为一孔最神秘而明亮的生命天窗,那与日光月华一起涌动的,是生命的势能;那与蓝色穹窿一起宽阔的,是生命的质感;那与高风流云一起浩荡的,是生命的张力

  以梦为阶,以字为马;方以智,圆以神;轻可蹬萍渡水,重可十指托日,真诗人就是以这样的生命力释放,不断跃向灵魂的海拔,刷新着精神的天空

  来自生命,高于生命、诗人就是在这样的囚禁与挣脱、规制与飞逸、牵绊与追逐的激情博弈中破枷起舞,舞掠山川,从而体验了人的自我分离和奔向自由的无限可能性。

  高于泥土,低于星空。诗人也是在这样的沉重与轻盈、透明与黑暗、渺小与博大的反复交替里,品尝了心灵的大悲欣和人生的大觉悟,从而找回了自己应有的敬畏与谦卑。

  魂悸魄动,欲断难了。

  一个人,生命力的丰沛与否,决定着创造力的强弱;而创造力的强劲与否,则决定着艺术的爆发力、震撼力和浸润力;最终,也决定着诗的恒久力

  而任何一个灵魂,只要在这扇真善关的窗口攀援过,呼吸过,啼唱过,飞翔过,那么,他便有了曾经的自我超越和自我实现,也便有了一块永生的通灵宝玉,值得自珍了.

  “人生苦短,我用诗歌加长”

  这一种富饶,须人自许。

  二

  人是情感动物,人生是情感历程,那天生多血质、多情感的人便常常用诗相伴一程程的生命岁月。

  他在少年写诗,多因精神幻想;他在青年写诗,多因心灵骚动;他在中年写诗,多因思想感悟;他在老年写诗,多因人生记忆。

  他用诗造了另一个自我、似我非我,非我似我,却相携而行,相伴以歌,相濡以沫,共尝苦乐,同饮人生。他用这一个自我倾吐心曲,流动忧伤,抒发愤懑,寄托性灵,从而使自己多了一重生命。

  他与诗,彼此为上帝。

  而诗为灵性之物,得一生死知己,必以多情之果报多情之人。诗在他少年时,替他演示梦幻;诗在他青年时,让他拒绝平庸;诗在他中年时,帮他抵抗堕落;诗在他老年时,为他防止衰老。

  灵思慧脉,握瑜怀瑾,魂舞翩翩中皆是心灵映象。

  诗因诗人而诞生,而诗人便因诗而美化生命,甚至永恒了生命。

  三

  世上万物一经命名,便有了内涵、外延的约定俗成。

  比如诗歌,作为一种语言艺术,若必须给它一个定义,我这样认定:诗,是运用形象思维进行心灵抒情的分行文字。

  在这里,“抒情”是它的内在本质,“分行”是它的外在形态,“形象”是它实现自己的手段,只要这三要素基本完整,诗是否押韵,是否整齐,是否“新格律”或“旧格律”,都不要拘泥,更不可念念不忘地去企图“统一”或“规范”,因为,在艺术创造上,任何人为的强求一律,都难免谵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