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打给心理医生的午夜电话


□ 焦松林

  一
  
  电话是午夜时分来的,高萍慵懒地翻了个身,拿起了话筒。这是她事务所的付费电话,不管怎么说,也能赚上个几十块。高萍神智还有些迷糊,可立即就被对方的一句话给惊醒了。“我觉得自己杀了人。但其实我没有,对,我没有杀人,可我感觉我一直旁观整个的杀人现场。”这是一个男音,低低的,很有磁性,仿佛此时他不是来咨询心理问题,而是和女朋友在聊天。
  “怎么说,你能具体地描述一下吗?”高萍反应很快。这个社会运转太快,各行各业都有压力,而有些压力,不足为外道;还有些压力,自己可能都没有察觉到。这些压力,犹如一块块碎石,慢慢地填尽并不空旷的心里,最后郁积成为疾病。高萍隐隐感觉到今晚这个电话将会很长,她等着对方的叙述。
  她要从对方的话语中,找到对方心理问题的症结,并同时找到解决办法,对他一一予以解答。这既能满足她职业的成就感,同时,也能赚上一小笔。对方肯定是有心理问题的,否则,怎么会选择在这个时间段打来付费电话呢。
  对方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然后开始说了起来。高萍听着听着,有些疑惑起来,他的声音一直很平静,不像是有什么问题的人。听了良久,高萍也没能发现对方究竟是什么意图。有一刹那,高萍简直快要睡着了。他说的,绝大多数是童年时代的琐事,上学时候的趣事。没有明确的时间,没有具体的地点,只是冗长的叙述,加上不时地穿插弗洛伊德和尼采的精典论述。
  高萍终于不耐烦了,嗔道:“我想告诉你,先生,这可是由你付钱的电话,这么长时间,你得花掉近百块了。我想,你不会就是和我说这些吧?”
  那人干笑了两声,答道:“哦,你厌烦了,是吧?我想一个心理医生最重要的素质应该是耐心。可你,连听我说完话的耐心也没有,你会称职吗?”这分明就是挑衅,高萍愤愤地挂断了,当然,她还不忘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的号码。94556564。
  高萍的心理咨询事务所,位于东街的拐角。东街那里,有一所著名的高校,还有区政府。事务所恰好处于这两者的中间,高萍开业时,选择在这个位置,考虑的是来自于学校的生意。要知道,这年月,大学生的就业压力,学费压力,让他们早由天之骄子变成了这个时代痛苦的亲历者。
  事实也证明了高萍的判断,学校真的有很多学生前来就诊,甚至还不乏年轻的讲师、助教。事务所一下子门庭若市,高萍又请了自己大学时的同学兼死党刘薇薇来帮忙。刘薇薇毕业后,在家闲了三年,高萍一邀请,她马上就来了。不过,刘薇薇早已一改当初上学时的稚气,变得老气横秋,还有,她来工作不久,就和高萍约法三章,让高萍不要干涉她的私生活,不要打听她的住所。
  高萍耸耸肩。刘薇薇说到做到,该上班时,她就上班,到了下班时间,她一分钟也不肯耽搁,背上精致的挎包,蹭蹭地走出位于三楼的事务所。事务所是高萍的,她当然没有刘薇薇那样潇洒,每每看到刘薇薇扬长而去的背影,高萍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觉。
  这天早上,没有人前来咨询,守在外间接电话的刘薇薇专心致志地看着报纸。高萍揉着眼睛从里间走了出来,昨天她工作迟了,临时睡在事务所里,却接到了那个电话,气得她根本没睡着。
  高萍一出来,就看到刘薇薇肩膀耸动,她心里一动,赶紧走了过去,轻轻地拍了拍刘薇薇的肩,刘薇薇一下子跳了起来,猛地一回头,高萍和刘薇薇同时愣住了。高萍以为她在哭,结果刘薇薇根本不是在哭,而是耳朵里插着耳塞,正在边看报纸边听音乐,腿在有节奏地抖动着,后背当然是一耸一耸的。
  刘薇薇回过神来,讪讪地说道:“对不起,”她摘下耳塞,拿起桌上的报纸,递向高萍,指着一篇报道,叹了句:“太不人道了。”
  晚报的法制版登了一篇杀人案。那是一周前发生在市汀棠公园里的案件,死者是区政府办公室的副主任郑雨,女性,死的时候,被割去了舌头。记者大肆渲染着凶手的残忍与狡猾。高萍知道,这一般都是案子破了之后,以凶手来烘托警察的干练的。看到最后,果然如此。凶手是区政府门前的清洁工,据说他垂涎于郑雨姿色,终于在那天晚上,郑雨来到汀棠公园时,被他逮着了机会。强暴之后,又掐死了郑雨,并割去了她的舌头。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