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社会创伤”华人认同华人跨国主义


□ 范 可


  近年来,研究海外华人成为国际学术界的一个新的热点。这种情况的出现无疑与全球化、跨国主义等冷战以后急剧升温的现象有关。多数人认为海外华人经历了一个从“落叶归根”到“落地生根”的过程,与所居国的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越来越融为一体,他们也因此在国家认同上出现了变化。中华认同实际上成为与他们的国家生活脱节的文化认同,或者某种历史性的族群或种族认同。基于这一认识,一个力图在学术话语中调解海外华人这种认同窘境的概念──“华族(ethnic Chinese group)”,遂被运用在写作中。厦门大学出版社去年推出庄国土的著作《二战以后东南亚华族社会地位的变化》就代表了这种努力。
  用什么样的术语来称谓海外华人反映了华人在旅居国、继而定居国的社会境遇的改变。然而,我们很难单就这些术语看出海外华人所处国家的主流社会如何看待他们。毫无疑问,大部分接受华人移民的国家的政府在移民政策和认可移民的公民地位上,一直有所变化。美国在历史上一度对中国移民有严格的限制,但这些不公平的政策在战后逐渐废弛。我们虽看不到美国的政策变化是否对东南亚国家政府对待华人的态度产生影响,但华人地位的变化的确可以以“二战”为分水岭予以大致划分,这大抵是没有什么争议的。中国作为“二战”的战胜国无疑提升了自身的国际地位,居住在国外的中国人为此而加强自信和自豪感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同时,中国在国际社会得到尊重也必然影响到所在国政府──无论是独立的主权国家或者是殖民地当局──对中国侨民的态度。
  华人在国家认同上的变化,新中国的成立是一个转折点。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一九五四年万隆会议的召开,中国政府不仅明确表明了不接受双重国籍的态度,而且还对华侨归化所居国加以鼓励。这一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华人、华侨的心态从落叶归根转变到落地生根。因为中国政府的表态多少影响了一些海外华人的所居国政府放松了对华人的戒心,也使当地主流社会对他们较为容忍。对移民社会而言,所在国主流社会对外来移民的社会文化容忍程度直接影响到移民同化的进程。正是因为来自主流社会的态度有所改善,才使许多华人渐将所居国视为家园,落地生根。
  尽管如此,由于流亡台湾的国民党政府一直以“正统”自居,也接受双重国籍身份,事实上仍然有许多海外华人一直没有放弃他们的“中国国家认同”。这一点,凡有海外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近些年,就有不少身居海外的华人因为陈水扁之流的“台独”鼓噪,愤而撕毁了他们的“中国”护照。在这些人当中,有不少人的家庭已在美国或其他国家生活了好几代。由此足见,许多海外华人“根”的意识还是很强的。他们实际上已在当地生根,但却没有忘记祖先和从祖先那里接续下来的文化。对这些人来说,“国家”就是祖国,祖国就是国家。他们把对祖先文化的认同与对一个具体政权的效忠视如不可分的整体,因为这个政权曾经呵护着他们的祖国的名号,而这个名号对他们而言,又不啻是他们所沐所续文化的象征。因此,当陈水扁试图使这个国家分裂时,他们感到深深地受到了伤害。
  有意思的是,至少在美国,如此呵护中华传统文化的华人多为聚居在“唐人街”即“中国城”一带,经营餐饮、洗衣、杂货等小本生意的小业主。美国历史上那些在白人清教徒──亨廷顿所谓的“定居者”──之后从东欧、南欧和亚洲各地移民来美的人中,多有从事这类小生意者。虽然他们的后代也有通过自身的努力,进入主流社会从事其他被认为更为体面的职业而成为专业人士,但是,今天他们中的许多人仍在服务业中经营小本生意。由于来自这些国家的移民在美国的种族分类上不属于主流群体,即所谓的WASPs(White Anglo Saxon Protestants),是为少数民族;他们从事的多为流通领域中的服务业,因此美国学术界有以“中间人少数民族(middleman minorities)”称之者。他们的种族身份和职业特点使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处于美国社会底层。
  族群理论告诉我们,一般说来,外在的敌意和排斥感是族群认同得以彰显和固着的基本动力,因为认同本身就是通过对他者的排除而体现出来的。以美国为例,来自主流社会的偏见和歧视,使得许多移民社区实际成为他们的祖居地的“流散点(diasporas)”,带有某种如杜维明所说的背井离乡“无家可归”的感伤。按亨廷顿所论,“流散点”乃是“跨国的种族或文化社区,其成员认同他们的祖居地。而他们的祖居地可以是没有国家政权的”(S.Huntington,Who Are We:The Challenges to America’s National Identity.New York:Simon & Schuster,2004)。生活在这样社区里的个人,自然与主流社会相对隔离,如果不经过努力,很难真正融入主流社会。今天,由于美国的天主教大体已经“美利坚化”,接受了大量的清教的价值,原先的爱尔兰人、意大利人、波兰人的社区,已渐为主流社会所认可,可以说不再带有“流散点”的色彩。而典型的流散者──犹太人的情况则较复杂,正统犹太教徒的聚居区无疑仍具有流散点的性质。亚洲和一些来自其他大陆的移民由于肤色和宗教上的差异,在许多美国人的眼里依然是非我族类,所以他们聚居的社区仍与主流社会疏离──那是个不需要英语也能生活自如的地方。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5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