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岁岁成长写慈爱(外一篇)


□ 王 橼

我常常回想童年时代的成长岁月,细细思量,更加体会到父母对我的慈爱是多么深重、多么珍贵、多么伟大。
父母的慈爱如甘泉,汩汩浇灌了我的少年人生,使我无时无刻不感到温暖和幸福。她流浸了我的童年、我的昨天和今天,还将滋润我的明天。
从我生下来,身体一直不好,尤其是1—3岁经常住院,最多一次住院的记录是在一年里住4次院。我难以想象每当我生病了,父母是怎样抱着我,焦急地带我去就医,又是怎样的整日陪着我,急切的希望我能够好起来。听母亲说,小时候给我打针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每回一针要打十几次,头上、手上、脚上没有哪一处没有打过,有一次,针都打弯了,身上也打紫了。说着说着母亲眼圈就红了,儿是娘的心头肉,儿疼,娘更疼啊!
3岁时,生命差点离我而去。由于我的一次贪玩,想看看下面的园子里有什么,于是头伸进了阳台的栏杆缝隙里,结果想伸回来的时候发现,坏了,头卡在栏杆里了!我吓坏了,又哭又叫,母亲从厨房里跑过来,也急坏了。帮我弄了一会儿,头还是卡着,母亲也要哭了。邻居们听到声音后也赶紧跑了过来,弄了好一会儿,终于弄出来了,不过头上裂了一条大大的口子,血如泉涌。母亲吓得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周围又没有车,于是邻居们就把我抱着跑向附近医院。我边哭边叫着“妈妈,我要妈妈”,妈妈被别人扶着,握着我的手,轻轻地对我说:“不要紧,一会就到医院了,一会就好,不要怕啊!”于是我冷静下来,到了医院缝了针,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我很快就康复了。现在回忆起来,在当时的情况下,母亲心中有多么恐惧啊!她怕啊!可是她却镇静地安慰着我,让我不要害怕,像这样压制住自己的恐惧来安慰我,怎是一个“伟大”了得!
6岁,是一个无知年龄。在老家,我犯了一个大错误,在一次和小朋友玩耍中,把一个小朋友的鼻子打破了,回家却对母亲撒了谎。可母亲还是发现了,教育了我一顿,还把我带到那个小朋友家里道了歉。我还写了一篇“反思”——读《花瓶的故事》有感,就是有关列宁的那篇故事。从此以后,我便再也没有撒过谎,因为我承诺过:“以后我要像列宁一样,做个诚实的好孩子!”
7—12岁,上小学的年龄,母亲每天早晨送我上学。到了四年级,母亲才让我一个人上学,但她却还是在我后面“跟踪”,直到五年级才作罢。这段时间里,母亲吃饭就给我讲“上学时要快,走路也要专心,不要东张西望”等等。她甚至知道我早餐吃的什么。“我的妈妈最神奇”,我一直这样想,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委,一边感叹自己的笨,一边感叹母亲对我的爱,暖暖的,流入心里;酸酸的,从眼里溢出……
13岁,上了初中,为了提早适应初中学习,就必须对课程进行预习,可借课本又成了难事,因为借迟了,许多朋友的书都借出去了。但父亲和母亲仍然一个电话一个电话的打,终于课本有着落了,父亲和母亲为了避免别人再借走,晚上11点多钟,仍骑着车去拿。看着父母亲消失在夜色里的背影,我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读书,好好做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