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单行道(外一篇)


□ 宋晓杰

  宋晓杰 一九六八年生于辽宁。已出版诗集、散文集、长篇小说七部。辽宁省签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获第二届冰心散文奖、辽宁文学奖诗歌奖、辽宁文学奖青年作家奖、“全国十佳散文诗人”奖等。入选“辽宁省宣传文化系统首批‘四个一批’人才”、“辽宁省首届青年文化新人”。参加过第十九届“青春诗会”和“鲁迅文学院第七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现供职于辽宁省盘锦市文联。
  
  隔着摇下来的半扇窗子,她向我摆摆手,车子转向那条单行道……
  我提高嗓门喊了句:等你的好消息!想必她是听到了,车窗边再次伸出她摇动的右手。我愣怔在饭店的门前,心中有种毛茸茸的感觉,如细软小动物的皮毛,暖着。
  我心疼她,但此刻,又多了几分欣慰。
  她是我从小玩大的女友,但中学还没毕业,我们因忙着升学、就业、嫁夫生子,竟然迷失在小城各自的生活里。回想小学的时候,我竟毫不脸红地吃她的饭、穿她的衣服、睡她的被窝,我们不分朝夕的玩乐多么幸福。那幸福是清贫而干净的,像那时的饭菜,没多少油水,却也津津有味。转眼之间,该有的都有了——当然,也包括小小的失误和偏差。毕竟,洁白的婚纱像雪花一样美丽,也像雪花一样遮盖不了许久、许多。她的婚姻出了问题。二十年,她的婚姻就是拔地而起的儿子和皮肤上前赴后继的青瘀以及不分昼夜的涟涟泪水。在女友的讲述中,我愤怒!一会儿像个热血沸腾的愤青,一会儿像个软弱无能瘫软如泥的昏君。宁修庙不拆桥嘛。我一面忿忿然,一面解劝,连我都觉得自己反反复复地不是个东西!可是,我该怎么办呢?对这样的事情听得多了,读得多了,但身边还没有一个实际例证——更何况,她是我的女友,她那么漂亮、善良而温情。唉,徒有空空两手,只会握成唬人的拳头,却解决不了半点儿实际问题。
  好在——我手抚心胸,长吁瘀气——好在,她崭新的未来即将展开……
  他是她的旧友,小时候就熟识,并朦胧地相好。像她一样,他也刚刚走出一次失败的婚姻。转回身,他们迎面走来,凝神注目,彼此接近,慢慢靠拢……“女朋友结婚了,而新郎不是我。”当女友讲到,在她初披嫁衣的那些日子里,他是如何躲过喜庆的目光和甜美的祝福,在暗夜里一次次哭醒……我差点掉下廉价的眼泪。但我知道,泪是温热的,因为心疼(好像是我没照顾好她),也因为永久的祝愿和就要启程的又一个春天。
  还有什么比三十年的日日夜夜怀揣、记挂着一个名字更令人动容的呢?我历来不识数,但掰着指头细算,时间不骗人,他们果然断续地牵挂三十年了。无语。叹息。喝酒……
  萨特说,老不可怕,那是一系列被剥夺的过程。自然和时间的剥夺也就罢了,可是,我们不要人为的剥夺,不要!虽然,不可重走一遭,但修正着、接续着前行,也许更有鸟语花香、夕阳无限的美好寓意。这么说,是否有点残忍?这时,我蓦然想起了生命中的单行道,它固执、决绝、死心眼儿,没有悔改的余地。但是,我更在意它的不回头、不念旧恶、淡然一笑、迎接与瞭望……这些,大约都应该算是人间的美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