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数字复制与数字艺术的创作困境


□ 张耕云

  内容摘要:作为一种具有后现代文化特性的艺术生产方式,数字复制已全面介入到当代艺术的创作过程。数字复制在颠覆传统艺术创作范式的同时,也使数字艺术的创作陷入某种困境,如何确立人在数字复制中的主体价值地位,就成为一个需要认真思考与研究的时代性课题。
  关键词:机械复制、数字复制、数字艺术
  
  一、从机械复制到数字复制
  
  复制,作为人类艺术一种传承方式大体经历了从手工复制、机械复制到今天数字复制三个阶段。手工复制作为一种最古老的艺术复制形式,其最大特点在于保持了艺术作品那种强烈的手绘性。但手工复制不可能是原本的翻版,它在笔触、肌理、色彩、线条等方面都可能表现出与原作的区别,甚至出现效果迥异的某种“独创性”。
  19世纪,随着照相摄影技术的诞生,复制也第一次因为生产方式的改变而赋予自身以文化审美属性。1936年,德国学者瓦尔特·本雅明在《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一文中对“机械复制”所蕴含的美学意义作出深刻揭示,他指出:机械复制比手工复制更独立于原作,它把原作的摹本带到原作本身无法到达的地方。特别是随着机械复制在现代艺术生产中的广泛运用,艺术作品固有的“此地此刻即它的本真性”开始丧失。这里所说的“本真性”,不仅是指相对于原作而言的“赝品”或“复制品”,同时还包含能决定原作艺术价值的创作方式和美学语境等。在本雅明看来,正是这种“独一无二”的“本真性”存在,才使艺术作品充满“灵韵”。但现在,机械复制不仅截断了艺术作品的时间,而且改变了艺术作品与普通大众之间的关系,并带来一场美学革命。
  必须指出的是,本雅明对机械复制的论述主要依据的是摄影与电影技术,手工艺术品(如绘画)一直被他看作是与摄影及电影等机械复制相对立的一种传统的“美的艺术”。在他看来,虽然机械复制可以工序化、大批量地复制艺术作品,但却无法复制艺术作品的创作特性,无法抹去“原作”与摹品的界限,机械复制可以改变艺术作品的存在与传播方式,但却无法进入到艺术作品“此地此刻”的本真性,无法触及艺术创作的内在过程。
  但所有这一切现在都因为数字复制时代的来临而发生了根本性改变。
  相比较机械复制,作为一种全新技术手段的数字复制蕴含着更为深刻的文化特性。首先,在复制规模上,数字复制既可以进行大批量的艺术生产(如机械复制),又可以做到个性化的精雕细作(如手工复制)。其二,在复制工序上,数字复制既可以实现自动化的生产,又可以做到对艺术复制内容、过程等手工化的随机介入与控制。也就是说,数字复制不再是一种简单“被动”的拷贝,而是一种具有创作意图的“主动复写”。其三,在传统手工复制与机械复制中,任何摹本都是对原本的有缺失的复制;但在数字复制中,复本与原作之间不存在任何人工暧昧与物理误差,因为原本就是复本。其四,在复制形态上,数字复制既不是一对一式的临摹(如手工复制),也不是一对多的传播(如机械复制),而是多对多的网络化复制,其所提供的深层人机交互甚至具有了某种自我滋长的生命特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