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黑与小白


小时候,我常到一座山上去玩,山上有一座庙,庙里有一位白胡子老爷爷。白胡子老爷爷很会讲故事。我最喜欢听的一个故事是关于大黑与小白的。

白胡子老爷爷说——

从前有个大黑,很黑很黑的;还有一个小白,很白很白的。

小白见不得黑暗,见了黑暗就说那是黑暗。

大黑见不得洁白,见了洁白就说那是漆黑。

于是,大黑与小白成了死敌。

一天,小白遭遇到了大黑,黑白相见,大黑把小白抓了起来,关进了一间房子。

想到自己是清清白白的,小白质问大黑:“你凭什么抓我?”

“凭什么?你自己还不知道吗?”大黑指着小白说,“看来是要你真正明白为什么了。”

大黑指示一帮打手给小白一点教训看看。

一阵拳打,脚踢,鞭抽后,大黑指着雪白的墙壁问小白:“说!这墙是黑的还是白的?”

小白高声说:“白的!”

“打!”大黑大声命令打手教训小白。

一阵拳打,脚踢,鞭抽后,大黑指着雪白的墙壁对小白说:“说!这墙是黑的还是白的?”

抹去嘴角的鲜血,小白说:“白……白的!”

“再打!”大黑厉声命令打手教训小白。

一阵拳打,脚踢,鞭抽后,大黑指着雪白的墙壁对小白说:“说!这墙是黑的还是白的?”

趴在地上的小白昂起头,说:“白……白……白的!”

“看你还嘴硬,给我朝死里打!”大黑咆哮着命令打手再一次教训小白。

又一阵狠狠的拳打,脚踢,鞭抽后,大黑指着雪白的墙壁对小白说:“说!这墙是黑的还是白的?”

小白已昏死过去了。打手用冷水把小白泼醒。

“给老子说,这墙是黑的还是白的?”大黑气得咬牙切齿。

浑身是伤的小白忍受着伤痛说:“白……白的!”

跳到小白跟前,大黑抓起小白的头向雪白的墙上猛撞:“这墙黑的还是白的?”

“黑……黑……”小白被撞得眼黑了,想说眼黑得分辨不清了,还没说完就头一耷拉,死了。

“哈哈,哈哈……”大黑把小白扔到地上,狂笑不止,“要的就是你把白的说成黑的,早说了还能遭这等罪?”

白胡子老爷爷讲到这里就神情凝重地望着远方叹息。而听到这里,我就呵呵地笑:“大黑这不是颠倒黑白吗?”

笑完,我就问白胡子老爷爷:“大黑是什么啊?小白是什么啊?”

“小白是一棵大白菜;大黑一条黑狼狗。”白胡子老爷爷抚摩着我的头幽幽地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幽默经典》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幽默经典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