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金三角印象


□ 马迎春(回族)

  作者简介:
  马迎春,女,回族,1963年1月15日出生,云南省临沧地区凤庆县人,1982年8月毕业于中央民族学院汉语言文学系,文学学士,历任共青团临沧地委书记,云南省临沧地区行政公署文化局长、副专员,现任云南省临沧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全球各大报刊杂志集中报道炒作很多年的焦点——“金三角”地区,其实是一个辽阔的地理概念,犹如两千多年前匈奴单于廷的领地一样很难说得清楚。“金三角”的实际地域也没有个明确的官方划分,那里是三国交界处,地形复杂,植被茂密的崇山峻岭,热带雨林中各类弯转回曲的小道密布,不太好走但也“条条小路通外边”,将物产运送出去不成问题。反正是见到了土地肥沃盛产长秆罂粟的山间寨子,就是说你已进入了名声大噪的“金三角”地带了。
  有一种被较广泛认同的说法是:“金三角”北起云南省的中缅国界,西到缅甸境内的萨尔温江东岸,南至泰国的清迈、清莱两个府所辖山区,东面直抵老挝原始丛林,面积约为20万平方公里,地球上最大的毒品帝国就曾坐落在这里。由于精制毒品——4号海洛因价格高过黄金,在西欧、北美、甚或亚洲各国拥有广泛又固定的需求市场,不须现代工业的浩大投资和精尖技术就能够获取超乎想像的巨额利润,经过包括联合国缉毒署在内的各国禁毒机构多年的围追堵截,加之几乎全世界新闻媒体的追踪报道炒作,“金三角”恶名远扬,其神秘诡异的诱惑力也勾起了人们一探究竟的热情和好奇心。
  有关“金三角”内容的报刊书籍可谓汗牛充栋,不一而足;在世人眼里,“金三角”是一处同毒品、金钱、罪恶和种种不可思议怪事有密切联系的魔幻之境,令人极度惊恐,却又摆脱不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去看一看的思绪纠缠。
  7月下旬,我随临沧旅游资源考察团赴“金三角”做旅游线路的勘察工作,为期8天;同时,我也从一名旅游者的角度,客观记录了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和由此产生的真切感受。这种走马观花式的匆匆之旅顶多是窥“金三角”全豹之一斑,仅仅是我眼中的“金三角”映像罢了。
  
  第一天
  7月22日 星期四 阴 沧源——邦康 200公里
  
  群山,无尽绵延的翠绿山峦,降雨充沛的葱茏热带雨林掩没了刀耕火种的痕迹,日本产越野汽车在山区弯弯绕绕的“弹石路”上吃力地颠簸着。
  从中国的永和口岸出境,10多分钟就开到了缅甸的勐冒县绍帕区。这里说是一个区,其行政机构也只是沿着公路两侧荒坡搭起的几间简易房子,相当于中国的村公所规模?旁边就是边民互市的小贸易市场;这个居民点的建筑物群落中,只有佤邦联合党名誉总书记赵尼来家的小洋楼很是醒目。这位缅甸联邦佤邦党和政府、军队的创始人已因病退出了政坛,目前在家颐养天年。
  白云飘浮在雄峻的山间,我们的汽车沿山脊上的蜿蜒道路前行,整个上午一路都是海拔1400——1600米的山区公路。当时正值缅北雨季,而这100多公里的缅甸公路却没有一处山体滑坡和塌方的地段,车队行进很是顺畅。这对苦于道路“晴通雨阻”,并对自然地质灾害习以为常的临沧人而言,那可真是值得庆幸的一件大好事呐。究其缘由么,首先归咎于这里人烟稀少,生态植被完好无损;其次嘛,这里沿山梁铺设公路的方法避免了对山体的大面积开凿,不破坏地质结构,省时省力省钱,完全不同于中国境内动用重型工程机械修建的山地高速公路那样造价高昂,当然也跑不了中国动辄上百吨的重载货运卡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