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龙华跳舞的两个原则


□ 邓一光

  邓一光,1956年8月生于重庆市,蒙古族。当过知青,工人,新闻记者,自由写作者。出版有《邓一光文集》(四卷本)、各类文学专著二十余部。中篇小说《父亲是个兵》获首届鲁迅交学奖,长篇小说《我是太阳》入选建国五十周年五十项献礼作品。《我是我的神》获第三届中国出版政府奖。

  FC下班的时候,三色工衣大军潮水般涌出厂门,气势汹汹向环形过街天桥涌来。他精神为之一振。

  这是他一天当中最好的时刻。

  他靠在桥上。这样视野很好。环东二路和油松路在他脚下分道扬镳。有时候他有一种幻觉,如果把两只脚分开,分得很开,要是没有留意,同时也没有定力,说不定人会从当中分开,各自跟着环城二路和油松路去了很远的地方。他拿不准这个,所以一般情况下他比较注意,采取双脚环绕靠在天桥护栏上的站姿。

  轰隆隆的雷鸣声由远而近。他眯缝着眼睛,看潮水般向他漫过来的三色工衣大军。他主要看红色工衣。有时候他会扫一眼蓝色或白色,如果哪个蓝色姑娘的腿比较长,或者白色小伙的个子比较高一点,然后快速收回视线。大多数时候,他看红色的POLO衫。

  其实他根本看不见她。数万名红色POLO,加上数万名蓝色POLO,再加上数万名白色POLO,他们几乎在同一时刻涌出厂门,一部分沿环城二路两端散去,一部分跨上过街天桥。纷乱的脚步声轰然作响,气温立刻上升了好几度。每一次,他的眼睛都会被色彩夸饰的三色工衣刺激得受不了,人被反复淹没在三色工衣的潮水中,因为窒息,咽喉隐隐作痛。

  他像一块不起眼却执拗的礁石,每一次都站在同样的地方。他两只脚环绕着,一只胳膊从扶手上绕下去,抓住冰冷的栅栏,这样就不会被冲离原地。

  和往常一样,这一次也是她先看见他。她挤出人群朝他跑来,脸上带着虚荣满足后的潮红。姐妹们哄笑。她转身冲她们扮鬼脸,吐唾沫。有过两次,他要她别吐唾沫,这样不文明。其实他不在乎这个。他看到她,心里的石头就放下了,重新有了呼吸。

  “录了没有?”她从胸前的褡绊上摘下工牌,问他。

  “日他个先人板板,老子今天被周豁皮整惨了……”前面一个男白色说。

  “没有。”他替她抵挡着人流的冲击,把她拉到身前,护着她。“快了。但今天没有。”

  “还是计划生育证明的事?”她说。

  “我弟弟遭勾了,是板材的一个狐狸精。晚上你们帮我扎场子,把钱要回来……”身后一个女红色说。

  “嗯。”他说,挥手赶开飘来的烟。身边有好几支贪婪的香烟。

  “烂货,娃儿都几岁了,还想母牛吃嫩草……”身后的女蓝色说。

  “王大洪,王大洪,八点半到广场,今天教新舞……”有人在人群中高声喊。

  她又问了一句什么,话被淹没掉。他们不再说话。说也听不见。他牵着她的手,不让她被挤开。他们被人群裹挟着,下了天桥,再挤过人群,回家。他的黑色T恤在铺天盖地的三色工衣中显得很孤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