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千年漫步


□ 白占全

  那道四十里跑马焉

  草原如席,蓝天似盖。到达西华镇高原草甸区时,已是旭日东升。沿途的颠簸早已被放飞的心情冲到了九霄云外。站在山坡,极目四望,山上的草绿得像一张翠绿的地毯,一片片的花点缀其中,那些花朵摇曳在一阵阵的微风里,一群鸟儿呜叫着在草地上空飞翔,远处成群结队的牛羊在那一片片的绿地毯上游荡着。采风团的人们按照各自的兴趣爱好,散布在草地上,尽情享受着无边美景。

  此时的跑马焉,山上的草仍然挂着露水,蹚着野草,露水打湿了裤脚。文学组的二十多名文友沿缓坡而上,草丛中三三两两的牛正在专心地低头吃草,那些黄的、蓝的、紫的、白的不知名的花儿贴地而开,像含羞的少女一样,一脸的羞涩,支起一把把五颜六色的小伞。虽显得有些孱弱,却又格外的耀眼,每朵花大小不一,花瓣各异,有的圆润,有的尖长,掐一朵拿在手里,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缓步走到梁顶,视野更加开阔,跑马焉西半部绿草茵茵,一团团棉花似的蠕动着的绵羊,正在远山的背凹地里挤作一团,山坡下的草地上有几只牛儿在吃草,两只小牛犊,或而依偎在大花牛的身边,或而相傍吃草,大花牛不时回头舔舔小牛,调皮的小牛犊东跑西逛,惹来大花牛一声声的“哞”、“哞”直叫,叫得人揪心,叫得人心动。我们沿山脊而行,山脊宽而平坦,约有百十米的宽度,隔一段为焉,隔小缓坡为馒头式的小山包,浑厚圆润。山脊一望无际,绵延起伏,犹如一条巨龙横卧山头。顺山脊行走不几步,又是一个稍稍隆起的小山包,山包上的野花随风摆动,几头荷兰大黄牛,或横卧山头,或低头吃草,或摆动着尾巴悠闲漫游。我拼命地呼吸着草原的清新空气,吮吸着草地的新鲜和生命。我不由伸出双手,试图接受那优美草地的馈赠,草原的阳光、白云、蓝天,犹如流泻于指尖的细沙,散落于我的每一寸肌肤。我独自躺在山脊上,随手剜了一棵草衔在嘴里,慢慢地嚼着,一股股的清香味在嘴里弥漫,瞬间便流向全身。一些五颜六色吐着芳香的小花簇拥在我的身边,蝴蝶在眼前飞来飞去,蓝天上的白云在悠悠飘过,同伴们《草原牧歌》的声音传人我的耳鼓,我醉心于这美妙的世界,仿佛听到了马儿的奔腾,马蹄撞击地面进出的一串串音符,从耳畔一啸而过,那一串串的浪漫里蕴藏着缠绵的笑声。

  我被同伴的喊声惊醒,猛地站起,同伴已走远。我跑步追上了大家,与导游一同随行,导游告诉我:四十里跑马焉南起胡家沟西峰,北止刘王珲山,长达二十公里,是为十六国时期汉国开国皇帝刘渊练兵的跑马场。这使我想起了刘渊的历史。刘渊,字元海,匈奴人,晋惠帝建武元年,借“八王之乱”之机,发动匈奴起义。以离石为根据地,在左国城建立汉国,公元308年称汉帝,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内迁少数民族在内地建立的国家政权。刘渊起兵后,后来做了后赵皇帝的上党武乡羯人石勒,带着自己的“十八骑”投奔刘渊,在西华镇一带操练兵马,军队很快发展到五万众。

  站在另一个小山包上,眺望四野,仿佛听到那一阵急似一阵的马蹄声,马蹄声急而有序;看到了刘渊、石勒骑着西华镇自产的烈马,披着猩红战袍,长长的皮靴紧束,锃亮的战刀挎在腰间,风鼓起的战袍,像头马的长鬃。指挥台上,刘渊、石勒像一座高大的铁塔,指挥若定;指挥台前的草地上,刀枪剑戟,铺兵摆阵,有条不紊,身穿铠甲训练有素的骑兵列队向前直冲过来。仿佛穿越了时空隧道,来到了战火纷飞的战场,吕梁山上旌旗飘飞,铁骑阵阵,马鸣声声,硝烟滚滚,一群群的骑兵在血腥的厮杀中奔了出来,身后残兵覆车,火光冲天,顿时司马氏政权倾覆。刘渊“与汉约兄弟,忧泰同亡”,起兵仅四年,尽扫上党、太原、河东、平阳等地,便建立帝王之业,在民族融合的历史上树起了一座丰碑。刘渊成功的优势在于吕梁山的乳养,在于这块草地独特的地理风情的滋润,从而造就了融入于汉族北方地区一支强悍的匈奴劲旅,依仗着自己的智慧、勇武和威望,成就了一代霸主帝业。

  一阵淡淡的清香味从郁郁葱葱的松树林里吹来,我想,此时若能骑上骏马,驰骋在这道诱人的四十里跑马场,那该是多么的惬意。

  那片静静的白桦林

  天苍苍,野茫茫。辽阔的原野上一个个的山丘此起彼伏,凉凉的秋风中绿茸茸的草在低吟浅唱,没有马的草地上,偶尔有一群牛羊点缀其中,远处山梁上的树木倔强地伸展枝丫向天空呐喊,无边又极富神韵的画卷里,到处是大自然无与伦比的神来之笔。

  从西华镇四十里跑马焉山脊而下,采风团的全体队员集中在“U”字型的焉里,下一个目的地是白桦林。焉哉的草地早已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被分为两半,东半部分已全部栽植了落叶松树,现在松树早已成林,葱郁茂密。小碗口粗的松树高高矗立,枝叶浓密,像一把撑开的巨伞,顶端尖尖地伸向天空,在总是温馨的绿色山坡上,静穆地指向天空,好像在沉思着什么。在向导的带领下,大家穿松林而入。林中低处的枯枝不时挂着衣服,我们小心翼翼地前行,踩在铺满松针的地上,软绵绵的,就像踩在了金灰色地毯上。从我们行走的感觉看,是在顺坡而下,而且越走越低,脚底下的地上也是湿漉漉的,草也渐增多,秀春的一曲“想亲亲”突然传人大家的耳鼓,清脆的歌声回荡在松林中,勾起了人们的诸多记忆。松林里的光线忽然之间亮了起来,抬头一看,已到松林与白桦林的交叉地带了,再往出走百十步,那一大片的白桦树便展现在眼前。

分享:
 
更多关于“千年漫步”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