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郎朗:千里之行我的故事


□ 郎 朗

  去德国参赛
  
  那是1994年的夏天,我刚到十二岁。
  我在北京的中国国际钢琴比赛上失利后,情绪很低落。但是比赛上的评委对我的评价很高,让我颇受鼓舞。二叔又不失时机地为我鼓气。他对我说:“郎朗,你想想看你过去六个月取得的成绩。你在音乐学院入学考试中拿了第一名,你在全国比赛上又是第一名。这一次比赛,尽管参赛的学生比你大很多,你还是表现得很出色。六个月前没人知道郎朗是谁,如今他们都知道你。”
  因为我在北京的那场比赛中没进入前四名,我无法得到国家公费资助去德国参加比赛。父亲不知疲倦地四处筹钱为我准备旅费。他跟妈妈还有我们家的很多亲戚开了口,对他们斩钉截铁地说,只要能到德国,我就一定能在比赛上拿第一名。
  父亲母亲花了好几个星期才筹到必需的五万块钱,三万块是从亲戚那儿借的,还有两万块是从银行贷的。五万块钱里包括赵教授的旅行费用。父亲觉得如果我的老师跟我一起到德国,在准备比赛的时候继续指导我,我获胜的机会会大一些。
  德国大使馆的签证官审阅了我们递上的材料,说:“你们没有医疗保险,银行里没有存款,没有保险和存款,我们没办法给你或你儿子发签证。”
  父亲问道:“您就不能高抬贵手?我儿子这是要去参加在德国的第四届国际青少年钢琴比赛。”
  “但是他不是代表中国去参赛的,不是吗?如果他是代表中国,我可以考虑省去医疗保险的要求。刚才有两个学生也来办签证,他们拿的是蓝色的因公护照。你们拿的是红色的护照。你儿子为什么不是代表中国去参赛?他是不是不够优秀?”
  父亲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他已经在中国很多重要的比赛上获过奖。”
  签证官又说:“还有一点,你没有工作。我们一般不允许没有职业的外国人进入德国。你为什么没有工作?”
  “我的工作就是帮助我的儿子成为世界上第一名的钢琴家。”
  “那不是一份工作,是不切实际的梦想。”
  父亲仍不罢休:“如果你不让我们去德国,你就会毁掉我们的梦想。”
  父亲的眼里直冒火。我可以感觉到,他是在默默地打主意。我很庆幸他在我身边,帮我克服像这样的障碍。
  我们离开大使馆的时候,父亲对我说:“我会想办法,我们会拿到签证的。”
  就在那时,一名使馆的安全警卫拦住了父亲。他对父亲说:“我无意中听到了你们的谈话。我听出了你们的口音,你们是从东北来的吧?”
  “是啊,我们从沈阳来。”
  那个警卫告诉我们,他来自吉林省东风县,而东风正是我爷爷的老家。父亲一提到爷爷的名字,警卫就记起来了,他从前上的中学就是爷爷的父亲创建的。
  父亲和警卫一下子套上了交情,那个警卫在大使馆里工作很多年了。他知道哪个签证官严一些,哪个签证官松一些。他答应把我们领到一个比较友好的签证官那儿去签证。那个比较好说话的签证官听了我们的陈述,真的就破例给我们发了签证。在机场,走在我前面的就是公费比赛的文和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妇女之友》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妇女之友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