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萧红的悲剧人生和悲剧意识


□ 高彩霞

  “悲剧,是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悲剧呈现的是人与现实环境的不调和、冲突及其结果。大约是中国现代作家处于一个多灾多难的时代使然。萧红生活在内忧外患剧烈的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她的悲剧人生与其作品的悲剧意识是紧密相连的:亦即萧红是从自己的悲剧人生为出发点,去观照普遍人生的悲剧性存在,感悟生命本身具有的终极性特征,从而形成自己独特的悲剧意识和审美特征。而作者不屈服于命运的人生奋斗和理想追求,为现代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和现代知识分子独立人格的奋斗历史涂上了浓重的一笔。
  生命的诞生即是与痛苦相伴的过程。生命正是因为感受了痛苦,也才体验到快乐,痛苦给予生命的进程以力量的滋养。因而,苦难亦是人生的财富。幸也不幸,萧红童年、少年时代寂寞的家庭环境,不仅培养了她文学上的早慧,而且造就了她敏感而早熟的个性心理。萧红生长在东北的一个大家族中,她少时衣食无忧,可以受良好的教育。可这是一个缺乏爱的家庭:母亲的早逝,使父亲的个性变得更为冷酷和暴戾,“偶然打碎了一只杯子,他就要骂到使人发抖的程度。后来就连父亲的眼睛也转了弯,每从他的身边经过,我好像自己的身上生了针刺一样,他斜视着你,他那高傲的眼光从鼻梁经过嘴角而往下流着。”加之继母的冷漠,使萧红年幼的心缺乏爱的情感抚慰。只有年迈的祖父爱怜、保护她,却又常常力不能及。父亲的冷酷,既使萧红的心灵受到终生难以痊愈的伤害,同时也促成了她的反叛个性的形成。萧红第一次与父亲的正面冲突原因是她要到哈尔滨上中学,而父亲不允许。十九岁的时候,祖父去世,少年萧红情感上最后一片栖息的土地消失了。不久,萧红因为拒绝嫁给父亲为其定下的汪家少爷而与家庭决裂,开始了她只身漂泊的艰难人生旅途。从其散文《过夜》中描绘的冻馁相加、雪夜无处投宿的绝望情景,我们不难想见,一个逃出家庭、初入社会的女学生所面对的生存困境。更为不堪的是,萧红以她二十岁的年纪,却已两度遭受异性的欺骗。尤其是后一次,她怀着身孕被抛弃在东兴顺旅馆,因为欠了六百多元的食宿费而被作为人质软禁,几乎被卖到妓院……
  年轻的萧红在她的作品中描绘和涉及了诸多死亡的场景。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死”是被忌讳的一个话题。而对于一个关注和热爱生命的人,他(她)无法不去思考和面对死亡。因为只有懂得死的要义,才能理解生的内涵。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说:“死并非生的对立,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从哲学的意义上讲,生便意味着死;没有死亦无所谓生。人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即注定了要走向死亡,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问题的关键在于,人生,是否实现了它应有的价值;死亡,是否值得或必然发生。萧红为我们描绘了壮烈的死——人为了争得生的权利,不惜自己的生命,即“向生而死”的死亡。这是通过有价值的生命的毁灭让人崇敬、叹惋,来体现其崇高感的悲剧意蕴。在民族灾难面前,刘青山们奋起自救,敢死队的小伙子们的英勇献身;女学生宣传救国,不惜自己年轻的生命;王婆的女儿参加抗日英勇牺牲(小说《生死场》)。陈公公的儿子以修铁路为掩护,一次次弄翻了鬼子装着子弹和食品的列车,被鬼子发现而遭杀害(《旷野的呼喊》)。还有《北中国》中耿大先生的大儿子,放弃优游的少爷生活,只身去千里之外投身抗日,最后战死沙场。对于这些生命的逝去,作者充满了崇敬,她的笔调是深情而遒劲的,其间饱含着慷慨悲壮之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