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同谋


□ 叶 勐

  十年前,蔡国明买了一套房子,终于得以从出租民房里搬出来,一跃成了有房人士。这套房子足有一百平米,平均下来,一个人的单位面积比原来的总和还多,当时蔡国明叉着腰站在偌大的客厅里对妻子说,幸福啊。但是幸福之余,妻子赵小花那边却传来了不太和谐的声音,蔡国明把头转过去问,怎么,你不幸福么?赵小花忙说,幸福,幸福,呜呜呜。蔡国明说,幸福就不要哭嘛。赵小花抹了把眼泪,却还在哭,她想到了她的爸爸妈妈,他们还住在城乡结合部的平房里,没有暖气,没有空调,没有热水,十冬腊月上厕所还要跑到外面,他们辛辛苦苦把他们兄弟姐妹都拉扯大了,到头来自己却还孤零零地住在乡下,他们还没幸福,这让做女儿的怎么好意思幸福。
  呜呜呜……呜呜呜……
  蔡国明大手一挥说,哭什么嘛,接他们过来一起幸福。
  为了幸福,三间卧室分配如下:两位老人住在最里面的一间,八平米,比较清静,离卫生间也近,很适合老年人居住;其次是蔡国明夫妇的房间,十多平米,通着阳台,他在那里养了几盆花和一缸鱼,闲暇时可以坐下来看看书,调节调节情绪,偶尔也能充当一下会客室;剩下的一间给他们的儿子,作为一名小学生,房间除一床、一桌、一椅、一书柜外,便是墙上的一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海报,从画的品相上看,它完全有可能曾一度张贴在妈妈的童年,所不同的是,如今多了一只镜框,以便更好地保留住革命的颜色。应该说,房间的分配是科学的,尤其是两位老人,他们没有因为自己拥有最小的房间而不满,相反他们非常满意,理由是,其他人毕竟都是有事要做的,或者上班,或者上学,只有他们整天待在家里,他们可以在卧室,也可以在客厅或者阳台。甚至可以逗留在另外的两个房间,而其他人,则是很少进出他们的房间的。这样看来,倒是他们对这所房子拥有得更为彻底了。
  当然,两位老人对房子的贡献也是巨大的,一切日常打理维护都几乎由他们来做,在这件事情上,两位老人的分工很明确,老头负责一切小物件的养护维修,比如给合页、锁头上一点油,拧一拧松动的螺丝,给钟表、遥控器更换电池,帮金鱼换水喂食,为花木浇水修枝,另外就是不定时地进行副食品采购。余下的基本上都是老太太的工作,相对而言她的工作要繁琐得多,首先是打扫,每天起床之后必然要从里到外把房间清扫一遍,厨房、卫生间、客厅、阳台,尤其是卧室,几乎是地毯式的,因此这套房子在她眼里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大概也是因为这个缘故,这里这些年也的确没有过什么秘密,内裤,臭袜子,用过的避孕套,要及时清理,这是老蔡的经验。忙完这些,她就要着手准备午饭了,老头则要出去下棋,她在做饭的间隙会看一会儿电视,确实只是一会儿,她的眼镜花了,看不得太久。之后,她也可能出去走走,但决不会太远,遇见邻居,简单地聊上几句,构思下一顿饭的内容。可以说,她是和这套房子最亲近的人,甚至可以说,十年来,她从没离开过。十年啊,这是怎样的一个概念呢?一个婴儿长大了,一个时代过去了,一场战争结束了,一个球队出线了,而对于她,不过是一些灰尘、饭菜和粪便的更替罢了,如此简单,不值一提。
  然而,这个纪录却被一周前的一个电话轻易地中断了,那是一个来自广州的电话,里面的女孩甜腻地喊着妈妈,她说,妈妈,我要结婚了。这是老两口最小的女儿小萍,比赵小花小十岁,老太太最宠她,有一个苹果,至少要掰下一半来给她。小丫头从小就有主意,去北京念大学那年,是她第一次离开家,每个人都高高兴兴,只有老太太皱着眉头,坐在旁边拉着女儿的手掉眼泪,她说,孩子这么小,一个人出去怎么叫人放心呦,搞得大家也不安起来。萍萍说,好吧,那我就不去了,在本地念一个。老太太又慌神了,说,胡说,本地有什么好学校,怎么比得上北京。萍萍说,就是嘛,再说北京这么近,一晃就回来了。可是,一晃,不但没有回来,还越走越远了。如今她要出嫁了,这等大事做父母的怎么能不去呢,但是想想山高路远,他们又发愁了,最后矛盾便集中在萍萍那里,老太太抱怨说,本地的小伙子就没有一个合意的么?就是嫁到北京也好啊,干嘛非要嫁那么远,今后见一面不知道要多难。这个丫蛋,我倒要看看她找的是怎样的一个番邦。对于本次行程,老蔡夫妇是要好好研究一下的,毕竟广州太远了,这对两位老人来说是一个考验。但是一坐下来,他们又发现其实也没什么好想的,方案是既定的,无外乎铁路和航空。于是讨论又落在交通工具上面。老人家是倾向于火车的,在他们的生存经验里没有飞行的概念,他们对此持怀疑态度,但蔡国明夫妇认为,火车太漫长了,几十个小时的颠簸,对身体是一种伤害,当然,软卧是一种选择,但包厢又太封闭了,不利于呼吸,况且就目前的价位看来,基本上和机票相差不多。对于飞机的概念他们是这样解释的,他们说据统计在所有交通工具中,飞机出事故的概率是最低的,也就是说比汽车和火车都要安全的多,但是他们却忽略(隐瞒?)了事故生还的几率。最后,老人们没有主意了,他们觉得很麻烦,他们说算了算了,一切由你们决定吧,并且他们再次埋怨起了小女儿,说她干吗要嫁到广州呢,背井离乡的,又热,讲话也听不懂。最后,老太太说了句“出门实在是太难了”,算是他们本次讨论的成果。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