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同谋


□ 叶 勐

  十年前,蔡国明买了一套房子,终于得以从出租民房里搬出来,一跃成了有房人士。这套房子足有一百平米,平均下来,一个人的单位面积比原来的总和还多,当时蔡国明叉着腰站在偌大的客厅里对妻子说,幸福啊。但是幸福之余,妻子赵小花那边却传来了不太和谐的声音,蔡国明把头转过去问,怎么,你不幸福么?赵小花忙说,幸福,幸福,呜呜呜。蔡国明说,幸福就不要哭嘛。赵小花抹了把眼泪,却还在哭,她想到了她的爸爸妈妈,他们还住在城乡结合部的平房里,没有暖气,没有空调,没有热水,十冬腊月上厕所还要跑到外面,他们辛辛苦苦把他们兄弟姐妹都拉扯大了,到头来自己却还孤零零地住在乡下,他们还没幸福,这让做女儿的怎么好意思幸福。
  呜呜呜……呜呜呜……
  蔡国明大手一挥说,哭什么嘛,接他们过来一起幸福。
  为了幸福,三间卧室分配如下:两位老人住在最里面的一间,八平米,比较清静,离卫生间也近,很适合老年人居住;其次是蔡国明夫妇的房间,十多平米,通着阳台,他在那里养了几盆花和一缸鱼,闲暇时可以坐下来看看书,调节调节情绪,偶尔也能充当一下会客室;剩下的一间给他们的儿子,作为一名小学生,房间除一床、一桌、一椅、一书柜外,便是墙上的一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海报,从画的品相上看,它完全有可能曾一度张贴在妈妈的童年,所不同的是,如今多了一只镜框,以便更好地保留住革命的颜色。应该说,房间的分配是科学的,尤其是两位老人,他们没有因为自己拥有最小的房间而不满,相反他们非常满意,理由是,其他人毕竟都是有事要做的,或者上班,或者上学,只有他们整天待在家里,他们可以在卧室,也可以在客厅或者阳台。甚至可以逗留在另外的两个房间,而其他人,则是很少进出他们的房间的。这样看来,倒是他们对这所房子拥有得更为彻底了。
  当然,两位老人对房子的贡献也是巨大的,一切日常打理维护都几乎由他们来做,在这件事情上,两位老人的分工很明确,老头负责一切小物件的养护维修,比如给合页、锁头上一点油,拧一拧松动的螺丝,给钟表、遥控器更换电池,帮金鱼换水喂食,为花木浇水修枝,另外就是不定时地进行副食品采购。余下的基本上都是老太太的工作,相对而言她的工作要繁琐得多,首先是打扫,每天起床之后必然要从里到外把房间清扫一遍,厨房、卫生间、客厅、阳台,尤其是卧室,几乎是地毯式的,因此这套房子在她眼里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大概也是因为这个缘故,这里这些年也的确没有过什么秘密,内裤,臭袜子,用过的避孕套,要及时清理,这是老蔡的经验。忙完这些,她就要着手准备午饭了,老头则要出去下棋,她在做饭的间隙会看一会儿电视,确实只是一会儿,她的眼镜花了,看不得太久。之后,她也可能出去走走,但决不会太远,遇见邻居,简单地聊上几句,构思下一顿饭的内容。可以说,她是和这套房子最亲近的人,甚至可以说,十年来,她从没离开过。十年啊,这是怎样的一个概念呢?一个婴儿长大了,一个时代过去了,一场战争结束了,一个球队出线了,而对于她,不过是一些灰尘、饭菜和粪便的更替罢了,如此简单,不值一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