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孩小惠


□ 张立欣

  女孩小惠原是一个酒楼的小姐,后来被包工头赵拐子包了,做了包二奶。赵拐子的远房侄子大春是一个粗眉大眼、精明伶俐的小伙子,这个小伙子偷偷地爱上了小惠,小惠也喜欢他,两人终于好上了。这事被赵拐子发现了,从此小惠就生活在地狱里。然而,小说并没有结束,小说结束的时候女孩子小惠不仅成功地逃出了魔掌,而且还把包工头赵拐子送进了监狱。
  女孩小惠,是被包工头赵拐子包了的。
  小惠原在酒楼做事,但不是当服务员,而是陪客人吃喝唱跳。偶尔,也谈好价陪睡。赵拐子常来酒楼。小惠陪过他几次酒,两人就熟了。
  一天晚上,赵拐子在酒楼请客,不等喝到末尾就多了,在包间里大吐不止。客人们都跑了,没有人留下照顾他。小惠闻讯赶来,扶持他喝汤喝水,洗涮弄脏的衣服,一直忙到半夜。赵拐子深受感动,征求过小惠意见,去小旅馆开了间房。俩人在里边说了不少心贴心的话,也做了男女之间的事。事毕,赵拐子亲吻着小惠光滑的胴体说,去我那吧,我养着你。小惠说,让我想想。赵拐子说,明天给我信。小惠说,行。第二天中午,小惠让赵拐子开来桑塔纳,把自己接走了。赵拐子在某小区有套房。
  赵拐子三十多岁,个头粗矮,童年时小儿麻痹落下残疾,走路一瘸一拐的,人们就送了这个绰号。小惠不在乎他拐不拐,感觉只为他一人服务,就有吃有喝,挺好。况且,赵拐子每月还给她两千块钱,说是包她的工资,小惠更没有说的了。只是偶尔想起赵拐子的老婆孩子,才涌出一丝不快。
  赵拐子的老婆孩子,没有搬进城里,仍在乡下老家居住。每隔十天半月,他都要回乡下走一趟。他的两个儿子,大的十来岁,小的四、五岁,生得虎头虎脑,顽皮好动,赵拐子几天不见他们,就想得慌。赵拐子的老婆,是典型的乡下女人,皮肤粗糙,腰粗腿壮,来了生人,只是一味傻笑,连句像样的话都不会说。尽管如此,赵拐子并不怠慢她,行房时板是板眼是眼,次次弄得她嗷嗷怪叫。
  赵拐子每次回乡下,小惠心里都别扭。尽管包她前,赵拐子并未隐瞒乡下的一切,也没有许诺甩掉老婆娶她。然而面对赵拐子一心二用,小惠还是不能从容对待。于是,赵拐子一走,小惠就懒散地趿拉着鞋,在各个房间乱转。或是独自喝酒,不喝醉不罢休。有时也偷偷摔值钱不值钱的东西,眼看着一只青花大瓶或是玻璃杯子在自己手上被毁,才能找到几分安慰。
  赵拐子回来,小惠就不敢这么做了,殷勤地替他洗洗涮涮,烧茶做饭,像老婆伺候丈夫那样细心周到。但赵拐子还是能从她眉宇间看出名堂,免不了半埋怨半体贴地说,瞅瞅,我不过回去几天,你就霜打了似的,这怎么行……赵拐子这么一说,小惠的心就融化了。她感觉赵拐子的确也不错,金的银的给她买,穿的用的任她花,她还能指望赵拐子怎样?
  想是想通了。只是做爱时,一想起赵拐子的乡下老婆,小惠就身不由己变成了木头。赵拐子折腾半天,得不到满足,往往嘿嘿干笑着说,死肉似的,一点意思都没有。早知这样,还不如找只鸡……......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