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孩小惠


□ 张立欣

  女孩小惠原是一个酒楼的小姐,后来被包工头赵拐子包了,做了包二奶。赵拐子的远房侄子大春是一个粗眉大眼、精明伶俐的小伙子,这个小伙子偷偷地爱上了小惠,小惠也喜欢他,两人终于好上了。这事被赵拐子发现了,从此小惠就生活在地狱里。然而,小说并没有结束,小说结束的时候女孩子小惠不仅成功地逃出了魔掌,而且还把包工头赵拐子送进了监狱。
  女孩小惠,是被包工头赵拐子包了的。
  小惠原在酒楼做事,但不是当服务员,而是陪客人吃喝唱跳。偶尔,也谈好价陪睡。赵拐子常来酒楼。小惠陪过他几次酒,两人就熟了。
  一天晚上,赵拐子在酒楼请客,不等喝到末尾就多了,在包间里大吐不止。客人们都跑了,没有人留下照顾他。小惠闻讯赶来,扶持他喝汤喝水,洗涮弄脏的衣服,一直忙到半夜。赵拐子深受感动,征求过小惠意见,去小旅馆开了间房。俩人在里边说了不少心贴心的话,也做了男女之间的事。事毕,赵拐子亲吻着小惠光滑的胴体说,去我那吧,我养着你。小惠说,让我想想。赵拐子说,明天给我信。小惠说,行。第二天中午,小惠让赵拐子开来桑塔纳,把自己接走了。赵拐子在某小区有套房。
  赵拐子三十多岁,个头粗矮,童年时小儿麻痹落下残疾,走路一瘸一拐的,人们就送了这个绰号。小惠不在乎他拐不拐,感觉只为他一人服务,就有吃有喝,挺好。况且,赵拐子每月还给她两千块钱,说是包她的工资,小惠更没有说的了。只是偶尔想起赵拐子的老婆孩子,才涌出一丝不快。
  赵拐子的老婆孩子,没有搬进城里,仍在乡下老家居住。每隔十天半月,他都要回乡下走一趟。他的两个儿子,大的十来岁,小的四、五岁,生得虎头虎脑,顽皮好动,赵拐子几天不见他们,就想得慌。赵拐子的老婆,是典型的乡下女人,皮肤粗糙,腰粗腿壮,来了生人,只是一味傻笑,连句像样的话都不会说。尽管如此,赵拐子并不怠慢她,行房时板是板眼是眼,次次弄得她嗷嗷怪叫。
  赵拐子每次回乡下,小惠心里都别扭。尽管包她前,赵拐子并未隐瞒乡下的一切,也没有许诺甩掉老婆娶她。然而面对赵拐子一心二用,小惠还是不能从容对待。于是,赵拐子一走,小惠就懒散地趿拉着鞋,在各个房间乱转。或是独自喝酒,不喝醉不罢休。有时也偷偷摔值钱不值钱的东西,眼看着一只青花大瓶或是玻璃杯子在自己手上被毁,才能找到几分安慰。
  赵拐子回来,小惠就不敢这么做了,殷勤地替他洗洗涮涮,烧茶做饭,像老婆伺候丈夫那样细心周到。但赵拐子还是能从她眉宇间看出名堂,免不了半埋怨半体贴地说,瞅瞅,我不过回去几天,你就霜打了似的,这怎么行……赵拐子这么一说,小惠的心就融化了。她感觉赵拐子的确也不错,金的银的给她买,穿的用的任她花,她还能指望赵拐子怎样?
  想是想通了。只是做爱时,一想起赵拐子的乡下老婆,小惠就身不由己变成了木头。赵拐子折腾半天,得不到满足,往往嘿嘿干笑着说,死肉似的,一点意思都没有。早知这样,还不如找只鸡……
  赵拐子远房侄子大春,在赵拐子包工队里当会计。
  大春高中毕业,生得粗眉大眼,精明伶俐。赵拐子喜欢他,常把他叫到家里,让小惠弄上几样菜,爷俩脸对脸喝酒。虽然差着辈分,大春在赵拐子面前并不拘束,总是跟他讲些队里的稀罕事,哪个壮汉半夜三更打熬不住,光着屁股自渎,呲得床上粘腥一片。那个小抠吝啬之极,买了红枣蹲在厕所里独吞,发现有人来,不敢吐核,强咽下去扎破了嗓子眼。哪个懒蛋只想待着不爱干活,专拣工作时间抽烟喝水……
  赵拐子愿意听大春胡诌,这不仅能让他乐一乐,还能让他及时掌握民工们的情况。做为老板,他需要掌握这些,以决定对他们的态度。由此形成的规律是,只要大春一去赵拐子家,就有人受表扬或遭训斥,甚至被逐出包工队。民工们恨得牙根疼,都说大春是特务,可对这个特务又没有办法。
  大春对小惠十分客气,虽然年纪相仿,却称呼她婶子。小惠听不惯,不让这么叫。大春说,萝卜虽小长在辈上,谁让你是我叔媳妇呢。赵拐子也在一旁帮腔,说就是,就是。小惠很感动,尤其是看着大春抡着有力的粗胳膊谈笑,就有些喜欢这个年轻人。只要他一来,就换上鲜亮衣裳,情绪饱满地进进出出,炒炒做做。如果几天不来,心里就像长了草,常常无缘无故跑到楼下张望,或是坐在靠门口的沙发上,竖起耳朵听,看有没有上楼的。大春脚特重,上楼如砸夯,震得人心跳。有时忍不住了,也提醒赵拐子,说民工食堂伙食差,该把大春找来解解馋。赵拐子也支持,连说对对对,这小子有日子没来了。
  大春能感到小惠的热情。每次来了,都表现得幽默滑稽。手脚也勤快,不是帮助小惠洗菜烧饭,就是打扫卫生,还躲到一边深情地注视她。一次,小惠炒菜不小心被热油烫了手,疼得吱呀乱叫,大春就轻轻薅住她的手,往水龙头上冲。那天赵拐子有事回家晚,两人紧挨着挤在水池边,彼此感觉都很美妙。吃过饭,大春回到住处,很久没有入睡。他眼前总是浮现出小惠的窈窕身影和银盘似的脸。躺在硬硬的板床上,他咂着嘴想,叔叔真他妈有艳福,弄了这么个尤物。自己啥时候才能享受享受她?他不认为这想法有何不妥。在他眼里,小惠始终是个三陪小姐,尽管他始终喊她婶子。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