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晚钟


□ 薛原

  天刚亮周辰便穿衣起床,洗漱,简单地吃过早餐后匆匆下楼。他心里想着早点去局里取回体检报告,然后去老年大学上课。昨夜的一场春雨让早晨的小区晨雾薄笼,春光明媚,周辰边走边瞧着这雨后的春色,心里无比畅快。但过了花园上台阶时脚下却绊了一下。他踉踉跄跄地站稳,杵在那儿瞅着脚下,刚才明明感觉把脚抬到了迈上石阶的高度,怎么这脚就抬低了呢?这让他刚刚还感到畅快的心情突然便黯淡下来,望着花园边上那些一岁一枯荣的花木,蓦然间就有了几分伤感。

  局里每年春季组织退休干部体检,体检报告第三天统一到局总务处领取。上周五,周辰原本就该去局里取体检报告,可偏偏那天上午老年大学写作班请了著名作家讲课,他舍不得漏掉,就没去。周辰退休后闲来无事,竟然对文学写作产生了兴趣,报名参加了老年大学写作班。一堂课下来,大家嘴里啧啧有声,不愧是名家,讲得生动形象、诙谐幽默。中午下课后,几个老学友又约着去酒馆小酌几杯,边喝边聊,待他身体摇晃着走出酒馆,天色已像他们这帮白发苍苍的老人样逼近黄昏。

  周辰来得早,总务处锁着门,他便坐在了走廊的长椅上。总务处的隋处长来了,隔老远便跟周辰打招乎,周处来得早啊。周辰摆手说,还周处呢,还是叫我老周吧。俩人说笑着进了门,隋处长拿过夹着体捡报告的夹子放到桌上。夹子里还有十几份没取走的报告。周辰翻了几遍没看到自己的。问隋处长,怎么不见我那份啊?隋处长一怔,说,您老再好好找找,如果没有,恐怕就留在医院里了。周辰的手在夹子上停顿了几秒钟,旋即快速地又翻了一遍。确定夹子里没有自己的那份体检报告后,手一松,夹子掉在了地上,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了他。去年,老处长也是在这里没有找到自己的体检报告,去医院便被告知要家属来。后来老处长住进医院仅半年人便没了。

  走在去医院的路上,周辰的脖子突然一阵阵疼起来。一个月前,他左侧颈部隆起个米粒大的疙瘩,不痛不痒的就没在意。真是怪了,现在怎么一下子就感觉疼痛难忍了呢?周辰边走边犯着猜疑,到底什么病?绝症?猜疑这东西确实很可怕,一旦有了,神经像紧绷的弦再也不肯放松。

  到了医院,周辰去问询处问护士,哪里取体检报告,护士指向二楼外科门诊。从询问处到二楼外科门诊只几步路,周辰却像爬了一座山一样疲惫。坐在门外候诊的塑料椅上,不住地喘着气。同时,他心里也有点发怵,想赶紧知道结果,又害怕知道结果。但后来他还是走进了诊室,在医生对面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大夫,我来取我的体检报告。周辰对坐在对面的中年医生说。

  什么名?

  周辰。

  中年医生找出了周辰的体检报告,细细地看了一遍,侧脸笑着问,老先生,家属没陪你来?周辰心底一颤。中年医生摘下眼镜,一边用眼镜布慢悠悠地擦着,一边又说,年纪大了最好让家属陪着到医院来。

  周辰说,家里就我一个人,老伴去世了,女儿在国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