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浚县泥咕咕形象艺术特征考释


□ 马 刚

内容摘要:浚县“泥咕咕”是汉代雕刻艺术的延续和发展,它同社会生活有着密切的联系,具有非常鲜明的地方特色,生动的故事内容反映了中原地区朴实的民俗文化。
关键词:泥咕咕人物审美

在河南浚县,每年农历正月十五和七月十五都会举行盛大的传统庙会,卖泥咕咕的摊位布满了大街小巷,花花绿绿的泥咕咕吸引了前来购买的商人和村民,特别是妇女们往往会整篮地购买泥玩具。她们在回家的路上必然会遇到索讨玩具的孩子们。他们尾追着,并且唱着顺口溜:“给个咕咕鸡儿,生儿又生孙儿。”“咕咕鸡”是一种可以吹响的泥哨。在众多的泥咕咕造型中,人物形象的刻画最为精彩,媳妇们便将玩具分送给孩子们,或是大把地“撒”出去。沿途响起哨声和欢笑声,此起彼落,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

一、从泥咕咕形象透射出隋代现实生活和意识形态
浚县泥咕咕的历史很早,传说隋末农民起义军首领李密,曾与隋军会战浚县,双方战斗十分激烈,将士死亡惨重,军中有会做泥塑的艺人使用一些“骑马人”悼念在战场上牺牲的将士。政治的混乱、战争的频繁,使隋代社会生活动荡不安。在浚县泥咕咕中表现的形象多为瓦岗寨英雄,如秦琼,双手托着美髯 ,表情沉着稳重,具有大将风度;程咬金,右手握剑,左手捋着胡须,一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形象;徐茂公,手拿拂尘,双眉微皱,似乎在运筹军机大事。从人物比例到表情,通过动作去挖掘主体人物形象,是浚县泥咕咕最常用的方法。不同人物形象的刻画,体现了隋代人物的个性和特征。同时,也反映了隋代动荡不安的社会状况。
河南豫北地区是保留泥咕咕最多的一个区域,浚县泥咕咕艺术比较完整。它涉及的题材广泛,涵盖了社会的各个方面,包括政治、经济、文化艺术、民风民俗、神话故事等,是一部珍贵的古代实物图像史料。浚县泥咕咕是作为玩具出现的,然而其又构成了一个独立有序、内容丰富、形式完美的艺术系统,同时也具有深度的民族、民俗文化内涵。

二、注重“形神兼备”的结合
浚县泥咕咕和同出一省的淮阳泥人造型比较,应属两种截然不同的造型风格。淮阳泥人造型趋于抽象,风格古拙、怪诞而神秘,浚县泥咕咕造型应归于写实型,其风格豪放、热烈而亲和。在全国众多的写实造型的泥塑玩具当中,浚县泥咕咕是最为大气的一种,造型手法上有不少令人叫绝之处。
浚县泥咕咕形象艺术特征考释图片1“骑马人”泥咕咕
浚县泥咕咕泥塑造型的特点表现在大胆夸张、造型整体、任意取舍、略貌取神等方面。最能体现泥咕咕风格特点的当属“骑马人”的造型,艺人突出表现战马的雄壮,马的颈部被夸张得特别宽大,马头高昂、威武有力。而马的四肢被省略得特别短,显得整体而稳实,马鬃和马尾都处理得很短,造型类似唐代的战马。骑马人物突出头部,只捏出一个直立的身躯,手脚全部被省略了,人体向后倾斜,表现出骑马人的威武和豪气。再如,在其他人物形象塑造上有不少身着彩装的男女娃娃,都是重点表现头部、手、脚等,结构浑然一体,面容亲和、憨态可掬,略貌取神,表现出浓郁的中原乡土生活气息。
再如塑造《三国演义》中刘备、关羽、张飞三人:刘备骑高头大马,一副胸有谋略之态;关羽手握大刀显得忠心耿耿;张飞拿矛而带怒色,显出易怒暴躁的性格。这种有意识的处理突出了每个人不同的形态和神情,把精彩的历史瞬间用艺术手法加以夸大和渲染,使人物的性格表现更加亲切和生动。
麒麟送子”是一组优美的泥塑作品。儿童的天真可爱,与麒麟的威猛无比形成人和兽、弱与强的对比,从而达到以形传神,形象简单而又神态生动的效果,增强了艺术的感染力。
浚县泥咕咕,形简意到,无细节的刻意塑造,无严格的结构比例,形状其外、意居其中,如不同阶层、身份之人物刻画:文者形象端庄而静,显文雅之风;武者其形神伸张而动,露威武阳刚之气;官者则正襟危坐,显出高高在上之威严;农家娃娃欢快的笑容则体现质朴祥和的一面。不同形象的差别,表现了各自不同神韵的品质。在艺术手法方面,泥咕咕所表现出的粗犷雄劲、手法洗练、古朴豪放、神形兼备等特征,充分显示了其独特的艺术魅力。

三、明快艳丽的色彩造型
浚县泥咕咕在色彩造型方面表现得大方、概括、洒脱、随意。从敷彩效果上看,既保留着中国的传统风格,显得古拙而沉稳,又表现出鲜明的现代感,即色彩斑斓、对比强烈和局部纹样的符号化。浚县泥沽沽的敷彩纹样中,除了人物面部和动物的头部之外,几乎是清一色的花草纹。一部分花草纹样极具传统特色,如古代骑兵皮革水袋演变成的泥咕咕,上面装饰的花草纹即是这一风格的代表。在泥塑人物的“开脸”上,艺人们借鉴了传统木版年画的特点,采用白底粉面,细细的长线勾勒眉眼和鼻子,嘴用大红点缀,颇似中国古典戏剧的“开脸”,洋溢着强烈的传统风貌。浚县泥咕咕几乎全部采用黑色作底色,在黑衣上饰以白粉、大红、大绿、中黄、鲜蓝,五色斑斓、鲜艳强烈,给人以极强的视觉效果。由于艺人常年累月、熟练自如地操作,其手法极其轻松洒脱,线条的粗、细、强、弱、缓、急、轻、重,已达到游刃有余的地步。因为彩绘工具是毛笔,其风格与中国画大写意如出一辙,随处可见艺人们的“大手笔”。由于泥娃娃制作量大,加之赶庙会的迫切性,艺人在敷彩上表现出较大的随意性,不少纹样已形成程式与套路,成为“符号化”语言,似是而非、几近抽象。这类抽象、粗犷的纹样符号在黑底上格外醒目,甚至给人一种强烈的现代意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