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余光中为当代华语散文贡献了什么?


□ 古 耜


余光中的文学世界以诗歌、散文、评论和翻译为四度空间,其中被作家自己称之为“左手的缪思”的散文,同“右手”所写的诗歌一样,早已远播海内外。围绕余光中的散文创作,不少作家、学者、评论家纷纷泚笔为文,或选择某篇佳作进行审美体味,或针对某种优长展开艺术分析,或采撷特定的主题深入阐释,或抓住突出的个性纵横对比……应当承认,所有这些都从不同的层面或角度,走进或走近了余光中的散文天地,为读者在这个天地里撷英咀华,架设了路标和指南。然而,所有这些都还只是局部的、具体的和细微的艺术探照,它们仿佛忽略了一种更为宏观、更为概括,同时也更为提纲挈领的审美追询:余光中的散文创作为整个当代华语散文究竟贡献了什么?而这一点对于文坛和读者全面、准确地理解和评价余光中散文,进而以其为资源和借鉴,推动华语散文在新世纪的繁荣发展,无疑有着重要的和根本的意义。正因为如此,笔者不揣浅陋,拟就余光中对华语散文写作的独特贡献,谈几点意见。
亦中亦西,中西兼容,以中为本,西为中用,努力建构中文散文写作的新形态和新秩序,这是余光中为当代华语散文所做的贡献之一。
自“五四”新文化运动迄今,几代中国散文家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无法回避的问题,这就是:如何在中西文化的撞击与交汇中,选择自己的立足点。在这方面,中国散文家固然拥有鲁迅“拿来主义”、毛泽东“洋为中用”这样高屋建瓴而又卓越不凡的观念倡导,但是就理论与实践相整合的层面而言,却分明于鲁迅之外,缺乏更多的、足够的具有典范意义的成功例证。之所以如此,或许有多种多样的原因,但其中最主要、最根本的一条,恐怕还是社会历史条件的限制。试想,在西潮涌动、国门大开的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中国散文家面对既要“砸烂孔家店”,又要重铸民族自信心既要呼唤“德先生”、 “赛先生”,又要抗议帝国主义歧视与欺凌的多重声音和畸形语境,要想做到科学辩证地评价和取舍中西文化,进而建立自己创作的正确支点,是非常困难的。相反,对中西文化双向的矫枉过正,倒显得可以理解。接下来,二十世纪三十至七十年代,几次战争的爆发和战争之后国际力量的严重对立,以及整个政治气氛的逐渐左转,导致了中国散文家大都情绪化地偏爱民族文化,同时在一定程度上盲目排拒外国文化,尤其是西方文化,这给散文领域中西文化的撞击与交汇造成了曲折和变形,散文家的文化比较与取舍亦随之失去了前提。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降,改革开放的国策使中西文化的撞击再度成为历史的重要内容,然而,从文化断层中成长起来的新一代散文家,却一时无力真正走进中国和西方文化的殿堂,因此也就谈不上自觉的对比、扬弃与整合。而此后不久骤然升起的物质主义、技术主义和消费主义大潮,又给中国散文界注入了大面积的浮躁、浅薄和功利之气,它更是无形中影响和妨碍了当代散文家精心细致的中西文化学习和选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Tags:余光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