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邮差的扬声器(短篇小说)


□ 王明明

  这一次,邮差马达把那一袋没投递完的信带回了家。

  这不符合马达的做事风格,但他顾不了那么多了,因为今天他要给云娘过生日。要给云娘过生日的马达在信件投递到一半的时候和—个少妇吵了一架。原本这样的事不该发生,要知道马达干投递这行已经十五年了。十五年来,他从未出现过信件投递差错或者与客户发生争执的情况,相反,马达的老实巴交在工友和同行中间是出了名的。他获过省劳模,还上过报纸。

  然而,马达却始终骄傲不起来。他像一只呆头呆脑的蚂蚁,在自己的岗位、自己的世界里蠕行着。记得一年前行业报的记者采访他,找到了他所在邮政局的最高领导伍局长。伍局长竟然不知道记者所要找的马达是何人,记者无奈地提醒伍局长,就是几年前获过一次省劳模的投递班投递员马达。伍局长—拍脑门,噢,是那小子啊!傻里傻气、呆头呆脑的,脑子跟缺……话一出口,伍局长似乎觉得不妥,顺嘴做了个补充,投递员都是招聘工,像他这样的非正式工太多了,一时没记住,不好意思哈!况且,他获省劳模都好几年了,那会儿我还在作主任。真不好意思!

  饭桌上,记者替马达着急,使眼色要他给伍局长敬酒。喝得醉醺醺的马达端着酒杯不知道如何开口,晃啊晃的,就不小心把酒弄翻在桌,溅了伍局长一身。记者婉转地建议伍局长,像马达这样的优秀人才,家庭条件又不好,局里应重视起来,给予提携。伍局长满口打着官腔。几年过去了,马达还是马达。

  虽说马达没有“劳模”的优越感,但他却一直以“劳模”的标准要求自己、鞭策自己,做好每一件事。可是今天,大概是自己太着急了吧,临出发之前就没来得及把那封已经张了口的信重新粘好。说来也奇怪,那封从沿海某城市寄来的信怎么才跨越了—个省份就开了口。实在是太不禁折腾了。有一瞬,马达想着要把它重新粘死,但他看了看表,想着下了班要去取一周前给云娘订的生日蛋糕,就心急火燎地出发了。

  他正要把那封信往信箱里塞,刚巧碰见信的女主人。高挑的女人像根长了三十年却还没长成的竹子,撑着—件粉红碎花的睡衣,看见马达不管三七二十—便问,你怎么拆了我的信?

  马达感到她明显不友好的语气,本应有的礼貌就被瞬间取代了。他冷冰冰地说,不是我拆的,小姐,到我手里的时候就这样。

  女人“噢”了一声,苍白的脸变成了一只陀螺。陀螺嘴不满地挤出几个字,下次注意点儿。

  真的不是我。不知怎么,马达竟有些急。

  我又没说是你,那么大声干吗?女人瞥了一眼马达油乎乎的工作服,乡巴佬!

  马达忍下一口气,请你尊重我,尊重我的工作!

  我怎么不尊重你工作了?你还好意思谈尊重?你尊重我了吗?怎么我的信就变成这样了?你给个解释!我不告你算便宜你了!女人得理不让,步步紧逼。

  马达本想与她理论,但这事儿也实在怪自己没理,只好强颜欢笑忍下这口气。他一边埋怨自己怎么出来之前就没帮她粘好呢?但他随即又想,遇见这么个主儿,真要粘了,会不会被她发现胶水是新的而故意找茬?马达看了下表,赶紧蹬上车子走开了。他感到背后那双鄙夷的眼睛盯了他许久,隐约听见那女人一直骂骂咧咧地持续了好一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