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村大爷


□ 邓九刚

  1
  
  六十九年前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与我们这篇小说的主人公许福祥有关。这一夜,许福祥将做出惊人壮举,大大改变他在许家夭村民眼中的大烟鬼形象,并使他那染上了红色色彩的名字一夜之间传遍八百里苍龙山区,进而在若干年后名扬天下。
  不过,此刻许福祥对即将发生的事并不知晓也无预感,只是影伴孤灯,在香喷喷地抽大烟,陶醉在那香烟毒物之中,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不入心。一间破泥屋地上什么摆设都没有,一盘大炕上大部裸露,只有他身下铺着一块羊毛条毡。一进门的地方是一个土坯砌成的大灶,上置一只七筲大锅,锅是冷的,灶是凉的。这一切都笼罩在蓝色的烟灯灯光之中,透着败落、穷困与凄凉,使你无法想象这会是苍龙山拥有上千顷土地和成群的牲畜的大地主许福安家公子的窝。重要的是我们的主人公自己并不这样认为,在许福祥看来,什么房屋田地金银财宝,统统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不必看重。许福祥不看重房屋田产金银财宝,他看重什么呢?他看重抽大烟。就像现在这样,在吱吱咝咝地吞吸过程中获得一种成仙入化的美妙感觉,他认为这才是真人生真享受。如此这般,短短几年间,他便将父亲留给他的上百顷土地、三处院宅、八头骡子、十二头毛驴和二十头耕牛,一点点都化作香喷喷的烟雾吸进肚子里去了,抽得只剩下了最后一头耕牛。
  那时节日本人就在山下不到十里的苍龙县城驻扎着,只要日本人一出动,顺着山沟往山里开,三个小时就到许家夭。许家夭是进苍龙山的第一站。
  顺着苍龙山的南麓铺着一条铁路,火车鸣叫着在铁道上日夜不停地跑来跑去。往西去的火车上拉的是日本人的军火,往东去的火车上装的全都是日本人在中国土地上抢来的煤、铁矿等各种物资。省城就在苍龙县以东二百里的地方,那里驻扎的日本人更多,常常有满列车的日本兵从省城的方向开过来。
  时不时的,往往是在夜里,那繁忙的铁路上就会骤然发出艳红的火光,随着就是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轻则铁路炸断,重则火车倾翻。日本人气得嗷嗷乱叫,找那爆破的人,硬是连鬼影也摸不着。日本人知道这些事都是八路军游击队干的,但就是抓不住。八路军游击队在哪儿?就在这苍龙山上!苍龙山东西八百里南北五十里,山路险林子密,你知道八路军游击队藏在哪一条旮旯哪一片林子哪一个山洞里?八路军游击队钻进大山里就像鱼儿跃进了大海鸟儿飞入了森林,鬼子连个人毛也摸不着。再说驻在苍龙县那百十来个小鬼子,也不敢贸然深入到莽莽苍苍的苍龙山腹地。黑夜里八路军游击队炸了铁路,天放亮了鬼子才敢出来追赶,顺着山沟摸摸索索走一上午,来到许家夭就再不敢前进,随便抓几个男人当作八路军游击队带走,放火烧几座房子,抢走些牛马牲畜,不等天黑就急急忙忙撤到山外去。就这样也常在撤退的路上遭到八路军游击队的袭击。吃亏多了日本人就不肯甘心,由省城司令部直接指挥,调动了三个整编师再加上伪军总共两万的兵力对苍龙山的八路军根据地进行铁壁合围。他们见人就杀见房就烧,终于在鸡鸣岭与八路军的一支小部队相遇。两军对垒展开激战,鸡鸣岭一带枪炮声翻江倒海般折腾了整整一天一夜,直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尸横遍野,未能分出胜负。这是后来的事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