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印象.没有记忆却有乡愁


□ 唐小林


何大革是宁静的,如果你不注意他那双神采闪烁,偶尔飘过一丝善意嘲讽的眼睛的话。问题是,你不可能不注意到,他的眉毛太浓,以至于仿佛隐含几分“杀气”。一位中文系老师说,你没见过普希金,见见何大草就是了。我当初不信,后来一想到他的眉毛和挺直的鼻梁,就信了。但是还是想象不到,为了情人,像普希金的何大草,将怎样与情敌决斗?因为我实在想象不出他握刀和提枪的姿势。
去年夏天,何大草去过俄罗斯,但他没有谈起普希金,只是提到他面对列夫·托尔斯泰墓地时内心的巨大震撼,以及对神奇的大草原、迷魅一般的白桦林和正在沉没的俄罗斯巨舰的唏嘘和慨叹。
我始终怀疑何大草是一头下山的猛狮,潜卧于成都东郊狮子山浅丘一带的丛林中。夜行的火车从这片丛林里穿过,发出阵阵狮吼。可惜在这之前,也就是对35岁以前的何大草,我一无所知。何大草35岁,或者是 36岁那年,我才认识他,不过那时,他常常是从某座教学楼或某个林阴道高高挑挑地走来,面容已经非常沉静了。因为那时他已在四川师大的中文系,当写作教师了。
据何大草说,他是四川阆中人,那是演绎过三国故事的地方,坡坡坎坎都是文化铸成。关于阆中他没有记忆,却有乡愁。他出生在成都。只是血缘的根牵连着阆中。但是阆中让他兴奋。仅有三次的回家,被他反复叙述得婉转迷离,似真似幻。他说,那里的雨迷迷蒙蒙的‘片,山路弯弯,从古县城出发,脚走在烂泥里两三个小时,才能依稀看见山峦深处里的那个家。
寻家的路难行。可何大草偏要寻找。他最初登上文坛的那组新历史小说,就是在寻家,为人类寻找家园。人类始祖伊甸园内犯罪被逐出,从此就成了大地上的异乡客,回家的企图一天也没有停止,哪怕是进入今天这样一个被海德格尔叙述成诸神离去的世界黑夜时代,我们仍然能听见寻路回家者的怦怦心跳。这种心跳在何大草发表于90年代中期的中篇小说《衣冠似雪》中尤为强烈。这是荆轲刺秦王的古老故事,却有了一个全新的结局:荆轲呈现给秦王的,不是匕首而是秦王枕下的竹剑。荆轲只想以此向不可一世的秦王证明:我随时可以杀掉你。但最终,荆轲从容地让秦王的剑尖,刺破了他的白衣白袍,直至插进他的胸膛。这样一个出人意料的结局,使当时的评论家不知所措,直到多年以后,当著名电影导演张艺谋在同样的故事中,以几乎同样的方式来处理《英雄》的结局的时候,人们才对其中的寓意若有所悟。不过那时,溢美之词全部绐了那部只有斑驳色彩而内容贫乏苍白的影片。而我们的何大草,准确地说,是何大草的朋友们只有无声地报怨,甚至不知道该报怨什么。
从这里你已经看到,比起并非平庸的艺术家,何大草也是具有超越性的。他的超越性来源于对人性的穿透。在这一点上他的聪明是常人难以企及的。哦,忘了说了。何大草是79级四川大学历史系毕业的。他对历史有一种入肌入髓的爱恋。当他抚摸着那些发黄的历史册页,或者明清一代的青花陶瓷的时候,他说,历史裹挟风云立即在他眼前涌现。正是这种深厚的历史积淀和过人的历史想象,使暧昧不清、深不可测的人性露出几丝狞笑,被他敏锐地捕捉,而铺衍成小说。2000年出版的长篇小说《午门的暧昧》,以后发表的《李将军》、《一日长于百年》等中短篇小说,都是这方面的佳作。在《午门的暧昧》中,他以崇祯皇帝的神秘失踪,大明江山的瞬间倾圮为悬念,将挣扎于权力之巅、欲望之巅和暴力之巅的人性,展现得淋漓尽致,终了,却几乎抵达了“空”的境界。已无缚鸡之力,面临大兵压境,命悬一线的崇祯,居然是一份“人闲桂花落”的心境。在那以后的当代小说中,还很少看到在不到15万的文字中容纳了如此巨大的人性含量。
何大草渴望漂流。这已经成了他的一个心结。他对自己滞留成都不满。他总是说,写完一部小说后,就想沿着一条河流——直往前走。据说,当记者的时候他去过老山前线,蹲过坑道;后来还沿着丝绸之路采访过。再后来,他又和朋友驾车翻越秦岭去了西安,膛过金沙江去了云南丽江。去年又到了西藏,在那里被异域风情撩拨得陶醉得乐不思蜀。不知是不是渴望漂流的心性带来何大草创作风格的不断变迁? 2003年,何大草突然推出让朋友们人为惊讶的作品——长篇小说《刀子和刀子》。这是—部写中学生的现实小说。—个曾经长期沉浸于历史的作家,竟然把一个中学生的生活世界、情感世界写得如此惊心动魄,是我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的。而他的意义更在于以童年的视野展现了背后的成人世界。在这一点上,不少人把它说成是中国的《麦田里的守望者》是不公平的。他仍然企图换个方式穿透人性,而其所达到的深度同样需要细心审理。
当何大草的笔触及到苦难的时候,我被深深打动了。他的短篇小说《白胭脂》,可以说将成为21世纪最优秀的短篇小说之一。如果未来大学的中文系还开设文学课的话,我以为在21世纪文学作品的选目中应该出现《白胭脂》,否则我们的文学史家就太没有眼力了。难怪2004年出版的年度优秀短篇小说选,好几家不约而同地选进了这篇小说。还有《十月》本期发表的《弟弟的枪》也是关涉苦难的作品。尽管进入消费时代苦难的内涵已经发生了变化,但是,苦难无疑永恒存在。
分享:
 
摘自:十月 2005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