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追忆“文革”中的学部领导和部分高研(三)


□ 孟祥才

  顾颉刚先生二三事
  
  顾颉刚先生是我国近代“古史辨派”的创始者和领军人物,曾以“层累地造成的中国古史说”享誉士林。可是新中国成立以后,他却一直以“资产阶级学者”的身份被日甚一日地边缘化了。特别是由于自1950年代后期极“左”路线和政策的不断强化,他就一直处于被改造的境地而不能自拔。他视为生命的研究工作几乎处于停顿状态。
  1960年代初我在大学历史系读书时,从老师口中得到的关于顾颉刚的印象,只不过是发了一通谬论的过时的学者而已。1964年9月我到中国科学院历史所读研究生时见到的顾先生,已经是一位步履迟缓、老态龙钟、神情木讷的老人了。我的印象,他平时很少来所,只在全所例会时来一次。每次来,都是从干面胡同步行数里到建国门内大街5号的历史所。开会时,他总是找一个角落坐下来,几乎不同人们打招呼,默默地来去。“文革”前的一年多时间里,我没同他讲过一句话,因为我进所后,所内老人就告诉我,顾颉刚是“资产阶级学者”,没有必要同他接近。只是在“文革”开始后,在人际关系扭曲的情况下,我与顾先生才有所接触。
  1966年6月“文革”开始后,我参加了造反派,后来成了“文革”小组的成员和“革筹小组”的副组长。当时,我们这些年轻人专注的斗争对象是“走资派”,即历史所主持工作的副所长尹达。而认为顾不过是个“死老虎”,就放在一边没有动。谁知与我们“文革”小组持不同意见的几个年轻人突然贴出大字报批判顾先生,同时指责我们放着“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不批判,而是抓住有缺点的无产阶级史学的代表人物尹达不放,是颠倒了敌我关系。这样一来,搞得我们很被动,于是赶紧抓对顾的批判。组织一部分人将顾的著作翻了个底儿朝天,既写大字报又组织批判会。方法是当时史学大批判通用的:你要说帝王将相的好话,就是站在地主资产阶级立场上歌颂帝王将相;你要是揭露和批判旧社会的黑暗,就是影射攻击现实。总之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后来又将顾的日记《颉刚日程》抄来,安排专人查阅,目的是从中发掘他“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罪证。很快,查阅日记的人报告,他们找到了几条“过硬”的材料。如上海解放前夕,我们的新华广播电台对上海广播,点名在上海的社会知名人士如宋庆龄、陈望道、周谷城等,也有顾颉刚,不要随蒋介石到台湾去,恳请他们留下来,与共产党和全国人民一起建设新中国。顾听了广播后,在日记里写道:听共党广播,要我留下来同他们一起建设新中国,我想,这无非是让我做个花瓶而已。日记中还有对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三年困难时期的情况,如鸡蛋、猪肉的价格等都作了如实的记载。这些内容现在看,有的是他当时的认识,有的是社会情状的实录,实在无可指责。可当时就认为是犯忌的大事。我们认为抓住了把柄,给顾扣上了“反共老手”、“恶毒攻击新社会”的罪名,对他进行批判。刚开始批判时,顾还为自己辩护几句,后来知道所谓批判是不准讲理的,也就放弃了辩护。每次被追问时都说“我反动”以求过关。按当时的惯例,批斗对象胸前要挂一个牌子,上写“走资派某某”、“反动学术权威某某”。每次开会时,批斗对象要按牌子的定名自报家门。
  刚开始,顾对“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的头衔还不习惯,一次批判会开始时,问他是什么人,他说我是历史所一级研究员,立即引来一片呵斥声,顾意识到错了,就改口“反动学术权威”。后来,顾对这个头衔似乎也认可了。随着运动的发展,被揪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几乎所有副研究员以上的研究人员都被戴上“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同顾一起接受批判,一起作为“牛鬼蛇神”集中在一室学习毛选和“文革”文件,也参加打扫卫生之类的劳动。造反派的赵国华负责管理他们。一天,赵笑着对我说:“你说顾颉刚可笑不可笑?他看到揪出了那么多‘反动学术权威’,不少人都是他的学生辈,心里就不平衡了。一次他自言自语说:‘说我是反动学术权威还差不多,怎么这些人都成了权威?’”大概在顾的心目中,他的一些学生辈的人还够不上“反动学术权威”的级别。
  对顾集中批了一段,也就放下了。只要求他每天上班,在运动中接受教育。以后,他每天准时来所,在“牛鬼蛇神”集中的一个办公室里进行学习和自我批判。不久,所里组织集中批判尹达,大字报贴满了大楼内外,批判会连续进行。顾大概想到尹达与自己的那些不愉快的往事,就找我问:“我能写批判尹达的大字报吗?”我说可以。他很快写了一张大字报,题目好像是:尹达没有向资产阶级权威下跪吗?内容是:我是一个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但尹达处处照顾我,这难道还不是向资产阶级下跪么!我当时就感到这是一桩黑色幽默,使人哭笑不得。不过,我想当时顾是真诚的,他是想跟上时代的步伐呀。
  历史所的“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十多人长期在一间办公室一起学习,进行自我批判。时间长了,他们也不能天天讲报纸上的话,有时就找一些不犯忌的话题交谈。一些顾的晚辈就向顾问及二三十年代史学界的人和事。顾堪称此一时期史学界掌故的一部活字典,每逢谈及这一话题,他就讲得头头是道,兴味盎然,听者也听得津津有味,如醉如痴。我想这时他们大概都暂时忘记了自身的处境,回到他们钟情的学术领域。1967年初,报刊提出抓“阶级斗争新动向”,有人向文革小组回报,说顾与这些有问题的人天天在一起回首往事,对过去津津乐道,就是阶级斗争新动向。为此,顾又被批了一通。自此,他们连回忆往事,从中找点快乐的权利也被剥夺了。
分享:
 
更多关于“追忆“文革”中的学部领导和部分高研(三)”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