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育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王子同桌之二完全BT老师尤里拉


□ 郁雨君

  文/郁雨君 图/徐捷

  王乔其真的向老班提出来,老班摆摆手说:“张贝壳不过吓吓你,你是男生啊!”

  “可她越说越像真的!”王乔其嘴唇有点哆嗦,“我汗毛孔张大,鼻孔发痒,头皮发麻!”

  “这么怕人啊?”老班半信半疑,跟着王乔其来到教室外边。

  他俩侧身站到门边,透过门缝,看到张贝壳搭着椅子背,在那叽叽咕咕说话呢——

  “阿怪,听说太阳能把你变黑,月亮能把你变白?”

  “对哒,白天我有一双白眼睛,晚上我有一双黑眼睛。”

  “阿怪,我好累啊,昨天晚上功课做到10点半呢。”

  “真惨,我们从来没作业,10岁以前,我每天都睡23个小时……”

  老班看看王乔其,点点头:“张贝壳真的煞有其事啊。”

  “不对,”王乔其摇摇头,“张贝壳是走火入魔!”

  老班担心起来:“好,你暂时换个位子,我找她谈谈。”

  当老班问张贝壳那个小鬼同桌从哪里冒出来的,张贝壳解释说她感觉到自己的左脑和右脑在打架,不是真的打架,是玩耍一样的打架,每次一打架,小鬼同桌就会跳出来。

  “左脑、右脑?还打架?”老班也听晕了。

  于是张贝壳被带去和学校里新来的心理老师尤里拉聊天,张贝壳不情愿,半路上悄悄捡了一条毛毛虫包在纸巾里。

  尤里拉老师,学校里流传着不少关于她的神奇传说。比如三年级有个同学考试假装昏倒,被尤里拉挠脚底心,马上跳起来乖乖回去继续考。张贝壳一路都在想象尤里拉的样子,眼神锐利,指甲尖尖,好像时刻能看透你的心,好像随时会亮出爪子威胁你就范。

  老班替她打开门,张贝壳半推半就进了门,稍微一抬头,看到戴着一副贝壳形状眼镜的女士,穿着松松软软的棉布连衣裙,颜色很像那种深灰的泥土。

  “嗨!”尤里拉的声音听起来也像棉布昵。

  “嗨!”张贝壳不露声色放出毛毛虫,一扔扔在尤里拉宽大的裙摆里。

  “呀呀呀!”果然听见尤里拉叫起来,不是惊叫,而是惊喜,“我喜欢这种穿花衣服的虫子,你不觉得上边的花纹很诡异么,颜色有土黄的黑的粉的,花纹有曲线有圆圈,还有……小波点!”

  “喔?噢!”张贝壳有点傻眼。

  “我考你一道毛毛虫的题目吧,”尤里拉眯起眼,“一条毛毛虫要到河对岸去,可是没有桥,没有船,它怎样过去呢?”

  张贝壳马上说出答案:“毛毛虫可以套上连体游泳衣,戴上游泳眼镜,一下就游过去呗。”

  尤里拉有点奇怪:“为什么要穿连体泳衣,比基尼不可以么?”

  张贝壳脱口而出:“毛毛虫是直筒身材么,穿比基尼要掉下来的!”

  尤里拉点点头:“有道理啊!我有肉肚肚,就不敢穿紧身裙,一穿肚子就要凸出来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儿童时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儿童时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