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斯坦因的诱骗


□ 卜庆祥

斯坦因的诱骗
卜庆祥

大漠沉睡的一九○七年三月,还没有一丝春天的甜润。奥利尔·斯坦因神情异样地出现在小城敦煌。这位匈裔英籍探险家已在冰冷和饥饿中艰难跋涉了几个月。
他的兴趣由来于从古城米兰出发后发现的一段已不复存在的古代军事防线。根据自己的阅历与学识,他判断这防线是中国史学书上提及的一条向西绵延拓展的长城的一部分。
仰望苍穹,他似乎领受了神的旨意,风尘仆仆地走进戈壁沙漠心脏的这个小城。他的眼前不止一次幻化出伟大奇观千佛洞,当然还有他急于得到的延续生命和旅程的粮食、泉水。但他并不想在小城停留,甚至设计好了返回的线路。在荒无人烟、寸草不生的罗布泊,那段古老而神秘的城垣令他着迷。
不久,他在小城认识了一个乌鲁木齐商人。从商人嘴里,他知道了一个人的名字。这个人是敦煌莫高窟四百九十二个石窟的佑护者,几年前在石窟中意外地发现了一间密室,里面藏有大量的古代手抄经卷。
他难以抑制内心的亢奋。显然,商人所说的一切要比那段其实已消失的防线更具有诱惑力。斯坦因离开敦煌,向有着蜂窝般石窟的温暖秀丽的小山谷匆匆赶去。他忍受着干冷奇寒,翻越一重重驼峰似的沙漠,终于,这一天他望见了刚刚绽出嫩黄的白杨树和榆树。庙宇和佛龛掩映在疏朗的枝桠间,满地的日影像一条条从蜇伏的冬天苏醒的蛇。他拴好马匹,周身的毛孔开始渐渐张开,皮肤也簌簌作痒起来,这一切多么像午后的阳光,令人沉醉。
但是,一个仆人打扮的人说他要找的人到乡下去了。
斯坦因绕着正在修葺的庙宇转来转去,破败的景象使他难以相信梦寐以求的稀世珍宝就埋藏在瓦砾灰土之中。
一千五百多年前,一个叫乐傅的和尚云游至此,仰见千尊菩萨顷刻出现在祥云缥缈的天宇间。和尚唱了个“阿弥陀佛”,转身入城,苦口婆心,让商贾和富户们以及野老乡民相信自己并非臆度,而且在峭壁上凿洞供佛,描绘壁画,还能免罪超生。后来,途经的旅人和本地的朝圣者纷纷效仿,几百年间,峭壁上的洞穴和佛龛也越凿越多了……
斯坦因感兴趣的不是这些。他在心中想像那个即将见到的人。修复自公元三百六十六年始建的山间奇观,仅仅靠一个人和微不足道的善款,恐怕无异于杯水车薪。但那个人似乎在挣扎,这个挣扎还是一个宏愿:将岁月侵蚀、战乱祸害和人为破坏的奇观,重新矗立在荒漠中……斯坦因的内心由惊喜和焦急交织着。他对他的中国助手蒋孝琬说:你必须设法找到他。
黄昏时分,蒋孝琬出现在斯坦因面前,不过,他带回来的是一个坏消息,去乡下的那个人归期难料,也许需要几个星期或者更长的时间,石窟密室的钥匙只掌管在他一个人手里。最糟糕的是兰州的地方官员已知此事,下令锁封藏书。
蒋孝琬还向他透露,听说秘室里的经卷可以装满几马车。
斯坦因手足无措地徘徊在洞窟前,他的想像力仿佛顿时为未知的能量所驱使,穿透了厚厚的屏障,看见或感受到一张张壁画和栩栩如生的成群塑像。他的手指甚至有真实的质感。

助手蒋孝琬从庙宇的阴影下领过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和尚。小和尚抽动着鼻涕,双手插在袖口,用浓重的口音与他说话。小和尚的面颊像涂了朱砂,翻动着眼皮看着他。天真无邪,而且还怒气冲冲。
蒋孝琬转告给斯坦因,小和尚骂吝啬的王道士十分霸道,寺里的大和尚从他手中只借出一份文稿翻看。和尚们起初对经卷十分好奇,但终归不知经卷的用处。小和尚说,他知道经卷在谁手里。
斯坦因没有费多大力气就看到了小和尚说的那份经卷。一件精美完好的纸卷,高约一尺,展开有十五米长,全部为汉字所写。斯坦因赞叹不已,他简直不忍释手。但他还是还给了寺里的和尚们。
从纸卷上抬起头时,他表情中的惊喜像荒漠上空的云影一样,飞快地消失了。替而代之的是失望和无奈的混杂。他友善地拉过僵硬的小和尚,摩挲了他的头,把一小块白银塞在他的手心里。他看到小和尚脸上的神情。他猜测小和尚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用于易货的金属。
蒋孝琬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斯坦因自言自语道:在这里,我们需要更多人的帮助。
小和尚所说的王道士就是乌鲁木齐商人提及的王圆箓。在大漠中寻找一个人,并非易事。斯坦因要见的人音讯杳然。
在敦煌小城的苦苦等候,让斯坦因无法沉下心来去做任何一件事。他又回到了浩瀚无垠的大漠深处,又开始矢志不渝地探寻存在于幻想中的神秘莫测的古代长城一一那条抑或早已消失的军事防线。后来事实却证明,他很幸运,发现了唐诗里写到的那道玉门关遗址——一个坍圯的风化为一个土堆的瞭望塔楼。
两个月以后,怀揣着重大发现的狂喜,斯坦因再次回到敦煌小城。助手蒋孝琬探听到了最确切的消息:王道士已经回来了。
分享:
 
摘自:海燕 2006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