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齿牙口腹之中有道存焉


□ 禾 戈

  《孟子·梁惠王上》云“君子远庖厨”,据说是因为不忍心见猪牛羊鸡鸭之类生灵被宰割,这种泛爱得有点儿虚伪的话实在莫名其妙。《诗·伐檀》说:“彼君子兮,不素餐兮”,《论语》也说:“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既然如些,君子又怎能和庖厨之事毫不沾边?也许,他们自有侍者,不必亲自下厨操刀,心理上也不必负担杀生之责。记得一书中曾记和尚蒸螃蟹,螃蟹在热气中辗转乱爬,把个蒸笼弄得哗哗作响,和尚便念“善哉善哉,熟了就好了,熟了就好了”。这与孟子的话可以互相参看。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尽管古代君子鄙夷庖厨之事,如将掌勺者唤作厨子,将端菜者称为跑堂,但君子毕竟不能不吃不喝只管静坐玄思。其实,中国人在吃这方面花样最多,讲究最甚,生吃活吃,蒸炒煮溜,大盆小盘,荤素冷热,一条鱼可以三吃,蛇猫鸡可以一烩,真是食在中国,洋洋大观。记得早年看社会学调查资料,看到“中国人习惯于在口吻间获得安全感”一说,着实地吃过一惊,但转念细想“民以食为天”这句老话,却又觉得这个武断的结论又不无道理,偌大个中国,温饱之“炮”始终是个大问题,小人们要在肠胃腹股间吃出个“活”来,吃出个“饱”来,不免就要象神农尝百草、英雄吃螃蟹一样,在大自然夹缝里寻出种种可以果腹的食物来,用现代术语说就是开拓食品来源,增加食品数量,于是使得中国的食谱格外杂博,象上至如今被列为药膳的油炸蝎子,下到吃了拉不出屎来的观音土窝头,都是这种迫不得已的“开拓精神”的成果(只有蜗牛,我一直奇怪首吃它的专利权为何不属于中国);君子们钟鸣鼎食,要在唇吻齿牙间吃出个“份(儿)”来,吃出个“雅”来,于是也要把各种菜肴盘弄出无数花样,象《红楼梦》里的“茄鲞”便是一例,更不消说吃的时候还得摆出名堂来,雕萝卜花、摆凤凰头、甚至银模子匣子上面还得凿上菊、梅、莲、菱,就连那菜肴的名称,也得起得刁钻古怪或高雅别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91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