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神枪手


□ 杜拉尔·梅(鄂温克族)

◎ 杜拉尔·梅(鄂温克族)

一天,有个朋友面带诡异的笑,递给我一支笔和一张纸,极其神秘地说,你在上面随意写几行字,不要思考,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我拿起笔,完全无意识地写下这几个字: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这是我在每次试新笔的时候,常常提笔就写的一首歌的歌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首歌总往我心头涌——那个朋友看了看我写的字,然后好奇地追问:为什么想起写这段话?我一脸无辜:你不是说让我随意地写吗?有什么说道吗?那朋友的笑容依然诡异,而且笑而不答。我越是问得急切,人家越是神秘得了得。后来,我索性不问了。他却主动过来说,我常用人们下意识的方法了解人,一般人都能知道个大概,但是对你……好像有点不对路,你第一个字写的是我,说明你的自我意识很强,可是跟你接触这么多年,好像你又不是这样的人,从整个句型上看,你应该是那种受到攻击就立即反击的人,可你也不是……

原来,这个朋友搞的是一个小测验,我想了想,觉得这样的测验也许有点道理,他说的那样的个性我没有,但那却是我所向往的。我希望自己能够活得很自我,而不是累心地总为别人着想,从而忽略了自己的感受;我希望自己在遭受不适的言词的时候,能够像一颗待发的子弹立即反击,而不是自己一个人闷在心里反复地思琢应该怎么回击他,直到身心疲惫地忘却了事。

很少有人对自己的生命个体绝对满意,都会存有这样那样不同程度的缺憾。常见有人在追求恋人的时候,寻找和自己个性迥异的人,并称那是自己的另一半。

经过这次的小测验,我也开始留心思考自己为什么总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写出“我们都是神枪手……”这样一段话,我想,有可能是来源于我的基因。别忘了我是鄂温克人的后代,我的祖先是森林狩猎民族,我的先人都是神枪手。虽然时代的变迁使我们的生活有了很多改变,我们也逐渐淡忘了自身血脉中与众不同的特性,但是,隐藏在我们血液中的基因总在悄然作祟。有一次我跟着一帮朋友到打靶场去玩,我的枪法却意想不到的好。也有一些聪明的人到我的家乡去挑选射击运动员,他们在射击比赛中都有不错的成绩。

在我二十岁的时候,我曾在介绍自己的一篇文章中这样说:“我的先人都是英雄和猎人,现在,我希望多一些诗人和作家……”那个时候,我虽然这样表白自己,但是那也是因为年纪轻,心气高,想借古人来炫耀一下,彰显自己的创作个性,根本无暇去研究自己的祖先和自己到底有什么因果关系。而今,我却总是想知道,我的先人是怎样的猎人?又是怎样的英雄呢?

鄂温克人的历史没有文字记载,只是凭借口传身教来传承历史,但是,在鄂温克族中却有一位大英雄记载在清史录上,他就是清代名将海兰察。海兰察是杜拉尔氏人,他出身贫寒,却战功卓著,全凭一身能骑善射、骁勇善战的超强本领而横扫东南亚,从新疆的准格尔之战到缅甸打击侵略者;从大小金川平定土司反叛,到台湾林文爽平乱……海兰察的箭法极精,矢无虚发,在其陪护乾隆皇帝围猎时,曾同时遇到两只猛虎的攻击,海兰察两箭齐发,同时射中两只猛虎,令乾隆惊叹。曾几何时,索伦八旗是清朝的一支所向披靡的劲旅,但是,海兰察更有一支一千人的鄂温克精兵,他们骁勇善战,勇敢顽强,多次出其不意地夺取了清朝史上重大战役的胜利。海兰察不但凭借祖先留传的矢箭骑射之长,更凭靠他的谋略和智慧取胜,是一位具有非凡军事才能的将领。乾隆皇帝称叹:“使海兰察在,贼不足平也!”并且对海兰察带领的这支索伦骠骑宠爱有加,多次为战功卓著的索伦官兵赐予“巴图鲁”英雄称号,对海兰察更是一封再封,最后两次封为一等公爵。并格外施恩,令其乘轿入朝:“向来武夫,无乘轿之列,海兰察在军中效力多年,腿有宿疾,著格外施恩,赏令乘轿。”海兰察曾四次入画紫光阁,在台湾、黑龙江等地都有他的公祠,死后被安放在大清的昭忠祠中。对此,乾隆也有圣谕:“海兰察以病卒,例不入昭公祠。念其在军奋勉,尝受多伤,加恩入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