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丢失的春天(外二篇)


□ 赵冬妮

丢失的春天(外二篇)
赵冬妮

赵冬妮 祖籍河北,生于辽宁省抚顺市,现居大连。一九八二年毕业于锦州师范学院中文系,文学学士。做过大学教师、机关公务员,现为电视传媒从业者。九十年代初开始写作,网络时代重拾旧业。在《青年文学》、《散文世界》、《鸭绿江》、《星星》诗刊等杂志、报纸发表过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曾获“东三省青年作家小说奖”、“全国散文大奖赛”等奖项,出版散文集《从一数到一》,诗集《以一个词走近你》。辽宁作家协会会员。

在我经常翻阅的一本厚厚的大地图册里,有一句话,它说,太平洋是逐渐消失的海洋。直至今天,当我一次次读到它时,我的已经漫过了青春山岗的血液还会奔涌起来,热热地灼红我苍白的脸颊,我悲喜交加地像看着另一个人似的看着自己——一个孤零零的纸人儿,在过去与未来之间、回忆与梦想之间跌跌撞撞踉踉跄跄地来回游荡着。我低下头去,闭起双眼。无疑,这海洋的消失是因为大陆板块的崛起,而对于多年以前的我来说,这生长着的大陆板块一定不仅仅意味着旺盛的生命力和诗歌本身,一定还有着更多的我所不知道的诱惑在远方曼声歌唱。那是塞壬之歌,迷人的女妖无以抗拒的魅惑。就算我的耳朵被铅所灌满,就算眼看着生命被海洋所吞噬,我也还是听到了那充满诱惑的声音,我也还是要冲着那深渊跳进去。这是不是全部的原因呢?那时的我几乎没做片刻的停留,我朝着那呼唤一路飞奔而去。这样,我将青春岁月最为光耀美丽的那段尾声交付给了南太平洋中的一座岛屿,在那里,我生活了差不多有三年。
当我的家乡还是初春的时候,那座岛屿秋日的阳光正浓。那也正是我启程去国之际。在此之前,父亲特地寄给我一份关于旅行的英文资料,有一句话他特别在信中抄给我:一次旅行就是将自己作为一个包裹贴上邮票,从一地发到另一地。我的父亲,总会以他别出心裁的方式来教导我。他的英文书写叫我露出微笑。它们流畅,优美。后来我才更深地明白他对我的提醒和告诫。当我终于踏上了那块土地时,站在过于明丽过于强烈的南极的阳光之下,我突然看到自己真的有如一个包裹,孤零零的,我站在机场的大门口,等待着一个同乡前来认领。脚下一个沉重的软皮箱子,里面装着生活日用品、衣服和药品,还有一本几乎被我翻烂了的诗集——《跨世纪抒情》。俄罗斯白银时代的诗歌金子般的纯净,使我着迷,也使我漆黑发亮的瞳孔里游弋着一丝忧郁。也就是在那时,我看到,我的生命里丢失了一个春天。
那时,我穿一件颜色很浅质地很软的牛仔衬衫,一直在耳边低徊的歌声突然间不知去向,一个没有准备的秋天扑面而来。太阳挂在天空,一动不动,白得烈艳,让人不敢多看它一眼。蔚蓝的海湾平静得像面镜子,白色的游艇帆船泊在上面静无声息,四周空无一人,来来往往的汽车急驶而过,不断地提醒我这不是一幅静止的画面,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一个树叶苍翠的秋季;可这个世界的声音跑到哪里去了?这个初秋我甚至听不到树叶的簌簌作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