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通俗性乡村革命小说的沉与浮


□ 王为生

  摘要:赵树理的小说将民间阅读趣味、文学泥土气息、问题小说意识和乡村革命题材融合一处,形成了中国新文学史上独具一格的乡村“海派”。赵树理文学命运的毁誉和其文学构成,不同时代政治、文化语境的差异构成了错综复杂的关系。
  关键词:乡村“海派” “赵树理方向” “文艺黑线” “民间立场” 意识形态
  
  一、乡村“海派”的“呐喊”
  赵树理的小说只有放在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整个历史版图上才能凸现其与众不同及其和新文学的血脉相连。“五·四”时期的文学革命是借欧美文学的刀“革”中国传统文学的“命”,故翻译文学盛行,对中国传统文学批判激烈。从此中国文学形成了新的格局。许子东认为“五·四”以来的中国文学大致有四条发展线索:一是相信文学能够唤醒民众、疗救社会的“救世责任”的文学;二是坚守艺术本分、坚持文人道德的“文人格调”的文学;三是以鸳鸯蝴蝶派、武侠科幻为代表的“大众口味”的文学;四是自张爱玲始将第二(文人立场艺术尊严)和第三(大众口味市民趣味)线索交织在一起的“私语流言”的文学。第四种文学产生较晚,其读者群则集中于具有较高文化品位的市民,其文学史地位有日益上涨之势。第三种文学类型拥有大量的读者群,但它流传于民间也消亡于民间,一直为正统文学所鄙视以至无视,直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随着金庸武侠小说研究的热潮,大陆文学研究者才开始关注这一类型的文学。在这样的文学史背景下,赵树理的小说创作显示了其艺术融汇的独创性和文学观念与高调文学的共通性。
  《小二黑结婚》刚出版时,就有人指出它是“低级通俗故事”是“海派”,这话真是一个精彩的错误。赵树理后来对自己的创作有更为清晰的自评:“例如:农民在传统上也听评书,也听鼓词,也听识字人读章回小说或说唱脚本,也听口头故事,也唱民歌,也看戏;有创作才能的人,也把现实中的特殊人物、特殊事件加以表扬或抨击,添油加醋说给人听,编成歌曲到处传唱。这一切都是他们自在的文艺生活,我究竟继承了什么呢?我以为我都照顾到了,什么也继承了,但也可以说什么也没有继承,而只是和他们一块儿在这种自在的文艺生活中活惯了,知道他们的嗜好,也知道这种自在文艺的优缺点,然后根据这种了解,造成一种什么形式的成分对我也有点感染,但用什么传统也不是的写法来给他们写东西。”这种“自在”的民间文艺是“通俗”的,虽无“海派”的“洋气”,却有“海派”的深入民心。它们都是民间(都市和乡村)文化的主要形态。陈思和提出“民间文化”这一概念并将其与庙堂文化、知识分子精英文化并列,用以阐释影响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的走向,而且将“海派”等都市通俗小说作为都市民间文化的主要形态之一。从这个角度来看,赵树理的小说就是乡村的“海派”,《小二黑结婚》就是一部乡村“海派”的代表作品。作为新文学招牌性人物的郭沫若、茅盾都不约而同地注意到赵氏作品的“大众化”和“民族形式”,郭沫若以他一贯的诗意语言表达了他的阅读感受:“这是一株在原野里成长起来的大树,它根扎得很深,抽长得那么舒畅,吐呐着大气和养料,那么不动声色地自然自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