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李时珍》扣响“医圣”的心弦


□ 朱安平

《李时珍》扣响“医圣”的心弦
朱安平

在拍摄《李时珍》的整个过程中,作为主角,赵丹的心态始终是愉快而积极的,与沈浮互相欣赏、互相尊重,在相互的交流与沟通中不断地促发对方的灵感;更为重要与可贵的是,他们都一样较真,一样精益求精。

“副刊圣手”欣然“触电”

李时珍是我国历史上一位卓越的医药学家,有“医中之圣”的美誉。他以毕生精力编纂而成的《本草纲目》,不仅在中国医药学史上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对世界自然科学亦有深远影响。然而由于年移代革、兵焚离乱,有关李时珍生平事迹的记载却所存无多,他在医药学方面所取得的成就也很少为世人所知。这一状况随着新中国的建立得到改观。为了纪念这位举世闻名的自然科学家,I954年2月, “李时珍逝世三百六十周年纪念大会” 在上海隆重召开,展览了有关文献资料。特别是1956年上影厂摄制的影片《李时珍》,通过银幕艺术再现了这位杰出医药学家奋斗不息的坎坷一生,让这位四百多年前的医圣的卓越业绩家喻户晓。
应当说,影片《李时珍》的由来,与编剧张慧剑不懈致力于李时珍生平事迹的搜集与传扬有关。张慧剑本是新闻界资深知名之士,向往民主与自由,先后参加过《南京晚报》《新中国报》等报纸工作,以擅编副刊享誉报坛,号称“副刊圣手”。张慧剑的祖父张铭三虽是淮军系统办卤差务、茶厘的道员,却以精通医术著名,曾因李鸿章的举荐入京为光绪的父亲醇亲王治病;张慧剑本人少年时又从师学过几年中医,对中国医药史极为熟稔,很早就有心于李时珍的了解与研究。
1953年,供职于上海《新民晚报》社的张慧剑,有感于党和政府日愈关心和重视中医中药业的发展,特别是听说中国药物科学的成就在国外颇受崇敬,当时苏联莫斯科大学的廊壁就镶有李时珍的石像,相形之下国内对李时珍的推介则显得薄弱,决心加以弥补,于是他专门赴李时珍的家乡湖北蕲州访问,瞻仰了李时珍的墓地和故居遗址,抄录了墓志碑文,特别是从当地群众的传说中收集到不少有关李时珍的生平材料,在此基础上撰写而成颇长篇幅的有关传记,在《新观察》上连载。
为纪念李时珍而举行的相关活动及宣传,引起了时任华东局宣传部长并兼上海电影剧本创作所所长夏衍的关注。此时,中央电影局制定下发了《1954—1957年电影故事片主题、题材提示草案》,提出应注意关于历史与历史人物方面的创作,列入其中名录的就有李时珍,而张慧剑又恰是夏衍有过交往的人,他便藉此有利条件,积极筹划组织电影《李时珍》的创作。在征得中央电影局主管剧本创作的陈荒煤同意后,夏衍亲自出面邀约张慧剑以已发表的传记为基础,进一步予以丰富充实与艺术加工,直接编写成电影剧本,张慧剑欣然从命。由于初次接触这一特殊艺术样式,虽然他已是笔耕有年的老报人、老作家,对李时珍身世又谙熟于心,仍分外谦恭与勤勉,还专门就电影表现特点向著名导演陈鲤庭、桑弧请教,几经斟酌才确定撷取李时珍与以迷信“杀人”的方士斗争、依靠民间力量完成《本草纲目》编撰、走出书房辨析物理等几个侧面,着重刻画这个历史人物的殉道精神。

整个剧本创作历时颇长,前后修改多达六稿,张慧剑为之付出了不少心血,待到正式摄制完成,他己奉调返回南京定居,出任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看到影片正式上映广获欢迎,他颇受鼓舞备感欣慰,但仍一再谦逊地表示:“自已在电影剧本写作上是个学徒,这还是我初次学着搞。”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就在《李时珍》剧本下令筹拍之际,中央正式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整个学术文化界受到了极大鼓舞,出现了勇于探索、生动活泼的新局面。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李时珍》作为第一部以古代科学家奋斗历史为题材的传记影片,上影厂对其拍摄工作给予了充分重视,特意指派艺术实践丰富的沈浮执导,并提议由赵丹主演。
然而,当沈浮拿着剧本去找赵丹商议拍摄事宜时,差点吃了“闭门羹”。乍一听说将要合作拍摄的是一部历史传记片,赵丹几乎条件反射般地想到因拍《武训传》而遭到过火批判的教训,马上敏感地问道:“是什么人物?”沈浮让赵丹放心,告知是明代杰出的医药学家李时珍,而且还言明是已就任文化部副部长的夏衍与电影局副局长的陈荒煤亲自抓的背景,相信不会有什么麻烦。经过这样一介绍,加上对李时珍其人也略有所知,赵丹感到心里有了底,立即爽快地表示出演。接下来又听沈浮谈及,作者是第一次写电影剧本,所以这个本子里戏不多,赵丹又不禁心生疑惑:“戏不多,我怎么演呢?将来拍出来会好看吗?” 因为有了刚刚完成的《为了和平》留下的教训,赵丹实在不想再去创造一个无血无肉的形象了,不过沈浮还是坚持让他先看一看剧本再说。
赵丹看过了本子感到确实不行,虽然作者写了李时珍的一生,却没有写出人物应有的形象感,整个剧本好像只是客观地、干巴巴地在叙述,实际上只是素材的剪辑与堆砌。待到再与沈浮见面,赵丹便直言相告,这个剧本没有给自己留下形象感,引不起应有的创作冲动,大有想推掉这个任务之意。没料到沈浮的想法恰恰相反,认为这个戏可以搞好,其理由是:正因为戏没有写出来,咱们就好弄了,英雄有了用武之地。沈浮还兴致勃勃地相约:“咱们俩都来想一个礼拜,各想各的,想好了再碰头。”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