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故乡耶尔巴力克的人们


□ 巴战龙(裕固族)

  至今我仍坚信,每一个在耶尔巴力克生活过的男人和女人,都会获得那无与伦比的气质和底蕴。
  
  1
  
  我四仰八叉地躺在背风的草地上。盯着天上小山样的白云,立即感到大地开始动弹起来,接着飘浮起来,旋转起来。我眯了眯眼,看见阳光像一把巨伞,把我的身体吸起来,身下感觉不到松软的牧草,鼻子闻不到野花的芳香。我陶醉了。
  一阵清风拂过。凉意打了个转儿,从领口钻入,胸口有点酥痒。我一骨碌翻身坐起来。我那探险的羊群正攀在岩石上悉心吃食,像考古学家还是地理学家呢?不过,我的牦牛绝对像哲学家,它们总是用安静的目光观察这个同样安静的世界。山下面,也就是所有游牧民艳羡不已的月亮湾腹地流动的黑色,是我们乃蛮鄂托克(裕固语,裕固族部落之一)庞大且矫健的马群。
  哞——哞——哲学家黑花老驮牛把我从幻视幻听的妙不可言的世界中拉回来。
  “嘘——”我把食指和中指伸进嘴里,打着尖锐的口哨。我在呼唤我的伙伴飞鹰库克。那家伙,今天在跟我赌气呢!在十丈开外悠悠地望着我。好吧,我的朋友,明天我要是在你身上备鞍,我就不是耶尔巴力克的男人!
  我起身快步走到库克跟前,抬起左脚蹬在结实的马镫上,借着惯性,屈身一扭,右脚在空中划了一道完美的弧线,跨上宝座,风驰电掣地向着夏牧场上那黑色的毡包狂奔而去。
  
  2
  
  “哎呀,在那长满多汁熟透羊奶角的营盘上,在那奔驰的古铜色骏马上,有一双隼鹰似的眼睛,有一种苍狼样的勇猛,有一颗金子般的心灵。”铁勒克老爹吸了一口旱烟,悠悠地吐出来,目光凝视着月光下的腾格里欧拉(祁连山),像是在回忆昨天的事情。
  那是我们尧熬尔(裕固语,裕固族自称)人金戈铁马流离迁徙的往事。“利箭穿透了他——的——心——”铁勒克老爹哽咽道,两行浑浊的泪水从饱经风霜的脸上流下,落在衣襟上。此时此刻,谁能理解民间的正义和历史呢?谁能理解男人的血性和抱负呢?
  在我们耶尔巴力克,很多男人是以勇猛著称的,铁勒克老爹例外,他以通今博古著称。可就是这个清瘦谦和的老人,几乎赢得了所有男人的尊敬,再不拘小节的壮汉粗人,在他面前也得做到礼节周全。
  据安帐奶奶说,铁勒克老爹的爷爷原来就是个也赫哲,也就是萨满,他用札达石求雨非常灵验。可是后来我又听年事已高的唐古特(裕固族对藏族的称呼)老人索朗顿珠说,铁勒克老爹的爷爷原来是个喇嘛,念经符咒,治病救人,他的唐古特文和梵文功底扎实,在整个尧熬尔塔拉(裕固族草原)上都算得上是学识渊博的人。
  
  3
  
  铁勒克竟然不是尧熬尔人。这又是从安帐奶奶那里知道的,我半信半疑,可惜无法对证,铁勒克已经在两年前撒手西去了。我着急跺脚,偏头斜眼地看着欧拉青山,想知道这个事情的底细。
  “这么说,铁勒克不是苍狼的后代,不是鹰的孩子?”我自言自语道。
  “孩子,我不许你这么说,要知道,按辈分你该叫他铁勒克老爹,铁勒克老爹,你懂吗?”安帐奶奶威严地说。
  “我知道,奶奶,我不该这么说。”
  “我们草原上的骑马人都是一个根子。铁勒克和我们一样,都是人。他命苦,他是哈萨克人,他的亲生父母要活着,也是骑马放牧的人。”
  “我们耶尔巴力克没有哈萨克人!”
  “几十年前来过哈萨克人,那时候世上还没有你的父母呢!”
  天呐——耸人听闻,耶尔巴力克来过哈萨克人!
  
  4
  
  “哥哥,你知道你的父亲,哦,就是我们的铁勒克老爹是哈萨克人吗?”次日,我骑着马在草滩上小心翼翼且不怀好意地问阿尔斯郎。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