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跳啊跳


□ 王季明

  口王季明

  1

  是一个早春,风刮在身上,有些冷。大清早,太阳刚刚露出丝丝红晕,西康路除了二十四路电车慢吞吞时不时来回行驶,整条马路非常安静。当时我就站在家门前那棵粗壮的梧桐树下。虽说这树上的叶片还没完全变成深绿,间或还有些许枯黄的叶片夹杂其间,然而整个梧桐树的躯干上,已经爆出点点嫩绿。我用手掌轻轻抚摸凹凸不平的树干后,撩起了右手袖管,我看到裸露出的粗壮的右胳膊。我用左手捏了捏右胳膊的肌肉,它是那样的结实,说是一块铁疙瘩并不过分。我自己都笑了起来。我站直身子,右胳膊就这么一下,又一下,再一下机械般地撞击着粗壮的树干。和以往一样,树上叶片先是纹丝不动,随着我的力量与节奏加快,加重,叶片便由原先轻轻抖动,发出丝丝沙沙声后,开始变成哗啦啦的声音。说真的,只有这样的哗啦啦的声音才会激起我的强烈兴趣,只有在这强烈的哗啦啦的声音中,我才会发疯般地用我的右胳膊越来越快、越来越重地猛击树干,而每每在这哗啦啦的悦耳的声音中,我的右胳膊已由原先的白,慢慢成红,成紫……

  当我机械地做着这项击打动作时,脑里正盘算一个计划。说来简单,暑假时间,带领我们西康路一排五幢石库门里的四个小子,去苏州河跳水。

  苏州河全长一百二十五公里,共有二十二座桥,我想首先要跳的就是离我们西康路家一箭之地的长寿路桥,然后再去三官堂桥,接着再去跳四川路桥,跳河南路桥,最后,要跳的就是外白渡桥。你想想,整个暑假里,我们能跳完这二十二座桥,那该是件多么牛逼的事啊。就在我一下又一下再一下地撞击树干,脑子里想,着一幅五人纵身跃入苏州河那一刹那的壮观美景时,就见一辆装满家具等物品的五吨卡车和一辆上海牌出租轿车停在马路对面。

  西康路与上海所有的马路大致差不多,只是一条小马路,看着大清早就在鼻子底下停下的车子,我觉得有些奇怪。这时就见上海牌出租车车门打开了,顿时我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我的手臂停止撞击。我看到一个头戴礼帽、满脸紫色横肉,几乎见不到眼睛、嘴里叼着雪茄、肚子前凸、手拿司的客、穿条背带裤子的老胖子从车里钻了出来。接着我又看到两个穿着洋气、非常富态的女人,跟着从车内出来,再接着我看到一个和我年龄相仿、长得像个圆球似的少年从车里滚了出来。

  率先从车内出来的老胖子,拄着司的客,慢慢走到卡车驾驶室前,从背带裤里掏出个打火机。我看到一团火苗在他鼻下闪烁,接着那团火苗凑到嘴边粗大的雪茄前,老胖子肥胖的两腮使劲抽搐着,跟着阔嘴两边喷出两股像是烟囱里冒出的粗重黑烟,随后他对前面的司机说着什么,接着司机室里跳下几个粗壮有力的装卸工人,他们在老胖子的指挥下,打开卡车后面的盖板销子,随着一声沉重的撞击声,几个丁,人爬上卡车,搬动物品。

  老胖子是谁?怎么搬到我们西康路这条穷马路上来了呢?

  我怔怔地想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