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索不达米亚与中华古战车的事理比较研究


□ 吕杰锋

  | 内容摘要 | 比较美索不达米亚与中华古战车的形制与应用,可以发现二者之间存在着广泛而深层的相似;再比较二者的兴衰历程,文明传播理论似乎可以解释其形制与应用相似的现象;进而比较与战车形制和应用紧密相关的地理环境、政治军事、科学技术等因素,可以发现无论是二者形制与应用的相似,还是兴衰历程的相左,都是外部因素与内部因素紧密联系与作用的结果。
  [关键词] 战车/内部因素/外部因素/事理
  
  
  1→商代战车复原图
  
  2→亚述战车浮雕,公元前700年
  
  美索不达米亚与中华古战车,作为充分体现先民智慧和技巧的人为事物[1],在年代、地域相距遥远的东、西方文明早期,都曾扮演过重要角色。首先可以肯定,两者具有同样的军事目的,以此为可比性基础,可以展开比较;遵循“由表及里”的思路,可以从感性的、直观的形象切入,寻找内在的、本质的规律,进而可以“见微知著”地推至整个设计文明,发掘人为事物的逻辑。
  
  一、形制与应用的比较|||
  
  出土于美索不达米亚南部的“乌尔(Ur)军旗”清晰地再现了苏美尔(Sumer)战车的形制和应用:有两轮或者四轮,车轮为木盘式,轮径较小,没有轮辐;辀是一根隆起的圆木,自舆厢的中间向前伸出,辀端两侧可能设有小勾直接挂在牛或驴等挽畜的颈带上,一般载有两名立乘武士,居前的人手执绳索驾御战车,另一人站在车尾,执战斧、弓箭或长矛。作战时车手驱车冲入敌阵,撞击和碾压敌军士兵,迫使敌人溃散;车兵以战车为堡垒,站于车上投掷标枪,杀伤敌兵;执短兵器的武士从车后开放处跳下车与敌人肉搏;伴随战车行进的还有步兵。
  公元前16世纪,加喜特(Kassite)人和赫梯(Hittite)人开始使用新式轻型战车和战法:马成为主要畜力,极大地提高了战车的机动性;使用有轮辐的两轮车,战车变得更轻便和坚固;若干战车兵立于战车上,一人驾战车,其他人持矛、盾或弓。
  其后的亚述(Assyria)战车承袭了先前战车的特点,并有进一步的发展。其车独辀、大轮(约152厘米)、舆厢宽大、轮辐增加(6根-8根)。车载武士若干人,一人驾车冲击敌阵,其余人或执弓箭和长矛作战、或执盾防御,战车开始与骑兵、步兵协同作战。此后,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的战车基本上都遵循了这一形制和战法。
  在中华文明中,战车的应用可以追溯到夏代,据《尚书·甘誓》载,夏初启与有扈氏战于甘之野时,就曾使用战车。但目前关于战车最早的实物资料都来自商代晚期,如甲骨文中出现的“车”字和河南安阳殷墟等地出土的战车实物。商代的战车以木为材,局部装有青铜饰件或加固件,形制为独辀、两轮、长毂、车舆呈横宽纵短的矩形,门开于车后,车辕后端压置在车厢与车轴之间,辀前端横置车衡,衡上缚两轭以供驾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