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十石印小康


□ 许 淇

三十石印小康
许 淇

我虽不能如白石老人那样,自诩“三百石印富翁”,但倘说已是“三十石印小康”,委实不虚不妄。所谓小康,温饱自足,岂有它哉?
三十石印以名章为多。我擅六法,每书画落款后,钤上名章以防伪,有闲空处再补闲章,全诗书画印之雅驯,兼衬画外不尽之意。当然名章为主,闲章是宾,但不尽然,名章仅是姓氏,而一个“闲”字,却见其性情;书画家若只备名章,无一闲章,犹同只喝水而不饮茶,活是照样活,可怜生趣索然了。
沪上朱屺瞻,期颐捐馆,早岁识齐白石治印为第一,买得齐翁生前十余石专用,而今价值连城。我平生无缘拜识篆刻大家,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同窗沈君曾与来楚生先生相过从,敦请来先生为我刻了一方名章。沈君导引我往广东路古董店一条街,淘得一块封门青田石,青里透黄,若凝脂柔荑,清雅秀纯,正合一位篆刻家比喻青田,如雨前狮峰,润碧欲滴。旬日,来楚生先生的杰作取到了,“许淇”两字,仿秦汉印,敦厚朴实;边款干净利落:“癸卯正月来楚生作。”
除来先生外,另有散文家郭风老特请八闽篆刻家陈奋武先生,为我刻的一枚名章,边款署赠者名。郭风老拳拳友情,尽在方寸之间矣!

此两石乃名家所刻名章,我的闲章大多数请近在咫尺的青年友人——西泠印社中人——靳秉岩先生捉刀。秉岩勤事铁笔,宗黄士陵,融古玺法、秦汉铸印、六朝碑版,三代文字于一炉,刀法迅猛挺拔,每将粘边、借边、残破结构,运用得恰到好处。秉岩刻于辛已冬之闲章“天行健”,朱文,椭圆形。“天行健”三字,包含老子极丰富的哲理,自然与历史,均囊括其中,后一句“君子以自强不息”,反倒太具体了。
也在辛已,整六十年前,浙江湖州著名收藏家陆培之,在2厘米的长方形石材上刻白文“心正笔正”,刻罢,边款跋曰:“仿汉玉印贵苍劲而秀逸,此刻近之,足见四十余年之功力也。辛已六月培之记于上海”,三十四个字,一丝不苟,几乎具微雕细功。印系寿山石,远观似田黄,唯不透亮,年久色暗。另有一方寿山白玉冻,半寸,刻“味月山房”,朱文,竟也有一面密密麻麻的小字,文曰:“予生于壬年。收藏名画以月山道人二马卷为最古,因以味月山房名斋,今已五十年矣!作此印用之。西吴陆坚叟并记于海上,年七十六。一千九百五十七年八月四日。”
两枚现归我所有的闲章的原主人:陆坚,字培之,乃前清举人,辛亥革命后,甘当遗老,坚不仕。长年客居沪上,置寓廛嚣,收藏骨董,富甲江南。解放后,党和政府聘以文史馆及政协闲职,视为“人瑞”,耄耋年寿终正寝,于是家道败落,字画散尽,其幼子陆熙衔,和我亲善,竟因离家在京,分不到手,仅拣漏而已。此两枚印章是他蒐赠给我的。“心正笔正”是言志章,“味月山房”是斋名章。我每在画梅枝横斜暗浮动时,钤后者以传“月黄昏”之韵味
闲章类重要的是斋名章。我娶妻生子,长年住办公室,仅供容身,何来书斋?文革中还被逐出,入陋巷一土屋,住了十年,我戏称“泥居斋”,但不必公示,怕引伸为对社会主义不满,当然更不敢刻石玩索,即使在朋友中流传也是危险的。后乔迁有了书房,迫不及待正式命名“淇竹斋”,委多位方家刻的闲章,首选斋名章。在铁路工作的牛泽甫君刻的长方形“淇竹斋”,铁线挺刮,端庄周正,我常钤于书法起首,凡起首章就是它了。
“淇竹斋”取《诗经》中“淇澳绿竹”句含义,愿文思(或曰:灵感)不堵,重新喷湧,如“淇水汲汲”畅流不止。故我又委老友沈君篆此四字。适有友天万兄,赠我昌化鸡血石,石三面无红,一面“阳光”,灿若残阳火霞。我三人相会于“王宝和酒家”,温花雕持螯赏菊;沈君携刻刀如笔,酒后立就,唯老头儿腕乏力弱,白文太浅,未敢磨损,只可把玩而已。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