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比较文学的学科危机与主体视域


□ 马汉广

  比较文学学科的危机意识,无论源于外在语境还是自身学科理论建设的问题,都和我们在学理上没有界定出它的独特内涵和学科定位有关。而比较文学学科的独特规定性和内涵,核心是两个相互联系的问题,即主体和视域,合起来可以称作主体视域。本文反思这个学科的危机所在,并对主体和视域问题做出思考。
  
  大概从来没有哪个学科像比较文学学科一样,既表现出了方兴未艾的巨大生命力,又时刻面临着危机。回想一下比较文学的历史,自从1827年维尔曼在巴黎大学讲学时首次提出了“比较文学”这个名称以来,首先是法国学派在19世纪末一直到20世纪中期的兴盛,接下来是美国学派20世纪中期的异军突起,再后来出现的苏俄学派以及中国学派的构想等等。时至今日,比较文学学会仍是会员最多的学会之一,比较文学的会议也是参加人数最多和成分最庞杂的会议。然而这个学科的发展也始终伴随着一种危机意识,正像希利斯•米勒所说的:“比较文学却总是处在危机中,作为一门学科,它就是被特别设计成一个激烈的载体,包含了文学研究中永远的危机。”①首先是20世纪初对这个学科的合理性的质疑,如克罗齐就提出:看不出比较文学有成为一个学科的可能。其次是20世纪50年代以韦勒克的《比较文学的危机》为标志,针对法国学派把比较文学理解为“国际文学关系史”的狭隘观念以及其中所表现出来的文化沙文主义立场,开始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批判,美国学派就是由此而产生并发展起来的。20世纪末期,由于文艺理论的发展侵占了过去属于比较文学的领域,从而导致一些理论家深感危机,雷马克、韦勒克、韦斯坦因等资深学者都纷纷著文对文艺理论的无限扩张进行回击。到了本世纪初期,几乎前后相继的,先是希利斯•米勒在中国的几所大学中做了《比较文学的(语言)危机》的讲演,提出比较文学的危机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语言,二是新的传播介质;接下来是斯皮瓦克出版了一本书《学科之死》(Death of a Discipline),提出比较文学因为其跨界的单方面渗透性,和欧美中心主义的思想意识而陷入了死亡的境地,并提出她的所谓新的比较文学观念,即与区域研究(Area studies)结合起来的比较文学。
  所以发生这样的情形,外在的原因也当受瞩目。外在的原因即是指由于现实语境的种种变化对其提出的挑战,以及文学研究诸学科出现的新情况和新问题对其有新的要求。就当下情形来说,后现代的语境、全球化的语境都对比较文学学科发展提出了挑战。希利斯•米勒之所以提出“比较文学的(语言)危机”问题,就是站在解构主义立场上对传统比较文学的发难。斯皮瓦克则是在全球化的语境下,从反对西方中心主义,倡导文化多元共存的角度切入的。正像孙景尧、张骏萍所分析:“斯皮瓦克认为,全球化的本质乃是西方中心主义。在经济层面,全球化是‘将全世界的乡下穷人都集合到同一种金融法则之下,集合到同一个由国际几大统治力量所操纵的全球资本之下’。在文化层面,全球化是一种趋同的倾向,它尊崇西方主流文化,却忽视边缘文化的多样性和特殊性。经济和文化的全球化,都同成为世界主流语言、话语权语言和‘最大赢家’的‘全球英语’(global English)有关。”①
  然而在他们的发难之中似乎都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比较文学研究的主体立场问题,他们都反对对强势的西方文化的简单认同,和接受其单方面的渗透,但得出的结论却不同。希利斯•米勒“建议发展一种全球性、非欧洲中心化的比较文学”,而这个所谓的全球性、非欧洲中心化的比较文学首先是研究具体作品时,“应该学习相关的语言”②,通过语言的习得来把握所研究国的文学。这就把比较文学等同于世界文学,也就是我们现在学校里开设的外国文学课,也就取消了比较文学自身的学科特性。斯皮瓦克显得比米勒要开明多了,她提出比较文学必须要和区域研究联系在一起,为比较文学研究指出了一条改变西方中心主义的道路,但这条路能走多远尚在初步尝试之中。
  此外人文社会科学学科发展的新的综合趋势对比较文学的挑战,其中主要是文学理论和文化研究的发展对比较文学影响较大。这种影响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
  首先是这些学科的发展侵占了过去属于比较文学研究的领域,文学理论研究出现了一种批评化的趋向,即通过讨论具体作品,或者是创作所谓虚构式的理论小说来阐述理论问题。马克•柯里在谈虚构的理论小说时曾列举了罗兰•巴特、戴维•洛奇、乌姆贝托•艾柯和克莉斯蒂娃为例,并引用了后者的一段话:“想象力可以被认为是概念和概念体系的深层结构。也许象征的会聚地是与激情相关的那个能指基础。所谓能指,即感觉、知觉、情感。将它们进行转换就是离开概念之域而走向虚构之城:因此,我已与充满激情的智性生活挂上钩了。”③这种与感性的、激情生活挂上钩的理论形式过去应该是属于比较文学的,尤其是那种汪洋恣肆、不拘一格、古今中外作品信手拈来的研究方式。文化研究的兴起最早是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批判理论的,但在其发展过程之中已逐渐跨越了狭隘的界限,变得无所不包了。它可以渗透或者说融会进任何一个学科,甚至是任何一个问题、任何一个领域,比如政治文化、影视文化、大众文化、宗教文化,乃至于酒文化、茶文化、饮食文化、服饰文化等等,文学研究这样一个学科领域自然也不例外。文学中的文化研究既突破了国别、民族、语言的界限,也突破了学科的界限,几乎把比较文学的领域包容殆尽,所以许多学术文章或者专著,我们简直说不清究竟属于哪个学科了,比如像詹明信的《后现代主义与文化问题》,和上文提到的米勒的《土著与数码冲浪者》等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