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身体和平相处


□ 叶倾城


这一切必须要结束。
——三年过去,我仍然记得起减肥的心情。
写作、爱情以及我的体重,一向是我生命中最沉重的事。
旧照片上,我粉圆脸,面颊鼓鼓,双下巴是淡淡双影,手肘、膝、腰,处处丰盈,一种婴儿与猫的肥圆饱满,自在而慵懒。脂肪的存在,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温热而贴身,二十几年来形影不离。
多年来,我看待自己的身体象溺爱的母亲看视不争气的儿子,当然不满意,恨铁不成钢地,想要改变。但一次次心有余而力不足,束手无措之余也就只有原谅了,纵有千般不是,到底是自己的亲骨肉。——这世上再没有比宽容自己更容易的事。
但此刻,我对自己说:这一切必须要结束。
也许是年纪的关系:我的青春已届尾声,最丰美最残酷的时节,仿佛子夜十一点五十,钟响之前最后一阕温柔缱绻的舞。而生命有如许欠缺。难道真的不可补救,会终生束缚我。
我想了解宇宙的尽头,我想挑战自己的极限,我不想我灵魂的舞,被肉身阻碍,我想要完成,这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朋友推荐的减肥中心,我去过。厚厚垫子压在我腹部,小姐慢慢转动旋纽,有力度一下下打在我柔软的肚腹上,有节奏的,缓慢的,但是执着,是大象,一步步,訇然有声踏过。
每天四十分钟下来,满额生汗。
又跟节食严格配合,早餐只吃一个白水煮鸡蛋,一杯脱脂牛奶或者低脂酸奶;中晚餐吃半个苹果或者半盘白菜。
这十个忍饥挨饿、饱受毒打的日子捱过,我松一口气。真的,轻了五斤。
然而一个星期后,所有的重量,它们回来了,象最忠实的信鸽与狗。我想我知道,那是水。无论是曾经减掉的份量,或者,耗出去的金钱。
也被广告所惑,买过所费不贽的减肥药。
至今记得那妙笔生花的广告语:无需节食,不必改变原有生活规律,不会腹泻,不反弹,精力充沛,轻轻松松十天,神不知鬼不觉,你便至少轻掉五斤,甚至十斤。
它可没说,我会觉得:砰砰,砰砰砰,心在胸中,跳得那么剧烈,象即见君子,象彩票中了五百万大奖。我胸闷,老觉有点喘不过气,手贴紧心口,象蕴了一团火。站久了猛一起身,顷刻四周皆是夜色,无数金色星子。
我爱瘦身,但还没爱到“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瘦身故,两者皆可抛”的境界。
——多么象一段难舍难分的旧爱,去了又来,如此痴缠不休,沉重而又执着。而无论是多么痛楚,我还是只能一次一次说:不,请离开,我已经不再爱你了。
增重是加法,一斤一两,积攒脂肪如松鼠囤松果;那么减重,也只能是一钱一分,愚公移山的原始笨拙。
我决定:节食,运动。最笨的办法,常常是最好的。我原本就是个笨人。
早餐仍然大快朵颐:一碗肉丝粉、一个虎皮蛋、一杯新鲜的豆浆,或者一碗黑米粥、一碟金黄焦香的豆皮、一杯奶……这城有无尽的早点小吃供我选拣,
早上吃得鼓腹而出,中午再吃不下什么,几个水果也便罢了。葡萄紫而魅惑,中年艳妇般甜而酸;桃子天生是女儿家,红扑扑的脸蛋儿,汗毛细细;草莓一粒粒晶莹娇贵,吹弹得破;柑桔便厚道得多,经风遇雨的,一身老皮老肉,倒藏了千瓣心事在里……
晚上只喝一碗汤,一盘青菜。
我举哑铃,我做床上体操——“一分钟健美床上操”,但我几乎没有哪一次不要挣扎二十几分钟:做两拍,停一停,喘息半分钟,再做两拍,再喘息。
雨后的清晨,我在院子里跳绳,天色青白,泥地松软,我高高地扎着马尾,穿着雪白底高帮的球鞋,呼吸清新。
我游泳,池水盛蓝而温柔如抱,那是一种宝石的光,闪着,诱惑着。我肩背、四肢有非常愉快的一种酸痛。
就这样,我以一个月两斤的速度,缓慢而恒定地,降落,象一架平稳着地的空中客车。
半年后,我触到了自己的骨胳。
胸以下,两脉骨胳如山川人字铺开,至肚腹处渐渐延入侧身。又渐渐,觉得了肋骨,一横档一横档,是胸上的一段天梯。
再一日,对镜我看见了锁骨,静静横着,在颈下,下颌两侧,象两瓣嫩生生的叶萼,托着脸孔,整个人便有了一种未艾的稚气。而我突然有了脸型,小小秀丽的鹅蛋脸,下颌微方,线条干净简捷,中国旧式女子的端正好。鼻却挺,微微鹰钩着,是我自己陌生的锐利。我一直以为我是圆脸。所有的胖人都是圆脸。
而后,我有了腰,纤细的、旖旎的,自如款摆,犹如天鹅的颈。鞭的枘,一发一收之间,完成一个袅娜的“之”字——我从不知,婀娜、轻盈、小巧,会与我有关。
用了一年的时间,我终于减到了一百斤。
如云的出岫,蝶的脱蛹,蛇在蛰伏之后化龙,我脱去赘肉,如脱掉一件沉重的旧衣。天空隐隐有雷霆,想来是个惊蛰日子。
分享: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