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元杂剧主唱人的选择、变换原则


□ 徐大军

内容提要元杂剧以故事表述为目的,剧中人物承担着杂剧故事的叙述任务。但由于元杂剧“一人主唱”的体制限制了以宾白出场人物的叙述功能和地位,从而强化了主唱人(剧中主唱的人物)的叙述功能和地位,使得主唱人在剧中承担了主要的叙述任务。由此带来了因创作主旨或叙述策略的需要而选择主唱人的问题,出现了主唱人可能是非剧中主要人物的现象、以及主唱人变换的现象。元杂剧主唱人的这些选择、变换原则与话本小说等说唱文学中说书人的地位和表演方法有极大的关联性。
关键词 元杂剧 主唱人 选择 变换

元杂剧的叙述不像话本小说、诸宫调那样以说书人于虚构故事域外进行叙述,而是以剧中人物在虚构故事域内进行叙述。元杂剧采用的是“一人主唱”(一种脚色主唱)体制,即规定每本戏只能以一种固定的脚色担任主唱(一般是正末或正旦),也可具体变换主唱人(这种现象在表演上称为“改扮”)。主唱人承担着杂剧故事的主要叙述任务。需要说明的是,这里所说的“主唱人”是指杂剧中的具体人物,而非脚色、演员。
那么,剧中何人能成为主唱人呢?这就带来了元杂剧主唱人的选择和变换问题,其中所隐含的规则和原因有予以探讨的必要。本文拟讨论元杂剧“一人主唱”体制下主唱人的选择、变换原则及其成因。而要讨论元杂剧主唱人的选择、变换,则首先要明白主唱人在元杂剧叙述中的功能如何,地位又怎样。

一、元杂剧主唱人的叙述功能

元杂剧的构成主要有两部分:一是台词,二是科介。“科介”是指人物动作、人物表情、舞台效果等,对故事的叙述起辅助作用。“台词”包括曲词和宾白,是元杂剧叙述的主要手段。李渔指出:“北曲之介白者,每折不过数言,即抹去宾白而止阅填词,亦皆一气呵成,无有断续,似并此数言亦可略而不备者。”①可见,在元杂剧中,主要叙述手段是曲词,宾白处于陪衬地位。而元杂剧的体制是“每一篇为四折,每折止用一人独唱,而同场诸人,仅以科白从旁挑动承接之”②。也就是说,主唱人承担整折甚至整剧绝大部分的故事叙述,所有曲词由主唱人一人唱出,其他人物只能从旁以宾白对主唱人的曲词予以承接、勾连。如此,元杂剧的叙述任务大部分落在主唱人身上,其他人物则处于次要的叙述地位。元杂剧的这一体制,从根本上限制了宾白的发展,从而突出了元杂剧曲词的叙述主导性,强调了主唱人的不可替代的叙述功能和叙述地位。
元杂剧“一人主唱”的演述模式,使得主唱人显然处于杂剧演述的中心,全剧或整折由他一人抒发情感,展示心灵,表达对周围人事的态度,而剧中其他人物则无此机会。这一模式有利于主唱人的形象塑造和心理刻画,为其成为主人公奠定了基础,但实际情况却还须具体分析。《争报恩三虎下山》着意的人物是杨雄、燕青和鲁智深,而主唱人却是李千娇;《千里独行》的主人公是关羽,可主唱人却是甘夫人;其他如《隔江斗智》的主唱人非诸葛亮或周瑜,《薛仁贵衣锦还乡》的主唱人非薛仁贵,《哭存孝》的主唱人非李存孝、《襄阳会》的主唱人非刘备,《陈季卿悟道竹叶舟》的主唱人非陈季卿,等等。此外,元杂剧中还有把剧中人物“探子”作为主唱人的演述形式,如《单鞭夺槊》第四折的探子、《存孝打虎》第四折的探子、《柳毅传书》第二折的电母、《火烧介子推》第四折的樵夫、《哭存孝》第三折的莽古歹等。这类人物显然不是剧中的主人公,而将他们安排为主唱人,完全是为了完成舞台上难以表现的场面或事件,他们纯粹是完成故事叙述的功能性人物(叙述的工具)。可见,元杂剧中主唱人的设置并不是以塑造主人公的性格为旨归的,而是为了更好地叙述故事以推动情节的发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